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海翻腾云水怒,五州震荡风雷激”,这两句诗若用来形容1524年的德国国内革命形势,那是再恰切不过了。在托马斯·闵采尔,这个德国农民的儿子,杰出的农民领袖的大力宣传、鼓动和组织下,欧洲历史上一场最大的农民战争正处在一触即发的状态之中。

公元1524~1525年 德意志境内 德国人民起义军VS德国封建统治者 闵采尔
16世纪初,德国仍旧是一个封建割据的国家,但名义上全国是统一的,被称作德意志民族神圣罗马帝国,由皇帝管辖,并且皇帝拥有最高权力。但其实皇帝不过是傀儡,基本没有权利过问地方的事务。整个德国由许多大小封建主分封割据,他们称霸一方,依仗个人的权势横行霸道。这些封建主霸占着全国绝大部分的土地,征收高额地租;随意设立关卡,征缴高额的赋税,滥造劣质货币,套取金银。他们有时候会相互混战,争夺领土和霸权,甚至公开行窃,掳掠民脂民膏,农民负担日益沉重。
德意志的农民除受皇帝及封建贵族的压榨,还遭受天主教会的剥削及压迫。在当时,天主教会占据全国土地的1/3,算得上是德意志最大的地主。在所有的封建主中约有2/10为天主教的僧侣,还有一些甚至是大主教。德意志的几乎每个庄园或城镇都设有教堂,各个地区都设有修道院、宗教法庭及异教裁判所,教会的势力更是深入全国各个角落,渗透于人民生活的方方面面。当时的天主教会利用特权,与封建政权相互勾结,搜刮德意志人民。在这种社会环境下,德意志农民暴动时有发生,而大规模的农民起义和战争便可能一触即发。
从1476到1514年之间,德国的农民和平民曾爆发了一系列的起义,以反抗天主教会封建主的统治。这些农民起义虽然都遭到镇压,但预示着革命风暴即将到来。
15世纪末,德意志阿尔萨斯的农民组成秘密同盟,取名鞋会。鞋会提出了取消债务,取消封建赋税及取消教会法庭等要求。但当密谋起义时组织内出现了叛徒,事情败露。一部分成员被逮捕,被断手或砍头,而大部分人则逃往毗邻的巴登、士瓦本、瑞士等地,继续发动起义。
1502年,鞋会成员在巴登北部又组织起义,大约7000人参加。他们发展了斗争纲领,提出了取消一切捐税、废除农奴制、没收教会财产分给人民的要求,并且不承认除皇帝外的任何君主。然而当他们计划攻打布鲁赫萨市时,一个起义者因做秘密忏悔将计划告诉了牧师,该牧师立即向政府揭发,导致起义的失败。在巴登北部起义失败后,鞋会中出现了一个名叫穷康拉德(康拉德是农民常用的名字)的秘密组织,他们的根据地在霍亨施陶芬山下的雷姆斯河谷。当地的农民纷纷参加这个组织。1514年春天,穷康拉德举行起义,包围了当地的公爵,迫使其答应召开省议会,满足农民要求。然而公爵等到援兵赶到后便将起义镇压了。这些地方性的农民起义,虽然失败,但是它们点燃了农民革命的风暴。
1524年夏,德意志士瓦本南部的农民拒绝为贵族服劳役,随即发动起义,揭开了德意志大规模农民战争的序幕。当时大约有2/3的农民参与了这场起义,组织成几支声势浩大的农民军队。他们捣毁城堡,杀死恶霸领主,攻占了许多中小城镇。
闵采尔作为起义的主要领导者,除了在士瓦本、阿尔萨斯等地做宣传、组织起义以外,还亲自领导了图林根和萨克逊地区的农民起义。
闵采尔1525年2月,闵采尔到达图林根,3月在缪尔豪森城发动了人民起义,推翻了城市贵族的统治,建立起了一个永久议会,闵采尔被推举为主席。自此缪尔豪森成为德意志中部的起义中心,起义的烽火燃烧各地。人民纷纷占领城市、庄园、城堡和修道院,没收贵族的土地及财物。
农民信赖闵采尔的领导,纷纷向他请求对斗争的指示。闵采尔向人民宣传斗争的远大目标:消灭领主,财产公有,人人平等,号召人民向前,向前,到了像打狗一样地穷追猛打恶棍的时候了……不要让你们的刀剑冷却、变钝。由于害怕闵采尔的宣传和影响,当地政府把他驱逐出境,使他被迫到处流浪。但他的革命思想已经在人们心中扎下了根,各地起义风起云涌,特别是士瓦本地区的农民起义发展最快。

