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

从前,有一个老头。他有三个儿子,小儿子是个傻瓜,什么事也不做,整天坐在角落里擤鼻涕。老人临死前说:
孩子,我死后三天里,你们轮流到坟上来陪我睡觉,每人一夜。他说完就咽了气。
兄弟埋葬了父亲。
天黑了,轮到老大到坟上去睡。不知是懒还是害怕,他对老三说:
傻瓜,你什么事也不做,替我到父亲坟上去睡!
傻瓜去了,来到父亲的坟上睡觉。半夜里,坟墓裂开了,父亲走出来问:
谁,是老大吗? 不,父亲,是我,是傻瓜。 老人问他: 为什么你哥哥不来?
他派我来,爸爸。 好,祝你幸福! 老人吹了一声响亮的口哨:
灰马,黄马,黑马!
灰马跑来了,震得地动山摇,眼里冒着金花,鼻子里喷出一股浓烟。
给你这匹好马,儿子。马,你要像服侍我那样服侍他。
老人说完,回到坟里去睡觉。 傻瓜摸一摸马背,放了它,自己回家去了。
哥哥问他: 怎么样,夜里没事吧? 平安无事,哥哥。
第二天夜里,老二也不想到父亲的坟上去睡,他说:
傻瓜,你替我到父亲的坟上去睡。
傻瓜二话不说,收拾了一下,马上走了。他来到父亲的坟上躺下。
半夜里,坟墓又开了,父亲走出来问: 你是老二吗?
不是,傻瓜回答说。是我又来了,爸爸。 老人吹一声响亮的口哨:
灰马,黄马,黑马!
黄马奔跑过来,震得地动山摇,眼睛冒着金花,鼻子里喷出一股浓烟。
喂,黄马,你要像服侍我一样服侍我的儿子,现在去吧。
黄马跑开了,老人躺到坟墓里。傻瓜回到家里,哥哥问他: 怎么样,睡得好吗?
很好,哥哥。 第三天夜里,轮到傻瓜自己,他不等哥哥吩咐,收拾一下就走了。
他躺在坟墓上,半夜里父亲又走出来,他知道是小儿子来了,吹了一声响亮的口哨:
灰马,黄马,黑马!
黑马跑来,震得地动山摇,眼里冒着金花,鼻子里喷出一股。浓烟。
喂,黑马,你要像服侍我一样服侍我的儿子!
老人说完,和儿子告别,走进坟墓躺下。
傻瓜在马背上摸了摸,看了看,放它走了。他回到家里,哥哥又问他:
怎么样,夜里睡得好吗? 很好,哥哥。
两个哥哥忙着干活,傻瓜什么事也不做。国王发出布告,谁能跳过园木,摘下公主的画像,就把公主嫁给谁。
两个哥哥想去看热闹。傻瓜坐在炕上说: 哥哥,给我一匹马,我也要去。
呸!哥哥骂他,你还是呆着吧,你去干什么,想去捣乱吗?
傻瓜不让步,哥哥没有办法。 那好,你骑三条腿的那一匹!
两个哥哥先走,傻瓜跟在后面,穿过田野,到了一个很宽的地方。傻瓜下马,把马杀了,剥下皮,挂到牧场上,把马肉扔了。他吹了一声响亮的口哨:
灰马,黄马,黑马!
灰马跑来了,震得地动山摇,鼻子里喷出一股浓烟。傻瓜从马的一个耳朵钻进去,吃饱喝足,从另一个耳朵里钻出来,换了衣服,变成一个英俊的小伙,两个哥哥认不出他。
傻瓜骑上灰马去摘画像。人多得数不清,看见他来了,都转眼看他。傻瓜催了一下马,马一跃而上,只跳过三根园木,没有摘到画像。人们只见到他从哪里来,没有看到他去的方向。
他放开马,回到家里,坐到炕上。两个哥哥回来了,对他们的老婆说:
