溪原雨既作,暝色复惨䨴。乱云无时兴,淫浸恐奔溃。居人坐当户,烦暑欣涤溉。冥冥飞鸟绝,窈窈横冈背。黄罗六七里,举首一山对。念子暂阻修,而多发幽慨。神驰碧林表,思豁澄宇外。舆盖强仆夫,逝将汨泥秽。亲情见款曲,屡起捉衿佩。侧足石径微,颇亦虑迷殆。野航终不渡,潦势方益大。且复连夜床,高谈慰忧痗。时维秋夏交,变惕蜂蚁队。湘湖荡流波,其色黯玄黛。将军久驻马,农亩应释耒。簪裾恬食息,豺虎越阛阓。明王布德泽,此理竟何人昧。秋风落刁斗,夕露沾甲铠。岂知藜藿味,优暇乃作者辈。勉君迟遁思,过雨方可爱。持杯接华烛,登俎烝肴载。庭芜欣濯濯,凉叶交欴欴。吁嗟治乱机,倚伏纷万态。众流终赴海,群巘必宗岱。欢期且莫违,天道终有在。矧兹服平昔,陈谊炯肝肺。何人能伤局促,而不思奋淬。汇合如可常,能来勿辞再。——北魏·刘崧《癸未七月喜雨》

金田王郎行蹙蹙,独抱遗书如宝玉。往时奔窜亡一纸,三日山中望天哭。王郎苦心真可怜,与书同食仍同眠。怎么样浮薄心不古,世业弃捐如粪土。——隋朝·刘崧《安成齐齐殿下宝持其祖遗书与古今名公诗文于丧乱中吗不易也文廷刘先生哀其志为之叙其事因附以诗》

涉溪弄芳鲜,临岸得嘉荫。始缘一径微,稍入万壑深。建戈直如刺,攒幄密方纴。杀青脱工削,镵笋出庖禁。翠怜秋雨洗,碧爱寒水浸。草柔地堪席,苔净石宜枕。沉沉惊瞑合,洒洒觉凉沁。歌风便鸟憩,垂露惬蝉饮。鸣笙虚可窍,扶老坚足任。延秋思纵揽,占地欲豪赁。一区聊有营,千亩得无什么。愿从此君咏,请斥俗士闯。——曹魏·刘崧《陪溪南隐君入山玩竹十二韵》

丁酉三月喜雨

元代:刘崧

(1321—1381)元末明初山东泰和人,原名楚,字子高。洪武四年举经明行修,授兵部职方司左徒,迁北平按察司副使。坐事谪输作,寻放归。十三年召拜礼部校尉,擢吏部校尉。寻致仕归。次年,复征为国子司业,卒于官。谥恭介。博学工诗,山东人宗之为西江派。有《北平八府志》、《槎翁诗文集》、《职方集》。

刘崧

积雨秋始凉,绿苔閟庭馆。闻君起常晏,巷深人事罕。2018年所种树,两两当户短。初欣花盈盈,今见实纂纂。感此时物迁,愁思无时断。好看的女人当歌罢,向夕喧急管。独复步前楹,城高月首满。——古代·刘崧《古诗楚辞赠别郑同夫
其四》

古诗九歌赠别郑同夫 其四

岁云逝矣不可留,空谷群木寒飕飕。此时高堂对尊酒,非子何以宽离忧。溪山苍茫延清望,瑶树琼林俨相向。残雪初消薜荔墙,晴云忽拥水旦嶂。杯行苦急歌转催,鼓声浩荡如春雷。乱离飘散少欢聚,慎莫负此白银罍。平生结交遍江郡,晚得萧翀喜清俊。人生最乐在亲呢,况尔才华更风范。当筵起舞相低昂,为子一饮空千觞。功名富贵等腐鼠,底用龊龊空悲哀。蛟龙曾几何时起寒蛰,溪南前夕春风入。春风花开岩谷红,期子来游歌笑同。高霄武姥好泉石,题诗却遍白云中。——后晋·刘崧《醉歌行赠曾举正》