公元1524~1525年 德意志境内 德国人民起义军VS德国封建统治者 闵采尔
16世纪初,德国仍旧是一个封建割据的国家,但名义上全国是统一的,被称作德意志民族神圣罗马帝国,由皇帝管辖,并且皇帝拥有最高权力。但其实皇帝不过是傀儡,基本没有权利过问地方的事务。整个德国由许多大小封建主分封割据,他们称霸一方,依仗个人的权势横行霸道。这些封建主霸占着全国绝大部分的土地,征收高额地租;随意设立关卡,征缴高额的赋税,滥造劣质货币,套取金银。他们有时候会相互混战,争夺领土和霸权,甚至公开行窃,掳掠民脂民膏,农民负担日益沉重。
德意志的农民除受皇帝及封建贵族的压榨,还遭受天主教会的剥削及压迫。在当时,天主教会占据全国土地的1/3,算得上是德意志最大的地主。在所有的封建主中约有2/10为天主教的僧侣,还有一些甚至是大主教。德意志的几乎每个庄园或城镇都设有教堂,各个地区都设有修道院、宗教法庭及异教裁判所,教会的势力更是深入全国各个角落,渗透于人民生活的方方面面。当时的天主教会利用特权,与封建政权相互勾结,搜刮德意志人民。在这种社会环境下,德意志农民暴动时有发生,而大规模的农民起义和战争便可能一触即发。
从1476到1514年之间,德国的农民和平民曾爆发了一系列的起义,以反抗天主教会封建主的统治。这些农民起义虽然都遭到镇压,但预示着革命风暴即将到来。
15世纪末,德意志阿尔萨斯的农民组成秘密同盟,取名鞋会。鞋会提出了取消债务,取消封建赋税及取消教会法庭等要求。但当密谋起义时组织内出现了叛徒,事情败露。一部分成员被逮捕,被断手或砍头,而大部分人则逃往毗邻的巴登、士瓦本、瑞士等地,继续发动起义。
1502年,鞋会成员在巴登北部又组织起义,大约7000人参加。他们发展了斗争纲领,提出了取消一切捐税、废除农奴制、没收教会财产分给人民的要求,并且不承认除皇帝外的任何君主。然而当他们计划攻打布鲁赫萨市时,一个起义者因做秘密忏悔将计划告诉了牧师,该牧师立即向政府揭发,导致起义的失败。在巴登北部起义失败后,鞋会中出现了一个名叫穷康拉德(康拉德是农民常用的名字)的秘密组织,他们的根据地在霍亨施陶芬山下的雷姆斯河谷。当地的农民纷纷参加这个组织。1514年春天,穷康拉德举行起义,包围了当地的公爵,迫使其答应召开省议会,满足农民要求。然而公爵等到援兵赶到后便将起义镇压了。这些地方性的农民起义,虽然失败,但是它们点燃了农民革命的风暴。
1524年夏,德意志士瓦本南部的农民拒绝为贵族服劳役,随即发动起义,揭开了德意志大规模农民战争的序幕。当时大约有2/3的农民参与了这场起义,组织成几支声势浩大的农民军队。他们捣毁城堡,杀死恶霸领主,攻占了许多中小城镇。
闵采尔作为起义的主要领导者,除了在士瓦本、阿尔萨斯等地做宣传、组织起义以外,还亲自领导了图林根和萨克逊地区的农民起义。
闵采尔1525年2月,闵采尔到达图林根,3月在缪尔豪森城发动了人民起义,推翻了城市贵族的统治,建立起了一个永久议会,闵采尔被推举为主席。自此缪尔豪森成为德意志中部的起义中心,起义的烽火燃烧各地。人民纷纷占领城市、庄园、城堡和修道院,没收贵族的土地及财物。
农民信赖闵采尔的领导,纷纷向他请求对斗争的指示。闵采尔向人民宣传斗争的远大目标:消灭领主,财产公有,人人平等,号召人民向前,向前,到了像打狗一样地穷追猛打恶棍的时候了……不要让你们的刀剑冷却、变钝。由于害怕闵采尔的宣传和影响,当地政府把他驱逐出境,使他被迫到处流浪。但他的革命思想已经在人们心中扎下了根,各地起义风起云涌,特别是士瓦本地区的农民起义发展最快。