嗨,来了个从没有见过的小伙子,差三根木头就可以摘到公主的画像了。大家看见他从哪里来,却没有看到他的去向。他还会来的傻瓜坐在炕上说:
哥哥,那是我吧? 见你的鬼,你蹲在炕上擤鼻涕吧!
过了一些日子,国王又发出布告。两个哥哥又要去看热闹,傻瓜说:
哥哥,给我一匹马,什么样的都行。 哥哥回答说。 你呆在家里,给马作伴!
哥哥拦不住他,告诉他只能骑瘸腿马。傻瓜骑上瘸腿马,照样杀了,把马皮挂到牧场上,把马肉扔了。他吹了一声响亮的口哨:
灰马,黄马,黑马!
黄马跑来了,震得地动山摇,眼里冒着金花,鼻子里喷出一股浓烟。傻瓜从黄马的一只耳朵钻进去,换了衣服,从另一只耳朵里钻出来,变成一个英俊的小伙。他跨上马,还是没有摘到画像,还差两根木头没有跳过。大家看到他从什么地方来,却没有看清他去的方向。
他放走黄马,回到家里,坐到炕上,等着哥哥回来,哥哥回来了,对他们的老婆说:
那个小伙子又来了,只差两根木头就可以摘到画像了。 傻瓜对他们说:
哥哥,那是我吧? 你歇着吧,傻瓜,谁知道你到什么鬼地方去了!
过了不久,国王又发出布告。两个哥哥准备去看热闹,傻瓜也要去:
哥哥,给我一匹马,什么样的都行,我也要去看。 你呆在家,到哪儿去找马!
哥哥左说右说,拦阻不住,告诉他拿那匹瘦马。
傻瓜骑上瘦马,然后把它宰了,扔掉肉,打了一声响亮的口哨,大声呼叫:
灰马,黄马,黑马!
黑马跑来了,震得地动山摇,眼里冒着金花,鼻子里喷出一股浓烟。傻瓜从黑马一只耳朵钻进去,吃饱喝足,从另一只耳朵钻出来,换了衣服,变成一个英俊的小伙,骑上黑马走了。
他骑马来到富丽堂皇的宫殿,摘下了画像和手绢。人们看到了他从哪里来,却不知他的去向。
他又放走黑马,回到家,坐在炕上,等着两个哥哥回来。哥哥回来了,对自己的老婆说:
娘们,还是那个小伙子来了,跳过了园木,摘下了画像和手绢。
傻瓜坐在烟筒后面说: 哥哥,那是我吧?
你歇着吧,傻瓜,谁知道你到什么鬼地方去了!
过了不久,国王举行舞会,邀请各地的亲王、省长、学者、议员、商人、市民和农民参加。傻瓜的两个哥哥去了,他自己也去了,坐到烟筒后面看,张着大嘴傻笑。
公主招待客人,给客人敬酒,她注意观察,谁拿出手绢擦脸,谁就是她未来的丈夫,可是不见一个人擦脸。她从傻瓜身边走过去了,没有看见他。
客人散了。 第二天,国王又开了一个舞会,还是没有发现摘下手绢的人。
第三天,公主还是亲自给客人敬酒,她从每位客人身边走过,没有发现有人用手绢擦脸。怎么回事,她心里想,没有我意中的人。她向烟筒那边看了一眼,发现了傻瓜。他穿着破旧的衣服,满身油烟,头发竖起。
公主倒了一杯酒,送到他面前。他的两个哥哥看见了,心里想:公主还给傻瓜敬酒!傻瓜喝完酒,用手绢擦嘴,公主乐开了,拉着他的手去见国王。
爸爸,这就是我的意中人!
两个哥哥的心像刀绞一样;心里琢磨:公主怎么了,是不是发疯了?看上了一个傻瓜!
闲话少说,言归正传。立刻摆了喜酒、举行婚礼。我们的傻瓜当了国王的女婿。他洗得干干净净的,穿得漂漂亮亮的,变成一个英俊的小伙,谁都认不出来了。这时,两个哥哥才明白,到父亲坟上睡觉有什么好处。