醉歌行赠曾举正

弦弦周边不相离,入调频将玉手移。最恨曲终人散后,影分行断各参差。——梁国·刘绩《咏筝雁》

咏筝雁

明代:刘绩

弦弦相近不相离,入调频将玉手移。最恨曲终人散后,影分行断各参差。

1

安成王子文女士宝持其祖遗书与古今名公诗文于丧乱中甚不易也文廷刘先生哀其志为之叙其事因附以诗

金沙js333娱乐场,元代:刘崧

(1321—1381)元末明初莱茵河泰和人,原名楚,字子高。洪武五年举经明行修,授兵部职方司都尉,迁北平按察司副使。坐事谪输作,寻放归。十四年召拜礼部参知政事,擢吏县长史。寻致仕归。次年,复征为国子司业,卒于官。谥恭介。博学工诗,江苏人宗之为西江派。有《北平八府志》、《槎翁诗文集》、《职方集》。

刘崧

明王玄揽与天通,论相超然迈古风。望惬群心临翥凤,情深共语属冥鸿。最亲东出新迎日,不改商岩旧梦里。官府神明恒断绝,言诗哪儿可追从。——明清·刘麟《喜闻古冲赴召兼订殊胜寺之约》

喜闻古冲赴召兼订殊胜寺之约

三尺枯桐挂此楼,楼中人似晋风流。酒杯春到休教歇,书册年来尽要收。柳色半边溪水上,莺声一片晚风头。满怀清思无消处,月过楼西坐未休。——宋代·德祥《题庄氏书楼》

题庄氏书楼

弦弦周边不相离,入调频将玉手移。最恨曲终人散后,影分行断各参差。——南齐·刘绩《咏筝雁》

咏筝雁

奥门金沙网址,明代:刘绩

弦弦相近不相离,入调频将玉手移。最恨曲终人散后,影分行断各参差。

www.js333.com,1

陪溪南隐君入山玩竹十二韵

元代:刘崧

(1321—1381)元末明初广西泰和人,原名楚,字子高。洪武八年举经明行修,授兵部职方司大将军,迁北平按察司副使。坐事谪输作,寻放归。十四年召拜礼部都督,擢吏部大将军。寻致仕归。次年,复征为国子司业,卒于官。谥恭介。博学工诗,江苏人宗之为西江派。有《北平八府志》、《槎翁诗文集》、《职方集》。

刘崧

早抱林壑想,而多婴垢氛。閒来武山下,高挹乌鲁木齐云。层冈既龙蟠,断垄复瓜分。一岭忽岧峣,千岩尽缤纷。维时11月中,淑气澄氤氲。江上日华动,空中仙语闻。楼台映海色,泉石超人群。风含青松响,雨蒸赤霞文。抚作者芳桂枝,兼把水芸裙。愿从广成子,再拜浮丘君。俯视尘浊区,扰扰蚋与蛟。高风激六合,逝此杨清芬。——宋代·刘崧《丁丑10月十八日同仲弟子彦道士陈允宁游湖州诸峰》

甲子1月三17日同仲弟子彦道士陈允宁游银川诸峰

五里十里堠子,前村后村枣林。沙际牛羊点点,天涯风雪沉沉。——明朝·刘崧《茌平道中》

茌平道中

岁云逝矣不可留,空谷群木寒飕飕。此时高堂对尊酒,非子何以宽离忧。溪山苍茫延清望,瑶树琼林俨相向。残雪初消薜荔墙,晴云忽拥夫容嶂。杯行苦急歌转催,鼓声浩荡如春雷。乱离飘散少欢聚,慎莫负此黄金罍。一生结交遍江郡,晚得萧翀喜清俊。人生最乐在相亲,况尔才华更风范。当筵起舞相低昂,为子一饮空千觞。功名富贵等腐鼠,底用龊龊空忧伤。蛟龙何时起寒蛰,溪南前夕春风入。春风花开岩谷红,期子来游歌笑同。高霄武姥好泉石,题诗却遍白云中。——汉朝·刘崧《醉歌行赠曾举正》

醉歌行赠曾举正

元代:刘崧

岁云逝矣不可留,空谷群木寒飕飕。此时高堂对尊酒,非子何以宽离忧。

溪山苍茫延清望,瑶树琼林俨相向。残雪初消薜荔墙,晴云忽拥水芝嶂。

杯行苦急歌转催,鼓声浩荡如春雷。乱离飘散少欢聚,慎莫负此白银罍。

从古时候到于今结交遍江郡,晚得萧翀喜清俊。人生最乐在紧凑,况尔才华更风范。

当筵起舞相低昂,为子一饮空千觞。功名富贵等腐鼠,底用龊龊空难受。

飞龙哪一天起寒蛰,溪南前夕春风入。春风花开岩谷红,期子来游歌笑同。

高霄武姥好泉石,题诗却遍白云中。

1

admin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