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把六只蜜蜂和同样多只苍蝇装进一个玻璃瓶中,然后将瓶子平放,让瓶底朝着窗户,会发生什么情况?
你会看到,蜜蜂不停地想在瓶底上找到出口,一直到它们力竭倒毙或饿死;而苍蝇则会在不到两分钟之内,穿过另一端的瓶颈逃逸一空–事实上,正是由于蜜蜂对光亮的喜爱,由于它们的智力,蜜蜂才灭亡了。
蜜蜂以为,囚室的出口必然在光线最明亮的地方;它们不停地重复着这种合乎逻辑的行动。对蜜蜂来说,玻璃是一种超自然的神秘之物,它们在自然界中从没遇到过这种突然不可穿透的大气层;而它们的智力越高,这种奇怪的障碍就越显得无法接受和不可理解。
那些愚蠢的苍蝇则对事物的逻辑毫不留意,全然不顾亮光的吸引,四下乱飞,结果误打误撞地碰上了好运气;这些头脑简单者总是在智者消亡的地方顺利得救。因此,苍蝇得以最终发现那个正中下怀的出口,并因此获得自由和新生。
企业应该意识到的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当每人都遵循规则时,创造力便会窒息。这里的规则也就是瓶中蜜蜂所坚守的“逻辑”,而坚守的结局是死亡。
企业生存的环境可能突然从正常状态变得不可预期、不可想象、不可理解,企业中的“蜜蜂”们随时会撞上无法理喻的“玻璃之墙”。领导者的工作就是赋予这种变化以合理性,并找出带领企业走出危机的办法。
如果你想成为非常成功的公司,必须有全新的思维。这个世界变化太大,我们需要张开双臂,全身心地投入这一时代,学会用不同的方式思考问题,在这个充满变革的时代里,我们要加快速度前进。
只有努力创新,才会有前途,墨守成规或一味模仿他人,到最后一定会失败。

  如果你把6只蜜蜂和6只苍蝇装进一个玻璃瓶中,然后将瓶子平放,让瓶底朝着窗户,会发生什么情况?

  另一个实验是在加州斯坦福大学附近的一个以食品种类繁多闻名的超市进行的。工作人员在超市里设置了两个吃摊,一个有6种口味,另一个有24种口味。结果显示有24种口味的摊位吸引的顾客较多:242位经过的客人中,60%会停下试吃;而260个经过6种口味的摊位的客人中,停下试吃的只有40%。不过最终的结果却是出乎意料:在有6种口味的摊位前停下的顾客30%都至少买了一瓶果酱,而在有24种口味摊位前的试吃者中只有3%的人购买东西。

  你会看到,蜜蜂不停地想在瓶底上寻找出口,一直到它们力竭倒毙或饿死;而苍蝇则会在不到两分钟之内,穿过另一端的瓶口逃逸一空——事实上,正是由于蜜蜂对光亮的喜爱,由于它们的智力,蜜蜂才灭亡了。

  太多的东西容易让人游移不定,拿不准主意,同理,对于管理者,太多的意见也会混淆视听。不要以为越多的人给出越多的意见就是好事,其实往往适得其反,由于每个人看问题的角度不同,给出意见的动机也不尽相同,所以太注重听取别人的意见很容易让自己拿不定主意。在征求意见之前,我们必须要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坚定的信念,要明确最终的目的是什么,这样才能在众多的声音中保持清醒的头脑,找出最适合企业发展的金玉良言。

  蜜蜂以为,囚室的出口必然在光线最明亮的地方;它们不停地重复着这种合乎逻辑的行动。对蜜蜂来说,玻璃是一种超自然的神秘之物,它们在自然界中从没遇到过这种突然不可穿透的大气层;而它们的智力越高,这种奇怪的障碍就越显得无法接受和不可理解。

  “伤人十指,不如断人一指”,把资源集中于适应市场机会的企业的核心竞争力上,将产生更大的效益。相反,盲目地平均使用资源,盲目地多样化,犹如狗熊掰棒子,终将一无所得。

  那些愚蠢的苍蝇则对事物的逻辑毫不留意,全然不顾亮光的吸引,四下乱飞,结果误打误撞地碰上了好运气;这些头脑简单者总是在智者消亡的地方顺利得救。因此,苍蝇得以最终发现那个正中下怀的出口,并因此获得自由和新生。

