齁齁深入海天宽,露暗霜滋一衲单。树底烟生浮卫瓘,门前雪满见袁安。驼经马老鞭无力,弹鹊珠圆拾亦难。玉版牙床吾自有,祇愁钟动日初还。——明代·释今无《卧月
其一》

南池篇寿徐仲远

明代:释今无

今无(一六三三—一六八一),字阿字。番禺人。本万氏子,年十六,参雷峰函是,得度。十七受坛经,至参明上座因缘,闻猫声,大彻宗旨。监栖贤院务,备诸苦行,得遍阅内外典。十九随函是入庐山,中途寒疾垂死,梦神人导之出世,以钝辞,神授药粒,觉乃苏,自此思如泉涌,通三教,年二十二奉师命只身走沈阳,谒师叔函可,相与唱酬,可亟称之。清圣祖康熙十二年请藏入北,过山东,闻变,驻锡萧府。十四年回海幢。今无为函是第一法嗣。著有《光宣台全集》。清陈伯陶编《胜朝粤东遗民录》卷四有传。

释今无

密云遂崇朝,飞雨洒高阁。萧瑟傍松檐,委迤带烟郭。坐来池水满,吟罢林花落。已知禾黍秋,不奈衣裳薄。——明代·释妙声《雨》

黄金台畔七年前,野僧添钵擎朝烟。雪瘦𣰦毵归绝域,相逢郑谷偏留连。郑君气格五色锦,翠云裘着斑玉笋。文体风流亚大苏,轻世重道世所无。捉麈天花虽未雨,霜飘雪荡心魂孤。长安贵客如玉丛,不谈此道空悤悤。芦沟之水有针投,千古万古开心胸。我返仙羊君亦归,去年相见更玲珑。鹤岭松风西湖月,行座摩娑无巧拙。道质化为火里莲,宝剑当空恣予夺。学术取为干国材,逸足终当一超绝。今冬结束复出关,袖中富贵气本閒。毗卢印佩黎元喜,世出世间无远迩。送君翘首隔罗浮,飞烟簇簇乘风起。——明代·释今无《寄送郑季生赴都补选》

寄送郑季生赴都补选

爱山不惜寻幽远,路绕洪崖翠色深。隔坞听猿寒历历,带云看树昼森森。饮溪两度探泉脉,寄影三时息石阴。回首海螺峰顶月,何人同照住山心。——明代·释今壁《绕丹霞山》

绕丹霞山

明代:释今壁

爱山不惜寻幽远,路绕洪崖翠色深。隔坞听猿寒历历,带云看树昼森森。

饮溪两度探泉脉,寄影三时息石阴。回首海螺峰顶月,何人同照住山心。

1

送马潜庵宪副归都门

明代:释今无

今无(一六三三—一六八一),字阿字。番禺人。本万氏子,年十六,参雷峰函是,得度。十七受坛经,至参明上座因缘,闻猫声,大彻宗旨。监栖贤院务,备诸苦行,得遍阅内外典。十九随函是入庐山,中途寒疾垂死,梦神人导之出世,以钝辞,神授药粒,觉乃苏,自此思如泉涌,通三教,年二十二奉师命只身走沈阳,谒师叔函可,相与唱酬,可亟称之。清圣祖康熙十二年请藏入北,过山东,闻变,驻锡萧府。十四年回海幢。今无为函是第一法嗣。著有《光宣台全集》。清陈伯陶编《胜朝粤东遗民录》卷四有传。

释今无

金沙js333娱乐场,匣底芙蓉泛雪波,笔花终古薄银河。丈夫身量知多少,不向麒麟阁上过。——明代·释今无《黄端四大士祝词
其七》

奥门金沙网址,黄端四大士祝词 其七

神鹍奋翼过南溟,九万乘风掠处轻。却比三山还较重,六鳌着力不能擎。——明代·释今无《寿刘焕之
其五》

寿刘焕之 其五

www.js333.com,旌旗密处见高幡,赢得归山水石繁。龙象气高红日泠,冰霜道在紫云屯。全无机事谋耕凿,剩有微言讲寂喧。客里又当明月际,思量一夜未曾完。——明代·释今无《章江》

