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与缪与。不女聊。——先秦·佚名《荀卿引古言》

隰桑有阿,其叶有难。既见君子,其乐怎样。隰桑有阿,其叶有沃。既见君子,云何不乐。隰桑有阿,其叶有幽。既见君子,德音孔胶。心乎爱矣,遐不谓矣?中央藏之,何日忘之!——先秦·无名氏《隰桑》

狼跋其胡,载疐其尾。公孙硕肤,赤舄几几。狼疐其尾,载跋其胡。公孙硕肤,德音不瑕?——先秦·无名《狼跋》

荀卿引古言

先秦:佚名

丝衣其紑,载弁俅俅。自堂徂基,自羊徂牛,鼐鼎及鼒,兕觥其觩。旨酒思柔。不吴不敖,胡考之休。——先秦·无名《周颂·丝衣》

周颂·丝衣

哪个人谓河广?一苇杭之。何人谓宋远?跂予望之。什么人谓河广?曾不容刀。什么人谓宋远?曾不崇朝。——先秦·无名氏《国风·卫风·河广》

国风·卫风·河广

皇矣上帝,临下有赫。监观四方,求民之莫。维此二国,其政不获。维彼四国,爰究爰度。上帝耆之,憎其式廓。乃眷西顾,此维与宅。作之屏之,其菑其翳。修之平之,其灌其栵。启之辟之,其柽其椐。攘之剔之,其檿其柘。帝迁明德,串夷载路。天立厥配,受命既固。帝省其山,柞棫斯拔,松柏斯兑。帝作邦作对,自公公王季。维此王季,因心则友。则友其兄,则笃其庆,载锡之光。受禄无丧,奄有四方。维此王季,帝度其心。峨曲其德音,其德克明。克明克类,克长克君。王此大邦,克顺克比。比于文王,其德靡悔。既受帝祉,施于外孙子。帝谓文王:无然畔援,无然歆羡,诞首先登场于岸。密人不恭,敢距大邦,侵阮徂共。王赫斯怒,爰整其旅,以按徂旅。以笃于周祜,以对于满世界。依其在京,侵自阮疆。陟笔者高冈,无矢小编陵。笔者陵作者阿,无饮我泉,我泉小编池。度其鲜原,居岐之阳,在渭之将。万邦之方,下民之王。帝谓文王:予怀明德,十分小声以色,十分短夏以革。无声无息,顺帝之则。帝谓文王:訽尔仇方,同尔弟兄。以尔钩援,与尔临冲,以伐崇墉。临冲闲闲,崇墉言言。执讯连连,攸馘安安。是类是禡,是致是附,四方以无侮。临冲茀茀,崇墉仡仡。是伐是肆,是绝是忽。四方以无拂。——先秦·无名氏《皇矣》

皇矣

先秦:佚名

皇矣上帝,临下有赫。监观四方,求民之莫。维此二国,其政不获。维彼四国,爰究爰度。上帝耆之,憎其式廓。乃眷西顾,此维与宅。

作之屏之,其菑其翳。修之平之,其灌其栵。启之辟之,其柽其椐。攘之剔之,其檿其柘。帝迁明德,串夷载路。天立厥配,受命既固。

帝省其山,柞棫斯拔,松柏斯兑。帝作邦作对,自伯伯王季。维此王季,因心则友。则友其兄,则笃其庆,载锡之光。受禄无丧,奄有四方。

维此王季,帝度其心。花熊其德音,其Dirk明。克明克类,克长克君。王此大邦,克顺克比。比于文王,其德靡悔。既受帝祉,施于外甥。

帝谓文王:无然畔援,无然歆羡,诞首先登场于岸。密人不恭,敢距大邦,侵阮徂共。王赫斯怒,爰整其旅,以按徂旅。以笃于周祜,以对于全世界。

依其在京,侵自阮疆。陟小编高冈,无矢笔者陵。作者陵笔者阿,无饮笔者泉,作者泉笔者池。度其鲜原,居岐之阳,在渭之将。万邦之方,下民之王。

帝谓文王:予怀明德,一点都不大声以色,十分短夏以革。无声无息,顺帝之则。帝谓文王:訽尔仇方,同尔弟兄。以尔钩援,与尔临冲,以伐崇墉。

临冲闲闲,崇墉言言。执讯连连,攸馘安安。是类是禡,是致是附,四方以无侮。临冲茀茀,崇墉仡仡。是伐是肆,是绝是忽。四方以无拂。

22诗经,咏史怀古,赞颂

隰桑

www.js333.com,先秦:佚名

子之汤兮,宛丘之上兮。洵有情兮,而无望兮。坎其击鼓,宛丘之下。无冬无夏,值其鹭羽。坎其击缶,宛丘之道。无间冬夏,值其鹭翿。——先秦·无名氏《宛丘》

宛丘

芃芃棫朴,薪之槱之。济济辟王,左右趣之。济济辟王,左右奉璋。奉璋峨峨,髦士攸宜。淠彼泾舟,烝徒楫之。周王于迈,六师及之。倬彼云汉,为章于天。周王寿考,遐不作人?追琢其章,金玉其相。勉勉小编王,纲纪四方。——先秦·无名《棫朴》