  飞不出瓶口的蜜蜂

  上面所讲的故事并非寓言,而是美国密执安大学教授卡尔·韦克转述的一个绝妙的实验。韦克总结到:“这件事说明,实验、坚持不懈、试错、冒险、即兴发挥、最佳途径、迂回前进、混乱、刻板和随机应变,所有这些都有助于应付变化。”

  只有努力创新,才会有前途,墨守成规或一味模仿他人,到最后一定会失败。

  成功的设计实践总是跟实验、应变联系在一起的。打破僵化,无拘无束,保持宽松开放、生气勃勃的环境,这是所有出色的设计管理的真谛。IDEO公司被称作“世界上最负盛名的设计公司”。其创始人托马斯·凯利直言:“IDEO是一个活生生的工作实验室,永远处在实验状态中。在我们的项目、我们的工作环境甚至我们的文化中,公司不断尝试新的想法。”

  如果你把六只蜜蜂和同样多只苍蝇装进一个玻璃瓶中,然后将瓶子平放,让瓶底朝着窗户,会发生什么情况?

  他进一步说:“我从大企业中所认识到的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当每人都遵循规则时,创造力便会窒息。”这里的规则也就是瓶中蜜蜂所坚守的“逻辑”,而坚守的结局是死亡。已有不止一家大企业到IDEO取经。他们迫切地想知道,怎样才能使自己变得更富活力、更有创造性?

  你会看到,蜜蜂不停地想在瓶底上找到出口,一直到它们力竭倒毙或饿死;而苍蝇则会在不到两分钟之内,穿过另一端的瓶颈逃逸一空–事实上,正是由于蜜蜂对光亮的喜爱,由于它们的智力,蜜蜂才灭亡了。

  这样的问题之所以急迫,是因为管理模糊性、管理不确定性、管理变革,业已成为当今企业面临的头号任务。不确定性已经并将长期成为折磨企业的一种“慢性疾病”。比如,许多公司已停止印发组织结构图了,因为它几乎刚刚出来就会变得过时。在高科技企业,人人都知道,哪怕只预测几个月后的技术趋势都是一件浪费时间的徒劳之举。如果你对混沌理论有一点点认识的话,你会懂得世界既不可知,也不可预测。过去的企业好像一条悠哉悠哉的豪华游轮,而现在的企业则好像波浪滔天的大海里的一只独木舟。

  蜜蜂以为,囚室的出口必然在光线最明亮的地方,它们不停地重复着这种合乎逻辑的行动。对蜜蜂来说,玻璃是一种超自然的神秘之物,它们在自然界中从没遇到过这种突然不可穿透的大气层;而它们的智力越高,这种奇怪的障碍就越显得无法接受和不可理解。

  但这样说也不是要鼓励我们对世界的悲观看法。韦克的观点是,对付不确定性的办法,是在瞬变时刻赋予事物以合理性,就像上述实验中的苍蝇一样。这意味着,面对趋于复杂的世界,如果你想使之成理,就必须拥有随机性的智慧而不是教条式的智慧。

  那些愚蠢的苍蝇则对事物的逻辑毫不留意,全然不顾亮光的吸引,四下乱飞,结果误打误撞地碰上了好运气。这些头脑简单者总是在智者消亡的地方顺利得救,因此,苍蝇得以最终发现那个正中下怀的出口,并因此获得自由和新生。

  布拉多印第安人通过炙烤鹿骨来决定狩猎的走向,如此方可称为真正的智慧。为什么这样讲?由于狩猎是布拉多印第安人千百年来一直进行的一项活动,他们得以积累丰富的有关猎物、追踪、天气和地形的经验。通常情况下,他们会依靠狩猎队伍中经验丰富的猎手的知识和智力进行判断;然而在外界环境的变数加大或遭遇其他特殊情况时,布拉多印第安人便会把经验搁置一旁,转而求助于非逻辑性的“魔法”。从现代的理性的观念来看,这样做简直荒唐可笑,但布拉多印第安人的魔法却带来了一些超出经验的新事物,使狩猎最终得以成功。魔法为其固定的狩猎模式引入了一个随机的变数,狩猎的战术因此不会墨守成规,避免了由于一味遵从经验而可能造成的无效追逐,这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因以往的成功经验而导致的失败”。智者如蜜蜂往往正是因经验而陷入死地。

  这个世界变化太大,我们需要张开双臂,全身心地投入这一时代,学会用不同的方式思考问题,在这个充满变革的时代里,我们要加快速度前进。

  人生箴言:

  只有努力创新,才会有前途,墨守成规或一味模仿他人,到最后一定会失败。

  不要墨守陈规,死抱着以往的经验不放。或许,在当今这个变化的世界里,混乱的行动要比有序的停滞好得多。

  失而复得

  真正的学问在于放弃什么,怎样放弃,所以说需要“学会放弃”。有得必有失的说法太无奈了,学会放弃,是要使“失”本身成为“得”,成为对“得”的享受。

  一般来说,人的天性是习惯获得,而不习惯于放弃。呱呱堕地以后,我们便不断地获得,从父母那里获得衣食、玩具、爱和抚育,从社会得到职业的训练和文化的培养。长大成人以后,我们靠着自然的倾向和自己的努力继续获得:获得爱情、配偶和孩子,获得金钱、财产、名誉、地位,获得事业的成功和社会的承认,如此等等。

  然而,世界上的事物都是相辅相成的,有“取”便有“舍”;有“得”便有“失”。客观事物不可能都按照人的主观意志转移,“心想事成”只是美好的愿望。但我们往往容易把获得看作是应该的,正常的,把失去看作是不应该的,不正常的。所以,每有失去,不免感到痛苦和委屈。所失愈多愈大,就愈痛苦愈委屈。我们暗暗下决心要重新获得,以补偿所失。在我们心中的蓝图上,人生之路仿佛是由一系列的获得勾画出来的,而失去则是必须涂抹掉的笔误。如此这般,就使我们陷入了叔本华所说的那个怪圈:人生就是一个充满欲望的过程,欲望不满足时痛苦,满足了无聊,于是我们就在痛苦与无聊的摇摆间度日。

  那么,我们能不能摆脱这种尴尬的人生境地呢?我想应当是可以的,这就是必须学会放弃。道理本来很简单:我们与其去“追求”一个根本就无法得到的东西,不如“退而求其次”,干脆“放弃”它就算了。

  选择“放弃”看似消极,其实不然,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放弃恰恰是对“追求”目标的重新选择,使我们能够保持一份平和的心态去享受人生其它的乐趣。

  “放弃”是一种人生境界。在一个快速发展、充满各种诱惑的环境中,如能保持一份纯真,能不随波逐流,耐住清贫和寂寞,则是需要“放弃”的。因为放弃能使人生进入一个很清新的境界,你会感到生活因为单纯而显得十分美好。

  再进一步说,人生的艺术只是在于进退适时,取舍得当。因为生活本身即是一种悖论:一方面,它让我们依恋生活的馈赠;另一方面,又注定了我们对这些礼物最终的弃绝。正如先师们所说:人生一世,紧握双拳而来,平摊两手而去。整个人生是一个不断地得而复失的过程,就其最终结果看,失去反比得到更为本质。我们迟早要失去人生最宝贵的赠礼–生命,随之也就失去了在人生过程中得到的一切。如果我们能够看破这一点,学会放弃一些东西,对功名利禄,不刻意追求,不过于执著,不和自己“叫劲”。怀着一种“达观”的态度,做到“得之坦然,失之泰然”,甚至不等到失去时就主动放弃,我们或许就能摆脱痛苦和无聊,活得就自在多了。

  自我放弃的最大诀窍就是追求休闲宁静,尤其不要心里总装着一大堆事。当你真正撇开事务,为自己活一会儿的时候,整个世界就是你的。这是阿Q精神?那不过是一种说法,毕竟时间在每一瞬间对人都是平等的,而这平等公允与否就看你自己了。即使我想推广一种懒汉哲学,绝大多数人也不会听从的,真正的学问在于放弃什么,怎样放弃,所以说需要“学会放弃”。有得必有失的说法太无奈了,学会放弃,是要使“失”本身成为“得”,成为对“得”的享受。

  为自己而活

  幸福的感觉其实只是一种选择,一个人如果能够学会选择幸福,则人生处处亮光。

  秋天的阳光那么明媚灿烂,她却坐在马路边抱头痛哭。行人匆匆,素不相识的人们很快就把那绝望的哭声扔在身后。看不清她的面庞,只看到她消瘦的背影,那消瘦的背影伴随着她的哭泣在不停地颤抖。

  “为什么哭?遇到了怎样不顺心的事情?”经过一番思想斗争,我蹲下身,挨着她坐下。

admin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