章江

明代:释今无

旌旗密处见高幡,赢得归山水石繁。龙象气高红日泠,冰霜道在紫云屯。

全无机事谋耕凿,剩有微言讲寂喧。客里又当明月际,思量一夜未曾完。

1

卧月 其一

明代:释今无

今无(一六三三—一六八一),字阿字。番禺人。本万氏子,年十六,参雷峰函是,得度。十七受坛经,至参明上座因缘,闻猫声,大彻宗旨。监栖贤院务,备诸苦行,得遍阅内外典。十九随函是入庐山,中途寒疾垂死,梦神人导之出世,以钝辞,神授药粒,觉乃苏,自此思如泉涌,通三教,年二十二奉师命只身走沈阳,谒师叔函可,相与唱酬,可亟称之。清圣祖康熙十二年请藏入北,过山东,闻变,驻锡萧府。十四年回海幢。今无为函是第一法嗣。著有《光宣台全集》。清陈伯陶编《胜朝粤东遗民录》卷四有传。

释今无

挟得明珠烁太虚,棘津何事尚为渔。狗监徒识文园赋,天禄何人解读书。——明代·释今无《黄端四大士祝词
其四》

黄端四大士祝词 其四

千山一霎泠如冰,积润先谋滴翠屏。拥坐孤襟见轻薄,长吟天宇失高清。鱼知生气迎船跃,鸠已分巢隔树鸣。昨夜毕星离月窟,沧江应壮水流声。——明代·释今无《雨气》

雨气

我住珠海旁,浪与仙城隔。海中有遗珠,清幽变烦杂。六月游宝水,夏云当眼白。天上石麒麟,招寻兴不窄。高树有凉风,清言无俗客。捧荔擘珊瑚,停杯摈琥珀。堂前软琉璃,微波连广陌。小舟一荡漾,心胸开万尺。碧树密相欹,锦鳞高自踯。时育乐鸡豚,后凋见松柏。眇小桃花源,荒唐鹿门宅。明敏道自通,爱广德乃怿。停停五色云,化为金凤翮。我非宝上人,看君尤逸格。花龛大品经,微言期探赜。赋此南池篇,霞觞添玉液。——明代·释今无《南池篇寿徐仲远》

南池篇寿徐仲远

明代:释今无

我住珠海旁,浪与仙城隔。海中有遗珠,清幽变烦杂。

六月游宝水,夏云当眼白。天上石麒麟,招寻兴不窄。

高树有凉风,清言无俗客。捧荔擘珊瑚,停杯摈琥珀。

堂前软琉璃,微波连广陌。小舟一荡漾,心胸开万尺。

碧树密相欹,锦鳞高自踯。时育乐鸡豚,后凋见松柏。

眇小桃花源,荒唐鹿门宅。明敏道自通,爱广德乃怿。

停停五色云,化为金凤翮。我非宝上人,看君尤逸格。

花龛大品经,微言期探赜。赋此南池篇,霞觞添玉液。

1

我住珠海旁,浪与仙城隔。海中有遗珠,清幽变烦杂。六月游宝水,夏云当眼白。天上石麒麟,招寻兴不窄。高树有凉风,清言无俗客。捧荔擘珊瑚,停杯摈琥珀。堂前软琉璃,微波连广陌。小舟一荡漾,心胸开万尺。碧树密相欹,锦鳞高自踯。时育乐鸡豚,后凋见松柏。眇小桃花源,荒唐鹿门宅。明敏道自通,爱广德乃怿。停停五色云,化为金凤翮。我非宝上人,看君尤逸格。花龛大品经,微言期探赜。赋此南池篇,霞觞添玉液。——明代·释今无《南池篇寿徐仲远》

百折不挠剩此身,更将斯道委何人。尚无一鹤归秋水,只有孤忠绕紫宸。佛火几分冬煦色,海滨方识圣朝仁。东山莫说惟高枕,试看攀辕泪满巾。——明代·释今无《送马潜庵宪副归都门》

admin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