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寻寂寞古人高,取次多年误汝曹。大刹尽为豺窟穴,一丘犹是我蓬蒿。柳溪地阔宜桃李,鹤岭山深足羽毛。万顷湖光閒自得,笑看人世日劳劳。——明代·释函是《退院诗十四首
其十二》

洪都司马署黄堂,地控湖山过石梁。松下襜帷纡仄径,云中飞盖掩斜阳。白莲有社惭非主,黄独煨寒笑大方。不弃龙钟垂顾盼,长林丰草尽生光。——明代·释函是《谢君章郡丞入山》

长安有路路茫茫,目送征帆雁影长。九万程途新羽翼,一朝邦计旧文章。杏花首擢谁先达,金马联翩接后行。应笑老翁头白尽,怀人犹自忆春芳。——明代·释函是《送唐朴非北上兼寄程民部周量二首
其一》

退院诗十四首 其十二

明代:释函是

函是(一六〇八——一六八六),字丽中,别字天然,号丹霞老人。本姓曾,名起莘。番禺人。年十七补诸生,与里人梁朝钟、黎遂球、罗宾王、陈学佺辈,并以高才纵谈时事,举明思宗崇祯六年乡试第二。会试不第,谒僧道独于庐山,祝发于归宗寺。既返广州,主法诃林。明亡,徙番禺雷峰,创建海云寺,举家事佛。孤臣节士,皈依者众。历主福州长庆、庐山归宗,及海幢、华首、丹霞、介庵诸刹,晚年主法雷峰。著有《瞎堂诗集》等。清陈伯陶编《胜朝粤东遗民录》卷四有传。

释函是

千锤万鍊虚空碎,不似频呻呵欠时。若更醉酣三昧酒,几多生灭目前遗。——明代·释函是《关中吟十首
其九》

关中吟十首 其九

由我成汝形,形立影恒随。朕兆匪无因,合离信有时。三一理同然,各各不相期。汝无遗景意,我岂逐汝摧。进止终当无,胡为更徘徊。汝常为我役,亦复生我悲。稔知不长存,彭殇空尔为。善恶吾自悉,讵为一身贻。生死谁去来,大冶将同归。面目安有穷,万化犹若斯。只今鉴顾閒,任性齐灵皮。卷舒从所欲,作起毋暂违。——明代·释函是《形影神诗三首
其三 神释》

形影神诗三首 其三 神释

揽尽湖光释素襟,俯临群岫倚高岑。蹲云遂有牛头石,观水还堪雁影吟。檐际星河连绝巘,下方灯火点疏林。解空住处看弹指,莫负当年游历心。——明代·释函是《上巢云二首
其二》

上巢云二首 其二

明代:释函是

揽尽湖光释素襟,俯临群岫倚高岑。蹲云遂有牛头石,观水还堪雁影吟。

檐际星河连绝巘,下方灯火点疏林。解空住处看弹指,莫负当年游历心。

1

谢君章郡丞入山

明代:释函是

函是(一六〇八——一六八六),字丽中,别字天然,号丹霞老人。本姓曾,名起莘。番禺人。年十七补诸生,与里人梁朝钟、黎遂球、罗宾王、陈学佺辈,并以高才纵谈时事,举明思宗崇祯六年乡试第二。会试不第,谒僧道独于庐山,祝发于归宗寺。既返广州,主法诃林。明亡,徙番禺雷峰,创建海云寺,举家事佛。孤臣节士,皈依者众。历主福州长庆、庐山归宗,及海幢、华首、丹霞、介庵诸刹,晚年主法雷峰。著有《瞎堂诗集》等。清陈伯陶编《胜朝粤东遗民录》卷四有传。

释函是

劫外安身自不难,深云一觉夕阳残。青山买断招巢鹤,白昼乘凉倚竹竿。世事不干尘网尽,佛灯谁续曙襟寒。生来血性从天植,鞭入泥牛入海乾。——明代·释函是《秋怀八首
其八》

秋怀八首 其八

远别沉吟古墓边,伤心曾忆五年前。何人重觅鸾溪上,才问崔郎已渺然。——明代·释函是《悼崔石师四首
其二》

悼崔石师四首 其二

天地岂不仁,万物为刍狗。斯人岂不仁,大患随其后。我本奉周旋,尔复劳相守。父母未生时,太虚谁为偶。忽然成百骸,我有尔亦有。动静虽不离,泯灭岂当久。曾念世间人,名利空狂走。纵使长逸媮,毕竟将安取。羡尔能无心,我亦恒抖擞。归尽宁异今,且共乐南亩。——明代·释函是《形影神诗三首
其一 形赠影》

形影神诗三首 其一 形赠影

明代:释函是

天地岂不仁,万物为刍狗。斯人岂不仁,大患随其后。

我本奉周旋,尔复劳相守。父母未生时,太虚谁为偶。

忽然成百骸,我有尔亦有。动静虽不离,泯灭岂当久。

曾念世间人,名利空狂走。纵使长逸媮,毕竟将安取。

羡尔能无心,我亦恒抖擞。归尽宁异今,且共乐南亩。

1

送唐朴非北上兼寄程民部周量二首 其一

明代:释函是

函是(一六〇八——一六八六),字丽中,别字天然,号丹霞老人。本姓曾,名起莘。番禺人。年十七补诸生,与里人梁朝钟、黎遂球、罗宾王、陈学佺辈,并以高才纵谈时事,举明思宗崇祯六年乡试第二。会试不第,谒僧道独于庐山,祝发于归宗寺。既返广州,主法诃林。明亡,徙番禺雷峰,创建海云寺,举家事佛。孤臣节士,皈依者众。历主福州长庆、庐山归宗,及海幢、华首、丹霞、介庵诸刹,晚年主法雷峰。著有《瞎堂诗集》等。清陈伯陶编《胜朝粤东遗民录》卷四有传。

释函是

野田多黄雀,罗网无停机。少年有利剑,不肯放雀飞。若肯放雀飞,四海谁疮痍。汤仁开一面,孔不射宿枝。隐显自有道,布泽随盛衰。人各怀其心,猛鸷安足施。富贵苟弗念,日月逝如斯。零落归山丘,始悔当路时。更闻侠烈人,身意为是非。慷慨任目前,要令天下知。意气寡所效,虞卿终奚为。——明代·释函是《野田黄雀行》

野田黄雀行

曾托溪云留半间,十年椎拂未尝閒。已随梁燕辞秋社,又逐霜鸿入楚山。浅草尚多戎马迹,高原休笑鹿麋顽。朝看湖水连天白,拟傍西峰共设关。——明代·释函是《上巢云二首
其一》

上巢云二首 其一

凉猋起何处,浥露掩朝晞。草色白未已,王孙寒不归。本与我同襟,忽然捐重帏。帏薄梦难同,秖要良人知。自古多行役,亦有回车时。岂不念昔者,新昏情孔痴。情痴焉可久,昔心宁终违。婉转盼今夕,寒月空相随。今夕移他夕,谁知寒月辉。——明代·释函是《古诗十九首
其十六》

古诗十九首 其十六

明代:释函是

凉猋起何处,浥露掩朝晞。草色白未已,王孙寒不归。

本与我同襟,忽然捐重帏。帏薄梦难同,秖要良人知。

自古多行役,亦有回车时。岂不念昔者,新昏情孔痴。

情痴焉可久,昔心宁终违。婉转盼今夕,寒月空相随。

今夕移他夕,谁知寒月辉。

1

admin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