从前有个国王,他的王国在哪儿,他名叫什么,我都已经忘记。他没有儿子,只有一个独生女儿,这姑娘经常生病,没有一个医生能治好她。预言家告诉国王,他女儿要吃了苹果,才会恢复健康。国王决定,谁给女儿吃了苹果健康起来,就让谁娶她做妻子,并且继承王位。一对有三个儿子的夫妇听见这件事,丈夫便对大儿子说:“去园子里摘一篮漂亮的红苹果,送进宫里边,没准儿公主吃了能健康起来哩。这样你就可以娶她,并且当国王呐。”小伙子照着做了,上了路,他走了一会儿,碰见个胡子花白的小矮人儿,小矮人问他篮子里提着什么。鸟利——小伙子叫这个名字——回答说:“蛤蟆腿儿呗。”“那就让它是,而且永远是吧!”小矮人儿说完便走了。鸟利终于到了宫门前,让人报告国王说他送来了苹果,公主吃了会变得健康起来。国王听了很高兴,传鸟利进去,可是妈呀!篮子一揭开,苹果已不知去向,篮里只有蛤蟆腿儿,还一抽一搐地动哩。国王勃然大怒,下令撵他出宫。鸟利回到家,对父亲讲了事情的经过,老头子只好再派二儿塞默去。可塞默的遭遇跟鸟利完全一样。他也碰上花白胡子的小矮人儿,问他篮子里提着什么,他回答:“猪鬃呗。”“那就让它是,而且永远是吧!”小矮人儿说。塞默来到宫前,卫兵说已经有人来愚弄过他们,塞默坚持请求,说他真有那样的苹果,求他们一定放他进去。卫士终于相信了他,把他带到国王面前。谁知他一揭开篮子,里面竟全是猪鬃!这一来国王更气坏了,下令用鞭子把塞默抽出宫去。到家后,他讲了事情经过。这时被大伙儿唤做“傻瓜汉斯”的小儿子走过来,问父亲允不允许他也送苹果去。“嗨,”父亲说,“你哪里适合哟!两个聪明的哥哥都没办到,你还能干什么?”可是小伙子不甘休:“唉,爸爸,我也想去啊!”“给我走开,你这傻小子,你得变聪明了再说。”父亲回答,说完转身想走开。汉斯却拽住他的衣服,说:“唉,爸爸,我也想去啊!”“好好好,随你去吧,你也会空着手回来的!”父亲的回答已很不耐烦,小伙子却高兴得跳起来。“瞧你一副傻样儿,而且一天比一天笨。”父亲又说,汉斯听着无动于衷,照样地非常高兴。可是天很快黑了,汉斯想,等到明天再说吧,今天反正到不了王宫。夜里他躺在床上睡不着,后来终于迷糊了一会儿,却做起梦来,梦见了美丽的公主、一座座宫殿、金子银子和其它珍宝。第二天一大早他上了路,很快又碰见那个奇怪的小矮人儿,穿着件灰褂子,问他提篮里装的是什么。汉斯回答是苹果,送去给公主治病吃的。“喏,”小矮人儿说,“是就是,永远不变!”谁知在宫前,人家硬不放汉斯进去,因为已经来过两个家伙,说的是送苹果来,结果一个只有蛤蟆腿儿,一个只有猪鬃。汉斯坚持不懈,说他送来的不是蛤蟆腿儿,而是全国长得最好的苹果。他讲得那么诚恳,卫士想,这人大概不会撒谎,便放他进了宫。他们做对了,因为汉斯当着国王的面揭开篮子,里面果然是黄黄的金苹果。国王很高兴,马上叫人给公主送去,然后紧张地期待着送来结果,想知道效果怎么样。没过多久,果然有人送报告来了,可请各位猜一猜:来的人是谁?原来是公主自己!她一吃下苹果,立刻健康地跳下了床,国王一见,高兴得没法形容。可是现在他还不肯把公主嫁给汉斯,他要他先造一条船,这船在旱地上要比在水中驶得更灵便。汉斯接受这个条件,回家讲了事情经过。父亲于是派老大鸟利去林里,造这样一艘船。鸟利努力干起来,边干边吹口哨。中午,太阳已经当顶,那灰白胡子的小矮人儿来问他在做什么,鸟利回答:“木勺儿。”“那就让它是,而且永远是吧!”小矮人说。晚上,鸟利以为船做好了,可等他坐进去,船却完全变成了一只木勺子。第二天,塞默去林子里,可是结果和鸟利完全一样。第三天,傻瓜汉斯去了。他干得十分认真,整个森林都回荡|<<<<<123>>>>>|

