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行罗列尽鸳鸯,面药还存旧赐香。已幸根株移北里,不须声影傍东墙。山川谢傅携长袖,丝竹张公满后堂。千骑上头何足羡,亲曾曳履入文昌。——金朝·朱隗《次牧《翁10月7日迎河东君于云间喜而有述》诗
其2》

吴江不识几何深,画舫螭头泊柳阴。杂佩互投珠是意,名香对爇字为心。师经素女盈奇态,仙号青琴足赏音。方信蓬壶人世有,何烦餐玉饵黄金。——西魏·朱隗《次牧《翁一月二1十五日迎河东君于云间喜而有述》诗
其肆》

指顾云间去路悠,迢迢浅水漾轻愁。追随飘影承纤手,绾结柔条可并头。何似先生能射雉,不须提辖去鞭牛。妆成披扇还相笑,旧恨新欢共一舟。——曹魏·周葵《次牧《翁6月二十日迎河东君于云间喜而有述》诗
其一》

次牧《翁五月二1120日迎河东君于云间喜而有述》诗 其2

明代:朱隗

字云子,长洲人。有咫闻斋槁。

朱隗

郑城形胜古莫比,曲江名从枚乘起。20日秋潮两度来,满城人住江声里。吾家恰在吴山旁,楼高遥见江云黄。夜永镫昏群籁寂,耳边忽觉来广大。初如春雷乍起蛰,殷殷填填声未集。旋疑铁骑金戈奔,荡摇地轴翻云根。冯夷击鼓浩呼汹,想见一气浮乾坤。近闻海上烽烟逼,楼船风闪旌旗色。武器器材虽修盗未平,出没波涛颇难测。安得铁汉缚长鲸,灌燧销锋静不惊。老夫作罢河清颂,高枕江村听此声。——南陈·朱彭《秋夜闻潮》

秋夜闻潮

嶕峣。单椒。诛茅。托而逃。何人招。千年故丘还其巢。白头心事飘萧。歌且谣。把臂旧渔樵。说个中几个人本身曹。令威去后,无梦归辽。幼安涕泪,消与白衣皂帽。山有木而风号。海有涯而波滔。思君无暮朝。心同媒何劳。斗柄带招摇。望京楼望天泬寥。——北魏·朱祖谋《欧文忠操
劳玉初避地劳山,赋此寄怀》

欧文忠操 劳玉初避地劳山,赋此寄怀

花漏急。回步地衣红窄。舞袖郎当随促拍。主人翻是客。明天云屏芳席。明日残鹃荒驿。塌地阴云浓似墨。梦里何处立。——吴国·朱祖谋《谒金门
其二》

谒金门 其二

清代:朱祖谋

花漏急。回步地衣红窄。舞袖郎当随促拍。主人翻是客。

前些天云屏芳席。明日残鹃荒驿。塌地阴云浓似墨。梦里何处立。

1

次牧《翁3月二十一日迎河东君于云间喜而有述》诗 其四

明代:朱隗

字云子,长洲人。有咫闻斋槁。

朱隗

残衫剩帻,悄不成游计。满马东风背城起。念沧江一卧,白发重来,浑未信、禾黍离离如此。玉楼天半影,非雾非烟,消尽西山旧眉翠。何必更繁霜,3两栖鸦,衰柳外、斜阳馀几。还肯为、愁人住些时,只呜咽昆池,石鳞荒水。——东魏·朱祖谋《洞仙歌
过玉泉山》

洞仙歌 过玉泉山

独鸟冲波去意閒。坏霞如赭水如笺。为什么人不胜枚举写江天。并舫风弦弹月上,当窗山髻挽云还。独经行处未荒寒。——古代·朱祖谋《浣溪沙
其一》

浣溪沙 其一

清秋满目临淄水,五分之3是,牛山泪。此地平素多古意:王侯无数,残碑破冢,禾黍东风里。青州从事须沈醉,稷下雄谈且休矣!回首吴关2千里。明显记得,先生弹铗,也说回去是。——南陈·朱彝尊《青玉案
临淄道上》

青玉案 临淄道上

清代:朱彝尊

清秋满目临淄水,6分之三是,牛山泪。此地平昔多古意:王侯无数,残碑破冢,禾黍东风里。

青州从事须沈醉,稷下雄谈且休矣!回首吴关二千里。

令人惊讶记得,先生弹铗,也说回去是。

1

次牧《翁13月31日迎河东君于云间喜而有述》诗 其一

宋代:周葵

周葵(十九八—117四),字立义,号荆溪,晚号惟心居士。福冈宜兴人。生于宋神宗元符元年,卒于孝宗淳熙元年,年77岁。少力学。自乡校移京师两学,均突然消失其文。宣和6年,擢举人甲科,调徽州推官。高宗时,除监察和控制太尉,徙殿中侍御史。在职仅三月,言事至三10章,且历举所行不当事凡二10条。孝宗时,累拜里正,兼权知枢密院事。虞尤文、陈伯康为相,葵即求退,除资政殿大学生。起知温州,告老,加大博士致仕闲居累年,不以世故萦心。此幅画像取自西晋修《广东锡山周氏宗谱》。

周葵

旅游灵境散幽情,千里江山暂得行。所恨风光看未足,却驱金翠入龟城。——辽朝·徐氏《题天回驿》

题天回驿

铁观音翠辇届阳平,真似骖鸾到灵宝天尊。风起半厓闻虎啸,雨来当面见龙行。晚寻水涧听松韵,夜上星坛看月明。长恐前身居此境,玉皇教向锦城生。——古时候·徐氏《题彭州阳平化》

题彭州阳平化

登寻丹壑到玄都,接日红霞照座隅。即向周回岩下看,似看曾进画图无。——西汉·徐氏《玄都观》

玄都观

宋代:徐氏

登寻丹壑到玄都,接日红霞照座隅。即向周回岩下看,似看曾进画图无。二

admin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