勺庭示诸生 其一

明代:魏禧

魏禧(16二四年7月25日~1680年一月一二十2七日)明末清初诗人,与汪琬、侯方域并称清初随笔3豪门,与兄际瑞、弟礼合称宁都3魏,三魏兄弟与彭士望、林时益、李腾蛟、岳维屏、彭任等合称易堂九子。字冰叔,一字叔子,号裕斋。江赣州都人,明末诸生,明亡隐居丹霞山勺庭,人称勺庭先生。后旅游江南,以文仲友,传播其明道(英文名:míng dào)理、识时务、重廉耻、畏名义的学说,结纳贤豪,以图苏醒。他的小说多称誉民族气节人事,表现出深入的民族意识。还善于商议古代人的业迹,对古时候的人的是是非非、成败得失都有一定的视角,著有《魏叔子文集》。

魏禧

南山之南山岧峣,满山冰雪拿钱砸林森。作者从山口入山去,直欲献身绝顶扪青霄。所在皓以洁,入目清无嚣。危峰互高下,怪石争硗礅。10里伍里时有疏林相映衬,还听冰融春涧潺湲一水鸣轻涛。轻涛殊不恶,游禽亦共乐。几阵乌鸦绕树飞,忽闻雌雉山梁作。引领望山梁,高处生寒光。崩崖欲断不得断,冻云如卧还如僵。云接山峰峰大雪,混然一气含苍茫。山灵招自己顾我笑,清劲风拂拂恍惚相引来天阊。乱山束车路,山鸟导先步。步步入崔嵬,一步一次忆。回看已失岭下村,举头复见青松树。松树争茏苁,树树涵烟容。嗟小编月余不比见,对之能勿畅快胸。心胸开,坐莓苔,松风入耳声悠哉。风声松声相喧您,一鞭遥指顶上来。顶上真窅窱,尊贵立孤庙。群山相与环,旭日临空照。观者于兹叹美妙,愧我尘踪今亦到。此山穹窿自古今,小编来俯仰还凭吊。庙中却立循阶墀,庙外踯跼观唐碑。碑文漫漶字残蚀,碑石斑驳光6离。匆匆拂拭不可能尽其词,词中可能惟纪侯姜师。侯姜师绩不足尚,贞观职业犹于千载想见之。驱车下山去,短桥复几度。山雪溪米色有痕,岭松涧松碧无数。君不见盘旋盘曲如游龙,当空一落奇势飞动多横纵。又不见虬髯巍巍直立致天矫,独以瘦硬铁骨支撑寒漠奋鳞爪。或且谡谡如鸣籁,或复亭亭如张盖。参差历落不知几经春,坐阅往来过客同沤尘。孤干贞心总不改,苍颜翟黛终有神。松兮松兮孰与写其真,竟与天范县光相嘘相噙浩渺通无垠。去路何回沿,四面凌巑岏。凿石以开道,深秋犹余寒。萦纡山势曲而曲,毗连磴道盘复盘。围以石墙垣,缭以木栏干。缘溪绝窈窕,何处闻哗喧。悠然雪径开三3,郁然松荫青毵毵。云迷北山北,路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山南。人影乱移树影静,后车还接前车谈。前后车遥长亘里,声息相闻仅如咫。才看古干横马前,倏仰乔柯出云底。忆昔官南滇,曾上三山。狼牙山头老松几万本,松花松叶落地如铺毡。清阴下,跨骢马;款段徐行神洒脱,飘飘一若登仙者。明天坐松间,又似重游也。乃知世间清闲真境不易得,得之往往在于寂寞荒凉之穷野。日落晚风凉,人来松树塘。眼波集暮景,鼻观闻松香。山峨峨兮水汤汤,雪皑皑兮松苍苍。安得此间买田一二顷,终吾身兮以徜徉。——隋朝·颜检《由南山口至松树塘》

由南山口至松树塘

平生怀抱有意料之外,感兴平吟才子诗。海角天涯应共见,宓妃嫫女混妍媸。昔人空在今人口,巧者多为拙者资。采得百花成蜜后,镜中无复少年时。——北宋·瞿士雅《五10自寿集唐五拾首
其一》

