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乾隆年间,一外地书生来京城赶考。路过延寿寺街,在书铺里拾到一个买书少年失落的一文铜钱,立即揣入怀里,欣欣然面有喜色。书铺里有位老者见其装扮知道是读书求官之人,便和他聊了起来。末了问了问书生的姓名,相揖而去。

清朝康熙年间,有个南昌人在京城书铺买书时,不小心失落一文铜钱。旁边一个秀才用脚踩住这枚铜钱,待南昌人走后,拾起来,放进了自己的腰包。

清朝康熙年间,有个南昌人在京城书铺买书时,不小心失落一文铜钱。旁边一个秀才用脚踩住这枚铜钱,待南昌人走后,拾起来,放进了自己的腰包。
旁边坐着个老头子,忽然站起来,问这人的名字,冷笑两声,走了。
后来,这个京城秀才考中举人,被选任为常熟知县。
他收拾行装赴任,先到苏州见江苏巡抚汤斌。汤斌却传令下去,通知此人不必赴任。
那人问:我为何不能赴任? 汤斌答:贪污! 又问:我尚未赴任,哪来的赃款?
又答:你难道不记得当年书铺之事了?做秀才时,你就已爱钱如命,侥幸当上了地方官,岂不要伸手到人家的口袋里去偷盗,成为戴着乌纱帽的窃贼?那人这才知道,当年那个老头,竟是这位汤老爷。于是,他羞愧地辞官而去。
看了这个故事,也许有人会觉得这位汤巡抚太过苛刻了。人非圣贤,谁能无过?何不给他一个自新的机会呢?十年寒窗,不容易呀!
这个汤斌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他是雎州人,顺治九年进士及第,康熙时任江苏巡抚,为官清廉,颇受百姓拥戴。
汤斌前往江苏赴任,布衣牛车,仅有一名老仆相随。途中,他遇见一位知县,那知县鲜衣怒马,仆从如云。知县的家奴见牛车在前面慢吞吞地走着,上前呵斥汤斌主仆避让。汤斌是从二品的巡抚,对方为七品芝麻官,品级相差悬殊,汤斌却让路给那位知县,此举古今罕见。住店时,汤斌又遇到这位知县,知县竟得寸进尺,逼汤斌将上房让给他,汤斌依然宽忍让之。后来知县闻知汤斌是封疆大吏、自己的上司,又惊又怕,无地自容。汤斌一笑置之。
另据冯景《汤中丞杂记》载,汤斌在巡抚任上,其夫人和公子皆穿粗布衣裳,每天的下饭菜就是一碟青菜和一块豆腐。离开江苏之日,他的行李不过是两篓旧书。
汤斌去世时,衣衫褴褛,卧于破旧木板之上,家中仅有八两俸银。幸而得好友徐乾学尚书资助白银二十两,才能成殓。
以汤斌之仁厚,焉能不知前程于那个京城秀才之重要。但他更知操行之重要,千里之堤,溃于蚁穴。汤斌是阻断了他的为官之路,但同时也阻止了他由贪一钱而贪千钱万钱以至踏上不归之路。

  后来这个书生考取了常熟县尉,赴任前去拜谒他的上司江苏巡抚汤斌时,连去十次都被拒见。书生要讨说法,巡抚传下口谕:还记得当年在书铺拾钱一事吗?做秀才尚视一钱如命,倘做了地方官岂不要刮地三尺?你的名字已被除掉,不必赴任去了。书生恍然大悟,继而顿足失声,悔之晚矣。

旁边坐着个老头子,忽然站起来,问这人的名字,冷笑两声,走了。

  意林小语:

后来,这个京城秀才考中举人,被选任为常熟知县。

  贪心,谁都会有一点,表现途径很重要。

他收拾行装赴任,先到苏州见江苏巡抚汤斌。汤斌却传令下去,通知此人不必赴任。

那人问:“我为何不能赴任?”

汤斌答:“贪污!”

又问:“我尚未赴任,哪来的赃款?”

又答:“你难道不记得当年书铺之事了?做秀才时,你就已爱钱如命,侥幸当上了地方官,岂不要伸手到人家的口袋里去偷盗,成为戴着乌纱帽的窃贼?”那人这才知道,当年那个老头,竟是这位汤老爷。于是,他羞愧地辞官而去。

看了这个故事,也许有人会觉得这位汤巡抚太过苛刻了。人非圣贤,谁能无过?何不给他一个自新的机会呢?十年寒窗,不容易呀!

这个汤斌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他是雎州人,顺治九年进士及第,康熙时任江苏巡抚,为官清廉,颇受百姓拥戴。

汤斌前往江苏赴任,布衣牛车,仅有一名老仆相随。途中,他遇见一位知县,那知县鲜衣怒马,仆从如云。知县的家奴见牛车在前面慢吞吞地走着,上前呵斥汤斌主仆避让。汤斌是从二品的巡抚,对方为七品芝麻官,品级相差悬殊,汤斌却让路给那位知县,此举古今罕见。住店时,汤斌又遇到这位知县,知县竟得寸进尺,逼汤斌将上房让给他,汤斌依然宽忍让之。后来知县闻知汤斌是封疆大吏、自己的上司,又惊又怕,无地自容。汤斌一笑置之。

另据冯景《汤中丞杂记》载,汤斌在巡抚任上,其夫人和公子皆穿粗布衣裳,每天的下饭菜就是一碟青菜和一块豆腐。离开江苏之日,他的行李不过是两篓旧书。

汤斌去世时,衣衫褴褛,卧于破旧木板之上,家中仅有八两俸银。幸而得好友徐乾学尚书资助白银二十两,才能成殓。

以汤斌之仁厚,焉能不知前程于那个京城秀才之重要。但他更知操行之重要,千里之堤,溃于蚁穴。汤斌是阻断了他的为官之路,但同时也阻止了他由贪一钱而贪千钱万钱以至踏上不归之路。

admin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