  从前,有一个老头。他有三个儿子,小儿子是个傻瓜,什么事也不做,整天坐在角落里擤鼻涕。老人临死前说:“孩子,我死后三天里,你们轮流到坟上来陪我睡觉,每人一夜。”

  他说完就咽了气。

  兄弟埋葬了父亲。

  天黑了,轮到老大到坟上去睡。不知是懒还是害怕,他对老三说:“傻瓜,你什么事也不做,替我到父亲坟上去睡!”

  傻瓜去了,来到父亲的坟上睡觉。半夜里,坟墓裂开了,父亲走出来问:“谁,是老大吗?”

  “不,父亲,是我,是傻瓜。”

  老人问他:“为什么你哥哥不来?”

  “他派我来,爸爸。”

  “好,祝你幸福!”

  老人吹了一声响亮的口哨:“灰马,黄马,黑马!”

  灰马跑来了,震得地动山摇,眼里冒着金花,鼻子里喷出一股浓烟。

  “给你这匹好马,儿子。马,你要像服侍我那样服侍他。”

  老人说完,回到坟里去睡觉。

  傻瓜摸一摸马背,放了它,自己回家去了。

  哥哥问他:“怎么样,夜里没事吧?”

  “平安无事,哥哥。”

  第二天夜里,老二也不想到父亲的坟上去睡,他说:“傻瓜,你替我到父亲的坟上去睡。”

  傻瓜二话不说,收拾了一下,马上走了。他来到父亲的坟上躺下。

www.js333.com,奥门金沙网址,  半夜里,坟墓又开了,父亲走出来问:“你是老二吗?”

  “不是,”

金沙js333娱乐场,  傻瓜回答说。“是我又来了,爸爸。”

  老人吹一声响亮的口哨:“灰马,黄马,黑马!”

  黄马奔跑过来,震得地动山摇,眼睛冒着金花,鼻子里喷出一股浓烟。

  “喂,黄马,你要像服侍我一样服侍我的儿子,现在去吧。”

  黄马跑开了,老人躺到坟墓里。傻瓜回到家里,哥哥问他:“怎么样,睡得好吗?”

  “很好,哥哥。”

  第三天夜里,轮到傻瓜自己,他不等哥哥吩咐,收拾一下就走了。

  他躺在坟墓上,半夜里父亲又走出来,他知道是小儿子来了,吹了一声响亮的口哨:“灰马,黄马,黑马!”

  黑马跑来,震得地动山摇,眼里冒着金花,鼻子里喷出一股。浓烟。

  “喂,黑马,你要像服侍我一样服侍我的儿子!”

  老人说完,和儿子告别,走进坟墓躺下。

  傻瓜在马背上摸了摸,看了看,放它走了。他回到家里,哥哥又问他:“怎么样,夜里睡得好吗?”

  “很好,哥哥。”

  两个哥哥忙着干活,傻瓜什么事也不做。国王发出布告,谁能跳过园木,摘下公主的画像,就把公主嫁给谁。

  两个哥哥想去看热闹。傻瓜坐在炕上说:“哥哥,给我一匹马,我也要去。”

  “呸!”

  哥哥骂他,“你还是呆着吧,你去干什么,想去捣乱吗?”

  傻瓜不让步,哥哥没有办法。

  “那好,你骑三条腿的那一匹!”

  两个哥哥先走,傻瓜跟在后面,穿过田野,到了一个很宽的地方。傻瓜下马,把马杀了,剥下皮,挂到牧场上,把马肉扔了。他吹了一声响亮的口哨:“灰马,黄马,黑马!”

  灰马跑来了,震得地动山摇,鼻子里喷出一股浓烟。傻瓜从马的一个耳朵钻进去,吃饱喝足,从另一个耳朵里钻出来,换了衣服,变成一个英俊的小伙,两个哥哥认不出他。

  傻瓜骑上灰马去摘画像。人多得数不清,看见他来了,都转眼看他。傻瓜催了一下马,马一跃而上,只跳过三根园木,没有摘到画像。人们只见到他从哪里来,没有看到他去的方向。

  他放开马,回到家里,坐到炕上。两个哥哥回来了,对他们的老婆说:“嗨,来了个从没有见过的小伙子,差三根木头就可以摘到公主的画像了。大家看见他从哪里来,却没有看到他的去向。他还会来的……”

  傻瓜坐在炕上说:“哥哥,那是我吧?”