五10自寿集唐五拾首 其1

壮不比人老更狂,穷通与自己两相忘。晚凉绿树蝉声闹,徙倚柴门看夕阳。——辽朝·严金清《秋季即事5首
其2》

白藏即事5首 其贰

清代:严金清

壮不比人老更狂,穷通与笔者两相忘。晚凉绿树蝉声闹,徙倚柴门看夕阳。

1

琴台如髻绕烟鬟,学得新声手动和自动掸。七102峰点不清,烟波纯浸洞庭山。——唐宋·魏禧《灵岩杂咏》

勺庭示诸生 其贰

明代:魏禧

魏禧(16二肆年一月22日~1680年11月壹二日)明末清初诗人,与汪琬、侯方域并称清初随笔三豪门,与兄际瑞、弟礼合称宁都三魏,三魏兄弟与彭士望、林时益、李腾蛟、岳维屏、彭任等合称易堂九子。字冰叔,一字叔子,号裕斋。江唐山都人,明末诸生,明亡隐居桑丹康桑雪山勺庭,人称勺庭先生。后旅游江南,以文仲友,传播其明道(英文名:míng dào)理、识时务、重廉耻、畏名义的理论,结纳贤豪,以图苏醒。他的稿子多称赞民族气节人事,表现出长远的民族意识。还善于批评古代人的业迹,对古时候的人的是非曲直、成败得失都有料定的见地,著有《魏叔子文集》。

www.js333.com,魏禧

江南好,一片石头城。细雨飞来矶燕小,暖风扶上纸鸢轻。依约是晴朗。——隋朝·严绳孙《望江南
其2》

望江南 其二

青琐帘前人惜别。未许牵衣,较比牵衣切。壹曲阳关初唱彻。相看本是明月球。宛转征衣鼓子花尺。心字香温,纤手流苏结。梦中彩云留不得。东风吹过金蕊节。——清代·严绳孙《蝶恋花》

蝶恋花

占得夕阳多,宝塔峨峨。弹指又是1轮过。白地光明都入画,树影婆娑。寂寂奈愁何,日月如梭。急须小酌洗香螺,生怕晨钟轻巧响,酒也蹉跎。——北齐·瞿镛《浪淘沙
晚坐城东书屋》

浪淘沙 晚坐城东书屋

金沙js333娱乐场,清代:瞿镛

奥门金沙网址,占得夕阳多,宝塔峨峨。眨眼间又是一轮过。白地光明都入画,树影婆娑。

孤寂奈愁何,光阴似箭。急须小酌洗香螺,生怕晨钟轻易响,酒也蹉跎。

1

瞽人入坎窞,援之出平康。棘刺当孔道,挥之行路傍。举手非为劳,举口能为良。大言遗珠玉,小言效秕糠。天地待弥缝,岂必圣与王。——金朝·魏禧《勺庭示诸生
其一》

灵岩杂咏

明代:魏禧

魏禧(16二4年3月12日~1680年一月30日)明末清初诗人,与汪琬、侯方域并称清初散文3豪门,与兄际瑞、弟礼合称宁都3魏,三魏兄弟与彭士望、林时益、李腾蛟、岳维屏、彭任等合称易堂九子。字冰叔,一字叔子,号裕斋。江连云港都人,明末诸生,明亡隐居天华山勺庭,人称勺庭先生。后旅游江南,以文仲友,传播其明道(英文名:míng dào)理、识时务、重廉耻、畏名义的理念,结纳贤豪,以图复苏。他的篇章多称誉民族气节人事,表现出浓烈的民族意识。还善于商酌古人的业迹,对古时候的人的黑白、成败得失都有自然的理念,著有《魏叔子文集》。

魏禧

仕宦囊金帛,商贾争锥刀。雄厚众所归,趋之非一朝。子弟夸玉馔,宾从御狐白。岂知冻死骨,藉藉满草泽。恶盈固天道,多财为害患。百余年会有尽,膏火相熬煎。钵饭熏毗邪,同食故不儩。愿此檀施开,功德难思议。——孙吴·严永华《杂兴
其柒》

杂兴 其七

薄醉垂鞭,宝坊才转疑飞坠。一年月球打头圆,望处浑如水。便有鱼巴索戈队,更某些、王侯邸第。白头犹说,天上霓裳,旧时风味。什么人耐闲行,紫骝可也如人意。归来孤馆踏歌声,远听心还碎。以前的事常娥应记。遍灯月、阑珊影里。这段日子何人问,南国惨烈,个人憔悴。——东汉·严绳孙《烛影摇红
上元》

烛影摇红 上元

玖衢尘里1举人,生在法家遇太平。什么人共交亲开口笑,喜闻儿侄读书声。劬劳常想晚春恨,游乐今逢四海清女士。同戴大恩何处报,文章抛尽爱功名。——曹魏·瞿士雅《五10自寿集唐五10首
其10七》

五10自寿集唐五拾首 其10柒

清代:瞿士雅

9衢尘里1先生,生在道家遇太平。哪个人共交亲开口笑,喜闻儿侄读书声。

劬劳常想晚春恨,游乐今逢四海清(hǎi qīng )。

同戴大恩何处报,文章抛尽爱功名。

1

严霜无强叶,松柏特青亭。周庭多杂木,深冬如春荣。琐细不相识,但知天所生。物各抱真性,岂希松柏名。——梁国·魏禧《勺庭示诸生
其2》

admin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