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说淮东形势地,三城万瓦夹江滨。小山赋后谁招隐,漂母祠前早闭门。日月苦消行路客,篮舆长忆执经人。深秋木叶知多少,扫径相迟薜荔村。——明代·魏禧《淮阴寄门人赖韦兼酬诸生》

兰芷不芳已千载,九疑云雨悲真宰。黄公崛起读《离骚》,把臂灵均出桑海。烈皇被发上钧天,辛苦宵衣十七年。几辈榜花书淡墨,何人大树画凌烟。黄巾白棓纷流涕,苦李枝高压门第。钜镇告身归命侯,孱王闰位奈何帝。银鱼金碗委山丘,汗漫安能更九州。阆风殿下万言策,白玉楼中五月秋。飘零且看扬州月,燕子春镫梦瑶阙。法曲犹弹得宝歌,新诗久痛《无家别》。神仙才子半荒唐,万事苍天付渺茫。牛马随人充下走,芙蓉无地礼东皇。青蝇作客供凭吊,黄鹤相逢莫嘲笑。偶传六义向秋波,可有一戈挥夕照。南国是时总可哀,群公声价凤凰台。谯周家世修降表,庾信关山逞赋才。白下登高独回首,斑斑竹子湘江口。三户销沈博浪椎,一痴烂醉兰陵酒。萧疏华发忽心惊,老死何颜入北京。愿从陈继称同调,不逐归庄浪得名。墓铭手写归何处,解脱应骑箕尾去。北渚风凄吊屈辰,西堂梦冷伤嵇句。平生嫚骂眼谁青,刍狗幽斋一客星。且署头衔前进士,忍抛脚色小朝廷。素冠永谢流离子,七十二湖清若此。宋玉重来赋《大招》,彭咸相见应狂喜。崛健人间略似人,百年养士有孤臣。骚魂呜咽指薇蕨,话罢庚寅话甲申。——清代·谢章铤《题黄九烟集后》

淮阴寄门人赖韦兼酬诸生

明代:魏禧

魏禧(1624年3月2日~1680年11月17日)明末清初散文家,与汪琬、侯方域并称清初散文三大家,与兄际瑞、弟礼合称宁都三魏,三魏兄弟与彭士望、林时益、李腾蛟、岳维屏、彭任等合称易堂九子。字冰叔,一字叔子,号裕斋。江西宁都人,明末诸生,明亡隐居翠微峰勺庭,人称勺庭先生。后出游江南,以文会友,传播其明道理、识时务、重廉耻、畏名义的学说,结纳贤豪,以图恢复。他的文章多颂扬民族气节人事,表现出浓烈的民族意识。还善于评论古人的业迹,对古人的是非曲直、成败得失都有一定的见解,著有《魏叔子文集》。

魏禧

君恩自古如流水。梨园又选良家子。都作六宫愁。传言放杜秋。倾城争一顾。那用论缣素。几个定横陈。丹青不误人。——清代·严绳孙《菩萨蛮
其二 托兴》

菩萨蛮 其二 托兴

朝衣初脱拜君恩,归去田园喜尚存。七泽云深秋放艇,九嵏花发夜开尊。毋劳清梦惊鱼钥,剩有闲身到鹿门。只恐熙时问遗老,不容瓢笠住江村。——清代·严我斯《送絜庵家少司农致政归里》

送絜庵家少司农致政归里

且兰炒手,开残明画派,瑶草龙友。胜国光丰,屈指书家,要数柴翁眲叟。漫嗟老辈风流歇,公等是后来之秀。压高斋锦绣䐺褫,汉碣秦碑同寿。寒具慎防误解,尽薰檀碾麝,宝玩珍守。贵许通神,化定通灵,高价忍教轻售。一船贯月同颠米,纵万户千钟何有。笑竹垞依样标名,只把纤词饤饾。——清代·聂树楷《疏影
赠蕃锦山庄主人》

疏影 赠蕃锦山庄主人

清代:聂树楷

且兰炒手,开残明画派,瑶草龙友。胜国光丰,屈指书家,要数柴翁眲叟。

漫嗟老辈风流歇,公等是后来之秀。压高斋锦绣䐺褫,汉碣秦碑同寿。

寒具慎防误解,尽薰檀碾麝,宝玩珍守。贵许通神,化定通灵,高价忍教轻售。

一船贯月同颠米,纵万户千钟何有。笑竹垞依样标名,只把纤词饤饾。

1

题黄九烟集后

清代:谢章铤

福建长乐人,字枚如。道光间已有诗名。光绪三年进士。官内阁中书。为致用书院山长。好游山水,游必有诗。亦工词。有《赌棋山庄集》、《酒边词》、《赌棋山庄词话》等。

谢章铤

逸气沈酣映日曛,冥冥横洒五花云。秋潭倒卧龙蛇影,晴碛新增蝌蚪文。一画直同天地老,六书何待古今分。祇应上界留真本,不许传流鸟雀群。——清代·韩氏《雁字三十首次韵
其十二》

雁字三十首次韵 其十二

且兰炒手,开残明画派,瑶草龙友。胜国光丰,屈指书家,要数柴翁眲叟。漫嗟老辈风流歇,公等是后来之秀。压高斋锦绣䐺褫,汉碣秦碑同寿。寒具慎防误解,尽薰檀碾麝,宝玩珍守。贵许通神,化定通灵,高价忍教轻售。一船贯月同颠米,纵万户千钟何有。笑竹垞依样标名,只把纤词饤饾。——清代·聂树楷《疏影
赠蕃锦山庄主人》

疏影 赠蕃锦山庄主人

从来乐道不忧贫,天问终难测盖浑。昨夜微霜催客子,明年春草忆王孙。飘萍聚散真无定,蟠木轮囷自有根。梦里东华风景异,铜驼应感止车门。——清代·瞿鸿禨《樊山有诗留别同社索和与乙庵同次原韵
其一》

樊山有诗留别同社索和与乙庵同次原韵 其一

清代:瞿鸿禨

从来乐道不忧贫,天问终难测盖浑。昨夜微霜催客子,明年春草忆王孙。

飘萍聚散真无定,蟠木轮囷自有根。梦里东华风景异,铜驼应感止车门。

1

admin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