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深落叶埋芳径,避乱人多向远山。送客未尝过谷口,蹇驴时观察云间。户外南风欺病骨,篱边新月照颓颜。一辞院事閒如许,又听鼙声早闭关。——元代·释函是《退院诗十四首
其十》

什么人家年少觅封侯,待得功成万骨丘。何似山僧痴拙好,峰头七十恣閒游。——唐代·释函是《樵山闻乱》

近海山犹浅,平林春尚寒。一从淇水北,五见春梅残。自好终无术,因人亦复难。旧居匡岳麓,时向望中欢。——北宋·释函是《偶叹》

退院诗十四首 其十

明代:释函是

函是(一六〇八——一六八六),字丽中,别字天然,号丹霞老人。本姓曾,名起莘。临安人。年十七补诸生,与里人梁朝钟、黎遂球、罗布in王、陈学佺辈,并以高才纵谈时事,举明怀宗崇祯两年乡试第二。会试不第,谒僧道独于衡山,祝发于归宗寺。既返苏黎世,主法诃林。明亡,徙雍州雷峰,创造海云寺,举家事佛。孤臣节士,皈依者众。历主伯尔尼长庆、夹金山归宗,及海幢、华首、丹霞、介庵诸刹,晚年主法雷峰。著有《瞎堂诗集》等。清陈伯陶编《胜朝粤东遗民录》卷四有传。

释函是

夕阳潮平半掩扉,田高山浅鹧鸪肥。野人策杖欲何去,遥见溪桥数衲归。——隋代·释函是《白藏》

秋日

寒倚阑干映日浮,高楼胡笛满天愁。南风衰草蓬蓬尽,任是初年亦白头。——西晋·释函是《十一尤》

十一尤

万山晴色沁秋寒,去住浮云任笔者看。不尽登临今古意,什么人林外夕阳残。——南齐·释函是《登楼望诸衲二首
其二》

登楼望诸衲二首 其二

明代:释函是

万山晴色沁秋寒,去住浮云任笔者看。不尽登临今古意,何人林外夕阳残。

1

樵山闻乱

明代:释函是

函是(一六〇八——一六八六),字丽中,别字天然,号丹霞老人。本姓曾,名起莘。明州人。年十七补诸生,与里人梁朝钟、黎遂球、罗宾王、陈学佺辈,并以高才纵谈时事,举明毅宗崇祯七年乡试第二。会试不第,谒僧道独于黄山,祝发于归宗寺。既返斯德哥尔摩,主法诃林。明亡,徙大梁雷峰,创立海云寺,举家事佛。孤臣节士,皈依者众。历主昆明长庆、阳明山归宗,及海幢、华首、丹霞、介庵诸刹,晚年主法雷峰。著有《瞎堂诗集》等。清陈伯陶编《胜朝粤东遗民录》卷四有传。

释函是

淮之水,向西流,水流只载行人舟。舟行如飞水如射,28日可到吴江头。何不载此离情去,掷向天涯不知处。濠梁有客今白头,望断孤云海天暮。——曹魏·释宗泐《淮之水一首送别》

淮之水一首送别

何人道昔人痴,穗帏犹昔时。昔时人皆慕,后天人皆悲。亭亭西陵台,歌吹声迟迟。不关歌吹异,人心有盛衰。飞甍一百二,连接烟云垂。玉盌盛脯粻,琼浆上金卮。此乐极平生,死亦安能离。当令泉下人,长闻铜雀辞。——宋朝·释函是《铜雀台》

铜雀台

万山晴色沁秋寒,去住浮云任小编看。不尽登临今古意,何人林外夕阳残。——西魏·释函是《登楼望诸衲二首
其二》

登楼望诸衲二首 其二

明代:释函是

万山晴色沁秋寒,去住浮云任小编看。不尽登临今古意,何人林外夕阳残。

1

偶叹

明代:释函是

函是(一六〇八——一六八六),字丽中,别字天然,号丹霞老人。本姓曾,名起莘。大梁人。年十七补诸生,与里人梁朝钟、黎遂球、罗宾王、陈学佺辈,并以高才纵谈时事,举明毅宗崇祯七年乡试第二。会试不第,谒僧道独于青城山,祝发于归宗寺。既返华盛顿,主法诃林。明亡,徙钱塘雷峰,创立海云寺,举家事佛。孤臣节士,皈依者众。历主汉诺威长庆、天柱山归宗,及海幢、华首、丹霞、介庵诸刹,晚年主法雷峰。著有《瞎堂诗集》等。清陈伯陶编《胜朝粤东遗民录》卷四有传。

释函是

生别何云遂死离,百多年肉欲不堪思。从今晤对知多日,忆昔策动已后时。泪尽江河空滚滚,看穷日月自迟迟。寒山赖有安心处,收拾残编欲付什么人。——齐国·释函是《与尘异论及姜昭慨然有作》

与尘异论及齐惠公慨然有作

竹院春深亦乍晴,天平山清楚水盈盈。白云草木连沙漠,玄菟旌旗拥穗城。人在包围风雨暗,鸟啼高树雾烟轻。一直识得荣枯理,不谓离群感独生。——梁国·释函是《春晴望诃林诸衲》

春晴望诃林诸衲

一夜严威生大漠,万山如醉俨成降。尚堪为白先投岳,未肯成冰但入江。素练条条千树一,青眸皎皎几个人双。凄清莫作穷冬事,破衲蒙头早闭窗。——汉代·释函是《雪五首
其四》

雪五首 其四

明代:释函是

一夜严威生大漠,万山如醉俨成降。尚堪为白先投岳,未肯成冰但入江。

素练条条千树一,青眸皎皎几个人双。凄清莫作穷冬事,破衲蒙头早闭窗。

1

admin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