昨夜一上床,又把你的童年温了一遍。可怜的孩子,怎么你的童年会跟我的那么相似呢?我也知道你从小受的挫折对于你今日的成就并非没有帮助;但我做爸爸的总是犯了很多很重大的错误。自问一生对朋友对社会没有做什么对不起的事,就是在家里,对你和你妈妈作了不少有亏良心的事①。——这些都是近一年中常常想到的,不过这几天特别在脑海中盘旋下去,像恶梦一般。可怜过了四十五岁,父性才真正觉醒!

       
2018年第一天,告别过去的颓唐。做最充实的自己,我从前以为是要有仪式的。却发觉开始不过就是你停止了愚蠢的刷剧、懒散。自然而然的,在某个方面某个角落开始一件小小的事情,哪怕它只是一个开端。

心酸的眼泪是培养你心灵的酒浆。不经历尖锐痛苦的人,不会有深厚博大的同情心。
  傅雷

  今儿一天精神仍未恢复。人生的关是过不完的,等到过得差不多的时候,又要离开世界了。分析这两天来精神的波动,大半是因为:我从来没爱你像现在这样爱得深切,而正在这爱得最深切的关头,偏偏来了离别!这一关对我,对你妈妈都是从未有过的考验。别忘了妈妈之于你不仅仅是一般的母爱,而尤其因为她为了你花的心血最多,为你受的委屈——当然是我的过失——最多而且最深最痛苦。园丁以血泪灌溉出来的花果迟早得送到人间去让别人享受,可是在离别的关头怎么免得了割舍不得的情绪呢?

       在2017年的最后一天中,我喝醉了。睡醒了,跨越到了2018年。

人生做错了一件事,良心就永久不得安宁。

  跟着你痛苦的童年一齐过去的,是我不懂做爸爸的艺术的壮年。幸亏你得天独厚,任凭如何打击都摧毁不了你,因而减少了我一部分罪过。可是结果是一回事,当年的事实又是一回事:尽管我埋葬了自己的过去,却始终埋葬不了自己的错误。孩子,孩子!孩子!我要怎样的拥抱你才能表示我的悔恨与热爱呢!

     
 在这全新的一年中,我翻开的第一本书是傅雷家书。读了楼适夷先生的序之后。只读了一篇文章就潸然泪下。没有华丽的词汇,确实在让我能体会到傅雷先生作为父亲心中对儿子的愧疚与疼惜之情。描写的真实细腻,让观者不禁泪水涟涟。

有些罪过只能补赎,不能洗刷!   巴尔扎克

       下面是我感触最深的一段。

人生的关是过不完的,等到过得差不多的时候,又要离开世界了。

     
 “今儿一天精神仍未恢复,人生的关是过不完的,等到过的差不多的时候,又要离开世界了。分析这两天来精神波动,大半是因为:我从来没爱你像现在这样爱的深切,而正在这爱的最深切的关头,偏偏来了离别!这一关对于我,对于你妈妈都是从未有过的考验。别忘了妈妈之于你不仅仅是一般的母爱,而尤其因为她为了你画的心血最多,为你受的委屈——当然是我的过时——最多而且最深最痛苦。园丁以血泪灌溉出来的花朵迟早得送到人间去让别人享受,可是在离别的关头怎么免得了割舍不得的情绪呢?”

我从来没爱你像现在这样爱的深切,而这爱的最深切的关头,偏偏来了离别!

       
我印象中的中国父亲的形象从来都是不善表达,特别是儿子与父亲之间。往往疏于沟通,嫌少交流。就算是有一方有此意愿,另一方也像是铜墙铁壁。而有些父亲虽温柔相伴,但也鲜少像自己的孩子剖析自己的内心所想。

园丁以血泪灌溉出来的花果迟早得送到人间去让别人享受,可是在离别的关头怎么免得了割舍不得的情绪呢?

     
 傅雷先生能如此坦诚的对待自己的孩子,说出自己的不舍与亏欠。真的是让我敬佩和感动。父母也不是天生就是父母,他们的心路不说与孩子听。孩子又怎么能更好的去理解他们。只有懂得,才能理解。人与人之间不就是这样吗?不说感同身受,只说我理解你。

尽管我埋葬了自己的过去,却始终埋葬不了自己的错误。

儿子变朋友,世界上有什么事可以和这种幸福相比的!尽管将来你我之间离多别少,但我的精神上是温暖的、不孤立的。

我从你身上得到的教训,恐怕不比你从我这得到的少。

人毕竟是感情动物。偶然流露也不是可耻的事。何况母亲的眼泪永远是圣洁的、慈爱的。

一个人没有性灵,光谈理论,岂不成为现代学究、当时腐儒、八股专家也鲜矣!为学最重要的就是“通”,通才能不拘泥,不迂腐,不酸,不八股;“通”才能培养气节、胸襟、目光;“通”才能成为“大”,不大不博,便有坐井观天的危险。

世界上最高的最纯洁的欢乐,莫过于欣赏艺术,更莫过于欣赏自己的孩子的手和心传达出来的艺术!

成就的大小,高低,是不在我们掌握之内的,一般靠人力,一半靠天赋,但只要坚强,就不怕失败,不怕挫折,不怕打击—–不管人事上的,生活上的,技术上的,学习上的——打击;从此以后你都可以孤军奋斗了。

有矛盾正是生机勃勃的明证。

解决一个矛盾,便是前进一步!矛盾是解决不完的,所以艺术没有止境,没有perfect的一天,人生已没有perfectde
的一天!唯其如此,才需要我们日以继夜,终身追求、苦练;要不然大家做了羲皇上人,垂手而天下治,做人也太腻了!

一个人做一件事,事前必须考虑周详。尤其是改弦易辙,丢开老路,换走新路的时候,一定要把自己的理智做一个天平,把老路与新路放在两个盘子里精密地称过。

对别人同情的之前,对父母先同情一下吧!

一个人天容易满足固然不行,太不知足而引起不现实的幻想也是不健全的。

孩子,可怕的敌人不一定是面目狰狞的,和颜悦色、一腔热爱的友情,有时也会耽误你许许多多宝贵的光阴。

人生永远在学习中,过失难免,只要接受教训,就是深入一步了。

不幸的婚姻和太多与太早的成功是艺术家最大的敌人。

天资不足,只能用苦工补足。

登东山而小鲁,登泰山而小天下。

越是轻视物质越需要控制物质,你既要保持你艺术的尊严,人格的独立,控制物质成为最迫切的先决条件。

父母老了,精神上不免一天天地感到寂寞。唯有万里外的游子归鸿使我们生活中还有一些光彩和生气。

人的心理活动总需要一个酝酿的时期,不成熟时硬要克服难关,只能弄得心烦意燥,浪费精力。

admin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