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人玩斯世,汎汎如虚舟。横之或安止,运之亦周流。昔者张子房,此道恒优优。眷言百世下,之子仍好修。手携绿玉杖,身著紫绮裘。折花驾白鹿,采药骑青牛。栖迟木石居,笑傲王侯州。敲火烧灵砂,可以戏神丘。为人葬白骨,可以生公侯。人言死生理,杳渺甚难求。君乃不自矜,视之良悠悠。翩然思黄石,去作万里游。高视浊世间,下士如蜉蝣。玄元无穷门,出入谁与俦。绵绵日月运,茫茫天地秋。——元代·刘崧《赠张横舟》

张侯早负熊虎姿,文雅羁穷人共知。凌晨调笑出东郭,健步不烦鞍马骑。茭塘蒲港明如画,风日萧萧动初夏。寺门还抱碧溪流,石桥正度丛林下。高原过雨不作泥,晚色乃尔寒凄凄。草间移席僧共至,松下传杯莺正啼。姚君玉立长九尺,谐谑倾筵须奋赤。旷怀亦有张与白,总是君侯好宾客。酒酣浩歌激清商,却望浮云思帝乡。松花落雪愁日暮,拔剑起舞空徬徨。知君袭武坐文癖,败壁有书无寸戟。犹滞泥沙未得伸,在于楚也空嗟惜。明朝闻买淮河舟,聚散萍蓬那可由。即看丹凤楼前醉,还忆沙罗门外游。——元代·刘崧《同张士敬姚超白炳文南宗上人饥别张怀德千户于大愚寺之松林赋柬诸君子》

残年寄食尚天涯,风裂禅衣面扑沙。还忆故山晴雪里,閒拖锡杖看梅花。——元代·刘崧《岁暮戏柬天英上人》

赠张横舟

元代:刘崧

(1321—1381)元末明初江西泰和人,原名楚,字子高。洪武三年举经明行修,授兵部职方司郎中,迁北平按察司副使。坐事谪输作,寻放归。十三年召拜礼部侍郎,擢吏部尚书。寻致仕归。次年,复征为国子司业,卒于官。谥恭介。博学工诗,江西人宗之为西江派。有《北平八府志》、《槎翁诗文集》、《职方集》。

刘崧

危石涌坡陀,菉竹秀其颠。贞坚太古心,苍翠宜长年。古人重依附,今人自缠牵。陈公古君子,得意造化先。挥洒有神助,至今光彩鲜。我来偶披阅,却忆游淇园。武公不可作,妙际无遗筌。岂天不佑善,地气乃变迁。感之再三叹,赖有斯图传。愿持宝爱之,使比恂慄篇。精心励清操,孙子其相延。——明代·刘璟《陈太初画竹》

陈太初画竹

夜泊长洲见水神,不修娇媚任天真。香飘老树风惊鹤,影入清江月近人。诗思若泉无杂虑,虚明如练绝纤尘。罗浮可到沧溟阔,料想应同此地春。——明代·刘璟《梅花
其四》

梅花 其四

骨肉岂不亲,无食难为恩。抱子弃水中,哭声吐复吞。母饥骨髓枯,儿饥眼眶出。终然两存难,何以共忧恤。岁月不相贷,恩爱从此分。我死尚可忍,儿啼那复闻。儿啼那复闻,江水流浩浩。不忍回视之,衔悲入秋草。——元代·刘崧《凶年民有弃子于江者诗以寄哀》

凶年民有弃子于江者诗以寄哀

元代:刘崧

骨肉岂不亲,无食难为恩。抱子弃水中,哭声吐复吞。

母饥骨髓枯,儿饥眼眶出。终然两存难,何以共忧恤。

岁月不相贷,恩爱从此分。我死尚可忍,儿啼那复闻。

儿啼那复闻,江水流浩浩。不忍回视之,衔悲入秋草。

1

同张士敬姚超白炳文南宗上人饥别张怀德千户于大愚寺之松林赋柬诸君子

元代:刘崧

(1321—1381)元末明初江西泰和人,原名楚,字子高。洪武三年举经明行修,授兵部职方司郎中,迁北平按察司副使。坐事谪输作,寻放归。十三年召拜礼部侍郎,擢吏部尚书。寻致仕归。次年,复征为国子司业,卒于官。谥恭介。博学工诗,江西人宗之为西江派。有《北平八府志》、《槎翁诗文集》、《职方集》。

刘崧

对酒乌桓国,多愁白发翁。家乡六千里,生计一丝风。净几閒清简,空囊老漆弓。幸逢烽火息,何必事奇功。——明代·刘璟《乌桓对酒》

乌桓对酒

秋风诛茅结草庐,庭容旋马地无馀。面山临水足真意,与儿对窗俱读书。——明代·刘麟《筑坦上》

筑坦上

都门杨柳垂青阴,祖帐送行伤客心。黄鹂愁醉别情苦,白鸟鸣嘶离思深。欲把长条系春色,飞光如梭真可惜。临岐莫折杨柳枝,留取待君君早归。——明代·刘璟《柳阴祖帐》

柳阴祖帐

明代:刘璟

都门杨柳垂青阴,祖帐送行伤客心。黄鹂愁醉别情苦,白鸟鸣嘶离思深。

欲把长条系春色,飞光如梭真可惜。临岐莫折杨柳枝,留取待君君早归。

1

岁暮戏柬天英上人

元代:刘崧

(1321—1381)元末明初江西泰和人,原名楚,字子高。洪武三年举经明行修,授兵部职方司郎中,迁北平按察司副使。坐事谪输作,寻放归。十三年召拜礼部侍郎,擢吏部尚书。寻致仕归。次年,复征为国子司业,卒于官。谥恭介。博学工诗,江西人宗之为西江派。有《北平八府志》、《槎翁诗文集》、《职方集》。

刘崧

乍出建章宫,还过酒肆中。听歌留宝剑,数雁试雕弓。烟草一片绿,风花千点红。马骄嘶不住,直骤渭城东。——元代·刘崧《少年行》

少年行

扈从归来宴玉楼,九天雨露沛高秋。勋藏盟府蒙新宠,酒入忠肝洗旧愁。沙漠已平神略伟,乾坤再造圣功优。一时际会攀鳞翼,岂意微劳幸见收。——明代·刘璟《应诏谨赓御制赐晋齐诸将宴鹤鸣楼》

应诏谨赓御制赐晋齐诸将宴鹤鸣楼

斯人管乐俦,而分山泽槁。岂无园中菊,念此霜露早。衡门卧日晏,幽径时自扫。芳晨有旨酒,客至即倾倒。兹言乐游衍,春服丽轻缟。古道少人行,杖藜入秋草。神閒韵自适,意远色逾好。鼎鼎百世师,遗荣以为宝。——元代·刘崧《题渊明像寄刘仲脩》

题渊明像寄刘仲脩

元代:刘崧

斯人管乐俦,而分山泽槁。岂无园中菊,念此霜露早。

衡门卧日晏,幽径时自扫。芳晨有旨酒,客至即倾倒。

兹言乐游衍,春服丽轻缟。古道少人行,杖藜入秋草。

神閒韵自适,意远色逾好。鼎鼎百世师,遗荣以为宝。

1

admin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