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门谢客画帘人瘦。帘外嫩寒初透。腰支只怕西河柳。最是消魂时候。银灯初上传杯酒。香留袖。画骢犹向铜街走。缺憾风情非旧。——近当代·赵文漪《秋蕊香
其一》

竹青石瘦冷秋初,来寻女子高校书。芦枝门巷旧庭除,当时身影孤。登丽阁,望云舻,恍疑飘素裾。薛涛井水似前无?红笺总不及。——近今世·蔡淑萍《阮郎归
游金奈望江公园》

帘外春寒前卫软。帘里佳人,两鬓青丝线。无助多情愁半面。踌躇今夜郎行远。笑语西园言未半。花落花开,自古时候的人生怨。悄坐颦眉颦月转。小诗虽就哪个人人见。——西晋·吴灏《蝶恋花
香岛中大题画》

秋蕊香 其一

近现代:赵文漪

无端真幻思交加,再见当时油壁车。入眠唯期对银海,卜居终得近阿德莱德。流行坎止毕生愿,雨恨云愁抵死嗟。自听秦筝许知己,凌波却恐化为霞。——两汉·刘雄《赠瑶》

赠瑶

孤光乍起寒漪,怒明夭矫来何世。骚魂千古,一江春水,滔滔遥寄。剑气沈埋,蒿莱馀恨,什么时候能已。看青鬓多情,鸡声催老,应精通、愁滋味。此夕休谈个事。怕天长、惹愁长矣。子衿荡荡,予怀渺渺,莫名什么人例。短信交驰,狂吟偏掷,泪流无地。但凡间总有,闲情教想,吴刀堪佩。——近当代·刘斯翰《水龙吟
答晋如》

水龙吟 答晋如

愁里愁闻春又去。不管多情,两鬓垂垂暮。蝶舞花飞香满路,西园斜日藏深树。朝夕逢人什么人可语?细事当前,泪下能明否。睡起心情如败絮,不随风上粘泥处。——近当代·刘斯翰《鹊踏枝四首
其三》

鹊踏枝四首 其三

近现代:刘斯翰

愁里愁闻春又去。不管多情,两鬓垂垂暮。蝶舞花飞香满路,西园斜日藏深树。

朝夕逢人哪个人可语?细事当前,泪下能明否。睡起激情如败絮,不随风上粘泥处。

1

阮郎归 游塔林望江公园

近现代:蔡淑萍

蔡淑萍,女,德昂族人。生于壹玖肆捌年,福建营山人。今世红得发紫女诗人,曾任中国民主同盟菲尼克斯省级委员会、委员长、《中华杂文》副责任编辑,现为湖北诗词学会副社长,中镇诗社副团体首领。著有《萍影词》一卷。另有《蔡淑萍词钞》收入《岷峨诗丛》,部分文章收入《海岳风华集》《当代巴渝诗词十五家》等诗词集。诗词创作主见关怀社会,反呈现实,风格崇尚清新自然。

蔡淑萍

南塘有老树,久枯无片叶。及春雨向繁,离离发何烈。持酒置其下,月出明皎洁。清风从东来,鼓舞歌激越。自言少年时,颇负淩霄质。炎气日催长,零露暗滋茁。忽忽二十年,白云渐相拂。徘徊遏悲风,俯仰红酒日。方谓栋梁时,材高宜毋失。焉知世不良,恶物转摧伐。雷电实严酷,毒虫恣穿穴。愧非铁石躯,何由避齮龁。18日花朵萎,两天叶尽脱。八日死新条,所嗟犹半活。中夜每惊寤,沉思痛惨栗!悠悠天地长,何处托吾骨?夜来感春气,壮心动郁结。犹得为叶花,岂复占风月?老叶未足珍,应能辨霜雪。老花未足贵,春泥化其屑。所以益后来,只此足愉悦。我闻老树言,感动冲毫发。启作者日月情,照人肝胆澈。因忆二三老,就好像见高节。起坐暂低回,长庚看明灭。——近今世·刘斯奋《老树行》

老树行

愁里愁闻春又去。不管多情,两鬓垂垂暮。蝶舞花飞香满路,西园斜日藏深树。朝夕逢人什么人可语?细事当前,泪下能明否。睡起心思如败絮,不随风上粘泥处。——近当代·刘斯翰《鹊踏枝四首
其三》

鹊踏枝四首 其三

蝶怨莺啼花事尽。斜日窗纱,枕簟添新困。淡扫蛾眉何所恨。朱颜莫污闲脂粉。遥见筝弦飞渐近。犹道青禽,云外传芳讯。车走雷声闻隐约。轻开奁镜匀霜鬓。——近当代·赵文漪《蝶恋花
其八》

蝶恋花 其八

近现代:赵文漪

蝶怨莺啼花事尽。斜日窗纱,枕簟添新困。淡扫蛾眉何所恨。

朱颜莫污闲脂粉。

遥见筝弦飞渐近。犹道青禽,云外传芳讯。车走雷声闻隐约。

轻开奁镜匀霜鬓。

1

蝶恋花 香岛中大题画

清代:吴灏

吴灏,字远亭,浙江咸宁人,爱新觉罗·弘历贡生,官拿骚教谕。

吴灏

万里寻春到海涯,报恩寺外访君家。行尽鲤城人不识,相迎只有鹦哥花。——近现代·李梦唐《三明避寒寄东方之珠朋友》

包头避寒寄香港(Hong Kong)同伴

寒压诗肩山比峭。费尽炉熏,挨得春光到。芳草萋萋怀渺渺。依稀犹见姿色少。寄语东风君应晓。漫把闲愁,换却当场笑。日转户枢忘蠹槁。相期货资金石长坚好。——近今世·汪岳尊《鹊踏枝·有怀,次上韵》

鹊踏枝·有怀,次上韵

索道依山悬渡口。载得閒云,一览LAM Raymond秀。俯瞰竹排如荚豆。妙龄蹦极南山右。缓踏石阶秋似酒。紫绿丹黄,倚醉呼为友。绝顶钟亭凭立久。悠悠别意侵罗袖。——近当代·谷海鹰《蝶恋花·山居七首
其四》

蝶恋花·山居七首 其四

近现代:谷海鹰

索道依山悬渡口。载得閒云,一览林峯秀。俯瞰竹排如荚豆。

妙龄蹦极南山右。

缓踏石阶秋似酒。紫绿丹黄,倚醉呼为友。绝顶钟亭凭立久。

缓缓别意侵罗袖。

1

admin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