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奋春声动九区,群龙变化上云衢。奎躔午夜文星聚,日驭中天瑞彩扶。经济未能攀董策,姓名深愧滥齐竽。平生一片丹心在,拟献君王赞庙谟。——明代·黄仲昭《丙戌登第有作》

违心徇禄非吾情,春田夜雨思归耕。经纶谁能赞化育,出处我岂关重轻。王侯只如槐蚁梦,诗酒聊寻花鸟盟。勋烈无阶上钟鼎,且免青史遗臭名。——明代·黄仲昭《致仕归言怀效吴体四首
其四》

炎风初入候,杨柳暗阶墀。莺声渐以稀,时闻鸠鸟啼。援琴坐小轩,悠然一抚之。南薰溢弦柱,宛在重华时。——明代·霍与瑕《琴轩
其二》

丙戌登第有作

明代:黄仲昭

(1435—1508)明福建莆田人,名潜,号退岩居士,以字行。成化二年进士。授编修。以直谏被杖,谪湘潭知县,又改南京大理评事。后以亲不逮养,遂不出。弘治初起江西提学佥事。久之乞归,日事著述,学者称未轩先生。有《未轩集》、《八闽通志》等。

黄仲昭

林外应疑无路入,道傍惟见有僧迎。行行渐觉招提近,隔崦时闻吠犬声。——明代·黄仲昭《同昭武刘太守王贰守万通守游西峰寺三首
其二》

同昭武刘太守王贰守万通守游西峰寺三首 其二

登登已度几嶙嶒,鸟道萦回尚未平。宪节双穿青霭去,轺车多傍白云行。山如盔甲偶然事,民习干戈遂得名。司牧倘能兴道化,贪泉宁浼隐之清。——明代·黄仲昭《自信丰往龙南过竹高岭作》

自信丰往龙南过竹高岭作

孤鹤唳苍松,哀猿啸寒月。游子久未归,对景乡心切。——明代·黄仲昭《梨岭道中十八首
其七》

梨岭道中十八首 其七

明代:黄仲昭

孤鹤唳苍松,哀猿啸寒月。游子久未归,对景乡心切。

1

致仕归言怀效吴体四首 其四

明代:黄仲昭

(1435—1508)明福建莆田人,名潜,号退岩居士,以字行。成化二年进士。授编修。以直谏被杖,谪湘潭知县,又改南京大理评事。后以亲不逮养,遂不出。弘治初起江西提学佥事。久之乞归,日事著述,学者称未轩先生。有《未轩集》、《八闽通志》等。

黄仲昭

自从五月入江城,犹滞故园三日程。万里驱驰还是客,百年行止总浮生。夜来每系松楸梦,春到宁忘杨柳情。安得干戈不阻绝,归人搔首乐升平。——明代·黄廷用《榕城春日》

榕城春日

骑马长安市,春游十二年。广都开火树,复游照金莲。七校香车度,千门珠履连。故乡同此夜,万里各风烟。——明代·黄廷用《东村兄观灯赏莲酌月种麦四时吟惠教漫兴次答
其一》

东村兄观灯赏莲酌月种麦四时吟惠教漫兴次答 其一

登登已度几嶙嶒,鸟道萦回尚未平。宪节双穿青霭去,轺车多傍白云行。山如盔甲偶然事,民习干戈遂得名。司牧倘能兴道化,贪泉宁浼隐之清。——明代·黄仲昭《自信丰往龙南过竹高岭作》

自信丰往龙南过竹高岭作

明代:黄仲昭

登登已度几嶙嶒,鸟道萦回尚未平。宪节双穿青霭去,轺车多傍白云行。

山如盔甲偶然事,民习干戈遂得名。司牧倘能兴道化,贪泉宁浼隐之清。

1

琴轩 其二

明代:霍与瑕

广东南海人,字勉衷。霍韬子。嘉靖三十八年进士。授慈溪知县。以严嵩党羽鄢懋卿巡盐行部,不为礼,被劾罢。后起知鄞县,官终广西佥事。

霍与瑕

春风衫子试香罗,有客㩦壶别院过。尘世得閒能几日,溪南休把醉人呵。——明代·缪琏《同宁德林柏山秀才家兄云塘舍弟竹溪游罗汉寺分韵得罗字》

同宁德林柏山秀才家兄云塘舍弟竹溪游罗汉寺分韵得罗字

东皇布春令,雷雨遍九州。须臾朗日出,渥泽一时收。造物固如此,至人每同流。舍则为龙蟠,用则为麟游。行乐且行乐,商霖待有秋。——明代·霍与瑕《赠大司马文峰陈老先生东归
其三》

赠大司马文峰陈老先生东归 其三

几日追趋文桂桡,龙江江上避烦嚣。忽然惠我龙江曲,露华风韵一何高。寒梅岭外飘丹蕊,细柳营中夺锦袍。雄似彩虹横碧落,壮如孤鹤唳清皋。一声铁篴穹崖裂,乱舞青萍山鬼号。狂夫胆气素不俗,不觉承之敛且肃。一翻击楫歌一曲,三回倚槛连三复。粤山环峙几般青,楚江遥下无穷绿。肯信删馀别有诗,人情物态各欢悲。樵歌牧唱皆真性,光风皓月古如斯。易象无边山更山,国风盈耳乌啼间。亥子之中无妙处,剥极阳回是大还。年去年来祇如此,看来造物亦劳耳。为而不宰乃神工,太上无为自兹始。纷纷浅薄多忖料,此事堪成一大笑。孤舟两夜傍清溪,徽声幸领参同调。冬仲初惊塞雁过,月轮推出东山阿。白云吹尽碧空净,黄叶萧萧脱绿柯。气候清和秋始半,物华佳丽风回波。好景良时无限趣,有酒不斟岁将暮。隔船呼取青蔬素,莫遣醒客怯衣露。疏星远落寒山戍,看看银河斜欲度。画角声中转五更,天明又是梧州路。——明代·霍与瑕《龙江野酌和秋字胡内翰见示之作》

龙江野酌和秋字胡内翰见示之作

明代:霍与瑕

几日追趋文桂桡,龙江江上避烦嚣。忽然惠我龙江曲,露华风韵一何高。

寒梅岭外飘丹蕊,细柳营中夺锦袍。雄似彩虹横碧落,壮如孤鹤唳清皋。

一声铁篴穹崖裂,乱舞青萍山鬼号。狂夫胆气素不俗,不觉承之敛且肃。

一翻击楫歌一曲,三回倚槛连三复。粤山环峙几般青,楚江遥下无穷绿。

肯信删馀别有诗,人情物态各欢悲。樵歌牧唱皆真性,光风皓月古如斯。

易象无边山更山,国风盈耳乌啼间。亥子之中无妙处,剥极阳回是大还。

年去年来祇如此,看来造物亦劳耳。为而不宰乃神工,太上无为自兹始。

纷纷浅薄多忖料,此事堪成一大笑。孤舟两夜傍清溪,徽声幸领参同调。

冬仲初惊塞雁过,月轮推出东山阿。白云吹尽碧空净,黄叶萧萧脱绿柯。

气候清和秋始半,物华佳丽风回波。好景良时无限趣,有酒不斟岁将暮。

隔船呼取青蔬素,莫遣醒客怯衣露。疏星远落寒山戍,看看银河斜欲度。

画角声中转五更,天明又是梧州路。

1

admin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