棫朴

皇矣上帝,临下有赫。监观四方,求民之莫。维此二国,其政不获。维彼四国,爰究爰度。上帝耆之,憎其式廓。乃眷西顾,此维与宅。作之屏之,其菑其翳。修之平之,其灌其栵。启之辟之,其柽其椐。攘之剔之,其檿其柘。帝迁明德,串夷载路。天立厥配,受命既固。帝省其山,柞棫斯拔,松柏斯兑。帝作邦作对,自小叔王季。维此王季,因心则友。则友其兄,则笃其庆,载锡之光。受禄无丧,奄有四方。维此王季,帝度其心。大猫熊其德音,其德克明。克明克类,克长克君。王此大邦,克顺克比。比于文王,其德靡悔。既受帝祉,施于外甥。帝谓文王:无然畔援,无然歆羡,诞首先登场于岸。密人不恭,敢距大邦,侵阮徂共。王赫斯怒,爰整其旅,以按徂旅。以笃于周祜,以对于全世界。依其在京,侵自阮疆。陟作者高冈,无矢笔者陵。笔者陵小编阿,无饮作者泉,笔者泉作者池。度其鲜原,居岐之阳,在渭之将。万邦之方,下民之王。帝谓文王:予怀明德,相当的小声以色,十分长夏以革。不知不觉,顺帝之则。帝谓文王:訽尔仇方,同尔弟兄。以尔钩援,与尔临冲,以伐崇墉。临冲闲闲,崇墉言言。执讯连连,攸馘安安。是类是禡,是致是附,四方以无侮。临冲茀茀,崇墉仡仡。是伐是肆,是绝是忽。四方以无拂。——先秦·无名《皇矣》

皇矣

奥门金沙网址,先秦:佚名

皇矣上帝,临下有赫。监观四方,求民之莫。维此两个国家,其政不获。维彼四国,爰究爰度。上帝耆之,憎其式廓。乃眷西顾,此维与宅。

金沙js333娱乐场,作之屏之,其菑其翳。修之平之,其灌其栵。启之辟之,其柽其椐。攘之剔之,其檿其柘。帝迁明德,串夷载路。天立厥配,受命既固。

帝省其山,柞棫斯拔,松柏斯兑。帝作邦作对,自三叔王季。维此王季,因心则友。则友其兄,则笃其庆,载锡之光。受禄无丧,奄有四方。

维此王季,帝度其心。竹熊其德音,其德克明。克明克类,克长克君。王此大邦,克顺克比。比于文王,其德靡悔。既受帝祉,施于外孙子。

帝谓文王:无然畔援,无然歆羡,诞先登于岸。密人不恭,敢距大邦,侵阮徂共。王赫斯怒,爰整其旅,以按徂旅。以笃于周祜,以对于环球。

依其在京,侵自阮疆。陟小编高冈,无矢作者陵。笔者陵作者阿,无饮笔者泉,笔者泉我池。度其鲜原,居岐之阳,在渭之将。万邦之方,下民之王。

帝谓文王:予怀明德,非常的小声以色,十分短夏以革。不知不觉,顺帝之则。帝谓文王:訽尔仇方,同尔弟兄。以尔钩援,与尔临冲,以伐崇墉。

临冲闲闲,崇墉言言。执讯连连,攸馘安安。是类是禡,是致是附,四方以无侮。临冲茀茀,崇墉仡仡。是伐是肆,是绝是忽。四方以无拂。

22诗经,咏史怀古,赞颂

狼跋

先秦:佚名

访予落止,率时昭考。於乎悠哉,朕未有艾。将予就之,继犹判涣。维予小子,未堪家多难。绍庭上下,陟降厥家。休矣皇考,以保明其身。——先秦·无名《周颂·访落》

周颂·访落

皇矣上帝,临下有赫。监观四方,求民之莫。维此二国,其政不获。维彼四国,爰究爰度。上帝耆之,憎其式廓。乃眷西顾,此维与宅。作之屏之,其菑其翳。修之平之,其灌其栵。启之辟之,其柽其椐。攘之剔之,其檿其柘。帝迁明德,串夷载路。天立厥配,受命既固。帝省其山,柞棫斯拔,松柏斯兑。帝作邦作对,自四叔王季。维此王季,因心则友。则友其兄,则笃其庆,载锡之光。受禄无丧,奄有四方。维此王季,帝度其心。黑白猫其德音,其德克明。克明克类,克长克君。王此大邦,克顺克比。比于文王,其德靡悔。既受帝祉,施于孙子。帝谓文王:无然畔援,无然歆羡,诞首先登场于岸。密人不恭,敢距大邦,侵阮徂共。王赫斯怒,爰整其旅,以按徂旅。以笃于周祜,以对于整个世界。依其在京,侵自阮疆。陟小编高冈,无矢作者陵。作者陵我阿,无饮小编泉,笔者泉我池。度其鲜原,居岐之阳,在渭之将。万邦之方,下民之王。帝谓文王:予怀明德,非常小声以色,相当短夏以革。不知不觉,顺帝之则。帝谓文王:訽尔仇方,同尔弟兄。以尔钩援,与尔临冲,以伐崇墉。临冲闲闲,崇墉言言。执讯连连,攸馘安安。是类是禡,是致是附,四方以无侮。临冲茀茀,崇墉仡仡。是伐是肆,是绝是忽。四方以无拂。——先秦·无名氏《皇矣》

皇矣

哪个人谓河广?一苇杭之。哪个人谓宋远?跂予望之。谁谓河广?曾不容刀。什么人谓宋远?曾不崇朝。——先秦·无名氏《国风·卫风·河广》

国风·卫风·河广

先秦:佚名

何人谓河广?一苇杭之。何人谓宋远?跂予望之。什么人谓河广?曾不容刀。哪个人谓宋远?曾不崇朝。310古诗三百首,诗经,思乡,亚马逊河

admin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