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斜星斗灿长天,髣髴瑶池宴列仙。汉苑鸾曾邀紫辇,罗家鹤又降青田。催觞频奏军中乐,舞綵还连海上船。碧玉花开香未散,月光如昼日如年。——明代·释今无《寄寿罗母》

高楼明月紫箫声,万顷寒涛入耳听。须信此中无住着,空教白发满头生。——明代·释今无《送方大林入苏门
其五》

亲戚天涯遍,琴书道路迟。寺边分野衲,岭上见佳儿。华萼船尤丽,秋风句自奇。独怜流水意,何处更相期。——明代·释今无《送沈存西归浙
其二》

寄寿罗母

明代:释今无

今无(一六三三—一六八一),字阿字。番禺人。本万氏子,年十六,参雷峰函是,得度。十七受坛经,至参明上座因缘,闻猫声,大彻宗旨。监栖贤院务,备诸苦行,得遍阅内外典。十九随函是入庐山,中途寒疾垂死,梦神人导之出世,以钝辞,神授药粒,觉乃苏,自此思如泉涌,通三教,年二十二奉师命只身走沈阳,谒师叔函可,相与唱酬,可亟称之。清圣祖康熙十二年请藏入北,过山东,闻变,驻锡萧府。十四年回海幢。今无为函是第一法嗣。著有《光宣台全集》。清陈伯陶编《胜朝粤东遗民录》卷四有传。

释今无

猗欤博峤立纲宗,吁谟严密如游龙。不特风雷藏舌底,还将剑戟插双瞳。二叶绳绳开五岭,凤毛龙甲光玲珑。水犀玑贝腾南海,髦士奋起夺其雄。君不见蓬莱水浅天步窄,大道与之俱困穷。四海惛怓日茅拔,荒唐猿鹤悲沙虫。覞也吾家信迈种,金针暗与先民通。激昂鹊起南海陲,弘肩斯道吹清风。昔年分座庐岳北,万朵芙蓉遮座密。颓风振起神自閒,火齐乍掷天回黑。东奔众水无还期,遂使一壶成挽力。繄吾师翁博宗子,宝镜横披标至德。法澜博洽四百峰,赤幡更向七闽立。怡山飞凤闽之冠,天龙精魄司轮奂。宝所煌煌至道存,象径肯使鼪狐乱。师翁贻厥事芟除,西奔金乌跳蟾蜍。大匠袖手藏徽缠,成风小智乃其馀。此座虚悬过一纪,师也命覞正其居。至人荷道遑恤躬,天不令卷行则舒。我闻曩哲有棱公,蒲团十丈成邻虚。今日微尘翳天壤,洞山失却我与渠。送君不作别离色,击案四顾空踌蹰。法坛宿将建旄旟,寻常老去当何如。监院纬公贤且耄,绸缪廿载诚拮据。谦光蔼蔼为君佐,盥手行当接素书。——明代·释今无《送石鉴覞弟领众住怡山》

送石鉴覞弟领众住怡山

吟猿歇后万风收,默对禅心彻夜流。即使锦堂千岁在,也应歌舞罢秦楼。——明代·释今无《罗浮飞云顶午夜听泉
其二》

罗浮飞云顶午夜听泉 其二

与君相聚无多日,话到分襟已怆怀。岂是文章诗句外,更于吾道可相谐。——明代·释今无《德先别予之乐会口占
其一》

德先别予之乐会口占 其一

明代:释今无

与君相聚无多日,话到分襟已怆怀。岂是文章诗句外,更于吾道可相谐。

1

送方大林入苏门 其五

明代:释今无

今无(一六三三—一六八一),字阿字。番禺人。本万氏子,年十六,参雷峰函是,得度。十七受坛经,至参明上座因缘,闻猫声,大彻宗旨。监栖贤院务,备诸苦行,得遍阅内外典。十九随函是入庐山,中途寒疾垂死,梦神人导之出世,以钝辞,神授药粒,觉乃苏,自此思如泉涌,通三教,年二十二奉师命只身走沈阳,谒师叔函可,相与唱酬,可亟称之。清圣祖康熙十二年请藏入北,过山东,闻变,驻锡萧府。十四年回海幢。今无为函是第一法嗣。著有《光宣台全集》。清陈伯陶编《胜朝粤东遗民录》卷四有传。

释今无

罗浮遍岭自离披,葛令丹砂炼熟时。长得筼筜千万斛,雪深应有凤凰知。——明代·释今无《题雪竹赠人
其一》

题雪竹赠人 其一

紫气翩翩入翠峦,千峰掩映出林看。鸟鸣荒径谁知曲,星聚云间应识官。石火烹茶谈古事,泉声和韵起新欢。山灵歌舞君留带,琴鹤相随上急滩。——明代·释代贤《晖吉大居士游阴那招韵》

晖吉大居士游阴那招韵

寻常石面看流瀑,散雪霏霏溅衲衣。何似夜寒千仞上,耳根无力意根微。——明代·释今无《罗浮飞云顶午夜听泉
其十》

罗浮飞云顶午夜听泉 其十

明代:释今无

寻常石面看流瀑,散雪霏霏溅衲衣。何似夜寒千仞上,耳根无力意根微。

1

送沈存西归浙 其二

明代:释今无

今无(一六三三—一六八一),字阿字。番禺人。本万氏子,年十六,参雷峰函是,得度。十七受坛经,至参明上座因缘,闻猫声,大彻宗旨。监栖贤院务,备诸苦行,得遍阅内外典。十九随函是入庐山,中途寒疾垂死,梦神人导之出世,以钝辞,神授药粒,觉乃苏,自此思如泉涌,通三教,年二十二奉师命只身走沈阳,谒师叔函可,相与唱酬,可亟称之。清圣祖康熙十二年请藏入北,过山东,闻变,驻锡萧府。十四年回海幢。今无为函是第一法嗣。著有《光宣台全集》。清陈伯陶编《胜朝粤东遗民录》卷四有传。

释今无

二十年来许国身,腰间玉剑少烟尘。一官乍罢无新业,万里秋行有故人。共我同堂参佛祖,怀君一路及冬春。圣朝颇牧今尤重,会见纶音下紫宸。——明代·释今无《送张葵轩总戎北行》

送张葵轩总戎北行

梅花庄上眼先明,若个人当绝壑行。借问昆崙高几许,昆崙高亦少人听。——明代·释今无《罗浮飞云顶午夜听泉
其四》

罗浮飞云顶午夜听泉 其四

不寻归路失人间,灵鹤文鸾任往还。一自葛洪烹药后,更无人听此声閒。——明代·释今无《罗浮飞云顶午夜听泉
其三》

罗浮飞云顶午夜听泉 其三

明代:释今无

不寻归路失人间,灵鹤文鸾任往还。一自葛洪烹药后,更无人听此声閒。

1

admin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