  闵采尔为何要领导这场震惊历史的农民大起义呢?这与他个人的苦难家世和他对农民们的深切同情是分不开的。闵采尔出身农民家庭,在他很小的时候,父亲就被当地伯爵处死了,这使他对贵族统治阶级有着深仇大恨。在学校读书时,他就曾组织秘密团体,反对天主教会,后来又在茨维考城作神父。他生活的那个年代,正值德国的多难之秋。当时,德国境内有七个大诸侯,二百多个中小诸侯以及上千个独立的帝国骑士,天主教会占有全国三分之一的地产,他们都是骑在农民头上作威作福的土皇帝。在他们的残酷压迫和奴役下,农民们过着饥寒交迫、牛马不如的生活,毫无生存保障和人身权利,贵族、地主可以象处理财产一样处理农民本人及其妻儿。农民们若稍作反抗,立即就会招致割耳、割鼻、挖眼、断肢、斩首、车裂、火焚、夹火钳、四马分尸等悲惨的下场。

  在这样深重的苦难面前,农民们要想过人的生活,唯一的出路就是拿起武器反抗。闵采尔对农民的疾苦有着切肤之感,也能感受到农民胸中翻卷着的怒潮,他冒着被杀头的危险,到处宣传自己的革命主张,公开提出:整个世界必须来一个大震荡,一切政权都应交给普通人民,没有压迫、剥削的天堂不是在天上,而是在人间,建立天堂的办法只有一种,即拿起武器推翻一切不正义的事物和残暴的统治者,而不是消极地等待和向上帝乞求。他一面宣传,一面建立了“基督教同盟”组织,广泛吸收城市市民和农民们,在他的大力宣传和鼓动下,农民们开始组成各种秘密团体,积极策划反抗封建贵族和教会的斗争。

  阿尔萨斯的农民们组成了“鞋会”,在旗上画一只草鞋,表示和穿长靴的贵族对抗。以后,“鞋会”中又发展出一个名叫“穷康拉德”(康拉德是农民常用的名字)的秘密组织。他们不断地策划起义。到了1524年夏,全国性的农民大起义终于爆发了,大约有三分之二的农民们参加了这场大起义,他们组织成一支支声势浩大的队伍,捣毁城堡,杀死恶贯满盈的恶霸领主,占领了许多中小城镇。他们一边冲杀着,一边唱着嘹亮壮伟的战歌:

  我穷康拉德,我就在这里,在田野,在丛林!

  钢盔亮晶晶,盾牌清又净,英雄扫敌人!

  教皇和贵族,靠战斧根除。

  我自设法庭,判领主死刑。

  我穷拉德,我就在这里!

  猛刺吧,长矛!

  横扫吧,棍棒!

  闵采尔本人除了到士瓦本、阿尔萨斯等地作鼓动、组织以外,还亲自领导了图林根和萨克逊地区的农民起义。他指挥工人、贫民、农民推翻当地的反动政府,建立了新型的革命政权“永久会议”,闵采尔被推选为主席。为了实现建立人间天国的理想,闵采尔宣布:没收教会的财产;贵族与农民订立的一切契约全属无效;废除封建特权等。起义农民到处焚城堡,烧寺院,惩办罪恶的封建领主,声势越来越大。为了扑灭农民起义的熊熊大火,贵族和教会进一步勾结在一起,甚至曾经名噪一时的宗教改革家路德也站出来指责农民。由于他在农民军中有一定的影响,因此,他的指责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贫民和手工业者的斗志。

  1525年5月,闵采尔率领的部队与前来围攻的诸侯部队,在弗兰肯豪森进行决战。当时闵采尔手下只有八千人,而菲力浦率领的诸侯军则有好几万。有人劝闵采尔先撤出弗兰肯森豪,与其他军队汇集在一起,再寻机与敌决战,可怒火中烧的闵采尔斩钉截铁地说:“豺狼已经从四面扑来,我们只好作殊死战斗。与其与恶魔们同活于世,不如与恶魔们同归于尽!”农民们都意气风发,振臂高呼:“誓与恶魔血战到底!”他们个个奋勇杀敌,打得敌人丢盔弃甲,死伤累累,但终因装备不足,训练不够,寡不敌众,经过一场血腥搏斗,起义军惨遭失败,闵采尔也因头部受伤被敌人俘获。

  敌人对闵采尔施用了各种酷刑,但闵采尔宁死不屈,义正辞严地说:“如果我会投降,上帝也会向你们投降!”闵采尔终于壮烈就义了,当时年仅35岁。他死后,反动统治更加严酷,社会止步不前,而这也正是德国在欧洲发展史上之所以远远落后于其他国家的重要原因之一。

admin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