  “见你的鬼,你蹲在炕上擤鼻涕吧!”

  过了一些日子,国王又发出布告。两个哥哥又要去看热闹,傻瓜说:“哥哥,给我一匹马,什么样的都行。”

  哥哥回答说。

  “你呆在家里,给马作伴!”

  哥哥拦不住他,告诉他只能骑瘸腿马。傻瓜骑上瘸腿马,照样杀了,把马皮挂到牧场上,把马肉扔了。他吹了一声响亮的口哨:“灰马,黄马,黑马!”

  黄马跑来了,震得地动山摇,眼里冒着金花,鼻子里喷出一股浓烟。傻瓜从黄马的一只耳朵钻进去,换了衣服,从另一只耳朵里钻出来,变成一个英俊的小伙。他跨上马,还是没有摘到画像,还差两根木头没有跳过。大家看到他从什么地方来,却没有看清他去的方向。

  他放走黄马,回到家里,坐到炕上,等着哥哥回来,哥哥回来了,对他们的老婆说:“那个小伙子又来了,只差两根木头就可以摘到画像了。”

  傻瓜对他们说:“哥哥,那是我吧?”

  “你歇着吧,傻瓜,谁知道你到什么鬼地方去了!”

  过了不久,国王又发出布告。两个哥哥准备去看热闹,傻瓜也要去:“哥哥,给我一匹马,什么样的都行,我也要去看。”

  “你呆在家,到哪儿去找马!”

  哥哥左说右说,拦阻不住,告诉他拿那匹瘦马。

  傻瓜骑上瘦马,然后把它宰了,扔掉肉,打了一声响亮的口哨,大声呼叫:“灰马,黄马,黑马!”

  黑马跑来了,震得地动山摇,眼里冒着金花,鼻子里喷出一股浓烟。傻瓜从黑马一只耳朵钻进去,吃饱喝足,从另一只耳朵钻出来,换了衣服,变成一个英俊的小伙,骑上黑马走了。

  他骑马来到富丽堂皇的宫殿,摘下了画像和手绢。人们看到了他从哪里来,却不知他的去向。

  他又放走黑马,回到家,坐在炕上,等着两个哥哥回来。哥哥回来了,对自己的老婆说:“娘们,还是那个小伙子来了,跳过了园木,摘下了画像和手绢。”

  傻瓜坐在烟筒后面说:“哥哥,那是我吧?”

  “你歇着吧,傻瓜,谁知道你到什么鬼地方去了!”

  过了不久,国王举行舞会,邀请各地的亲王、省长、学者、议员、商人、市民和农民参加。傻瓜的两个哥哥去了,他自己也去了,坐到烟筒后面看,张着大嘴傻笑。

  公主招待客人,给客人敬酒,她注意观察,谁拿出手绢擦脸,谁就是她未来的丈夫,可是不见一个人擦脸。她从傻瓜身边走过去了,没有看见他。

  客人散了。

  第二天,国王又开了一个舞会,还是没有发现摘下手绢的人。

  第三天,公主还是亲自给客人敬酒,她从每位客人身边走过,没有发现有人用手绢擦脸。“怎么回事,”

  她心里想,“没有我意中的人。”

  她向烟筒那边看了一眼,发现了傻瓜。他穿着破旧的衣服,满身油烟,头发竖起。

  公主倒了一杯酒,送到他面前。他的两个哥哥看见了,心里想:公主还给傻瓜敬酒!傻瓜喝完酒,用手绢擦嘴,公主乐开了,拉着他的手去见国王。

  “爸爸,这就是我的意中人!”

  两个哥哥的心像刀绞一样;心里琢磨:“公主怎么了,是不是发疯了?看上了一个傻瓜!”

  闲话少说,言归正传。立刻摆了喜酒、举行婚礼。我们的傻瓜当了国王的女婿。他洗得干干净净的,穿得漂漂亮亮的,变成一个英俊的小伙,谁都认不出来了。这时,两个哥哥才明白,到父亲坟上睡觉有什么好处。

  佘威夷译

admin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