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文迓续交,天意岂无拟。猗欤恪斋翁,雅意敦典礼。推行大经纶,宣风自兹始。百世常公祠,罔俾独专美。——元代·熊禾《上严廉访十首》

贵德德乃显,尚力力为优。二者各有时,天运非人谋。举世皆好义,贫贱固可羞。天下方事强,声誉将何求。人生会此意,出处皆无忧。但恐利欲驱,由非所当由。足蹑虎狼尾,手撩虺蛇头。一触祸患机,相寻遽难休。新闻李侯子,快意复父雠。雄名与英概,一日倾九州。美事固可羡,犹当究源流。掘地得深泽,积土为高丘。造端起不平,是果谁之尤?君子慎谋始,责躬重以周。弱德较强力,明知势难侔。驰马走峻坂,中间岂容收。颠越既莫救,岂得乘桴浮。君不见群雀满树急喧啾,隋侯有珠不肯投。一鸦死时一珠碎,得轻失重非良筹。友之直谅仁可辅,药之瞑眩疾易瘳。不知当日谁与乃父为交游?——元代·许衡《读东门行》

高高不可问,神光终朦胧。云锦不成报,谩尔欺盲聋。柱维久倾折,会有补炼功。——元代·熊鉌《七夕遇雨访石堂先生
其五》

上严廉访十首

元代:熊禾

熊禾(1247~1312年),字位辛,一字去非,号勿轩,晚号退斋。元初著名理学家、教育家。建阳崇泰里人,世居云谷鳌峰之阳熊墩。幼年颖慧,有志于濂、洛、关、闽之学。访朱熹门人辅广,拜其为师,游浙江,受业于刘敬堂,得朱熹晚年同黄干论学之要旨。登南宋咸淳十年进士,受任汀州司户参军,颇有政绩。

熊禾

晓出东郊跨蹇驴,弄晴微雨润如酥。犬依桑下鸟犍卧,鸠杂花间黄鸟呼。杨柳嫩摇风气力,稻秧新著雨工夫。农家滋味谁右得,饱饫豚蹄酒一盂。——宋代·徐端甫《春日田园杂兴》

春日田园杂兴

专利无厌世所憎,君昏臣暗谤将兴。抚筝一曲开谗谀,臣泣君渐各自懲。——宋代·徐钧《桓伊》

桓伊

电扫风驱寇已平,雄心又向幕南庭。君王自守苞桑戒,不侈边功纪汗青。——宋代·徐钧《臧宫》

臧宫

宋代:徐钧

电扫风驱寇已平,雄心又向幕南庭。君王自守苞桑戒,不侈边功纪汗青。1

读东门行

元代:许衡

(1209—1281)怀孟河内人,字仲平,号鲁斋。性嗜学。从姚枢得宋二程及朱熹著作,居苏门,与枢及窦默相讲习,以行道为己任。宪宗四年,忽必烈召为京兆提学,及即位,授国子祭酒。至元二年,命议事中书省,乃上疏言事。谓“北方之有中夏者,必行汉法乃能长久”,并指出欲使“累朝勋旧改从亡国之俗”,阻力必大。多奏陈,然其言多秘,世罕得闻。又定朝仪、官制。拜中书左丞,劾阿合马专权罔上,蠹政害民。改授集贤大学士兼国子祭酒,选蒙古子弟教之。又领太史院事,与郭守敬修《授时历》成。以疾归。卒谥文正。有《读易私言》、《鲁斋遗书》。

许衡

昔年同事文皇帝,出入千门万户中。汉阁图书观每遍,周家祀典学皆通。鼎湖忽送飞龙去,石鼓空歌我马同。今日函香南镇去,还寻禹穴酹西风。——元代·揭傒斯《送林彦广南镇行香》

送林彦广南镇行香

扁舟夜宿鱼龙窟,久客长怀虎豹关。岁暮思家成白发,天涯持酒得青山。张骞浪喜蒲萄入,马援终嫌薏苡还。天子只今多遣使,将军何日遂平蛮。——元代·傅若金《崇仁峡》

崇仁峡

生意满腔秧出谷,飞花有絮柳飘绵。——元代·傅宣山《春日田园杂兴》

春日田园杂兴

元代:傅宣山

生意满腔秧出谷,飞花有絮柳飘绵。

1

七夕遇雨访石堂先生 其五

元代:熊鉌

(1253—1312)建宁建阳人,字去非。初名铄,字位辛。号勿轩,一号退斋。度宗咸淳十年进士。授汀州司户参军。入元不仕。幼志于濂、洛之学,从朱熹门人辅广游,后归武夷山,筑鳌峰书堂,子弟甚众。有《三礼考异》、《春秋论考》、《勿轩集》等。

熊鉌

黄帕开封出奏篇,银袍二百玉阶前。威颜咫尺瞻中扆,名姓传呼下九天。宫笔旋题黄甲字,禁门已簇杏花鞯。孤臣拜赐交悲喜,相望先分五十年。——宋代·蔡确《崇政殿放榜》

崇政殿放榜

书到山中手自披,炎凉不改似君稀。术穷五技缘何事,巢稳一枝聊可依。扫迹径须休去好,冥心深觉向来非。缓赓清唱缄题罢,却对松窗静掩扉。——宋代·綦崇礼《酬李元叔察院见寄》

酬李元叔察院见寄

渐老寻花学后生,琼玫折得我怀盈。纤枝瘦叶还相称,道骨仙风得许清。懒共山矾对春色,搀先篱菊荐秋英。由来玉树阶庭秀,不减风流谢氏兄。——宋代·蔡戡《再成二诗录呈诸公
其一》

再成二诗录呈诸公 其一

宋代:蔡戡

渐老寻花学后生,琼玫折得我怀盈。纤枝瘦叶还相称,道骨仙风得许清。

懒共山矾对春色,搀先篱菊荐秋英。由来玉树阶庭秀,不减风流谢氏兄。

1

admin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