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睡著了——

向晚峦气清,浮阴散虚阁。忘言坐永日,冲襟入寥廓。竹深新粉香,林静残花落。隔坞踏歌来,归逢人采药。——唐代·徐坚《登六浮阁》

一直无比喜爱夜晚——一个人在万家灯火熄灭时散步,仿佛看到一张张窗子里光怪陆离的梦境飘起来,洒进月光里。有时候会想到夜也许有另一方世界,一方可以畅想,可以不在太阳的逼视下存在的世界,万物自由。此般世界,应是本心,故作诗一首,名归去。

  星光下一朵斜欹的白莲;

登六浮阁

唐代:徐坚

徐坚(660年-729年),字元固,浙江长兴人。以文行于世,唐玄宗朝重臣。少举进士,累授太学。初官为参军,多次升迁,深得玄宗信任,奉敕修撰《则天实录》、《初学记》等书籍。历官至太子左庶子、秘书监、左散骑常侍、崇文馆学士、集贤院学士。与刘知几等同修《三教珠英》、《则天实录》。卒,赠太子少保,谥曰文。著有《大隐传》、辑有《初学记》传于世。坚与父齐聃俱以词学著闻。坚长姑徐惠为太宗充容,次姑为高宗婕妤,并有文藻。议者以为“方之汉世班氏”。

徐坚

受天明命,敷佑下土。化时以俭,卫文以武。氛消夷夏,俗臻往古。亿万斯年,形于律吕。——唐代·李回《郊庙歌辞。享太庙乐章。大定舞》

郊庙歌辞。享太庙乐章。大定舞

边服胡尘起,长安汉将飞。龙蛇开阵法,貔虎振军威。诈虏脑涂地,征夫血染衣。今朝书奏入,明日凯歌归。——唐代·李隆基《旋师喜捷》

旋师喜捷

岸曲丝阴聚,波移带影疏。还将眉里翠,来就镜中舒。——唐代·李世民《赋得临池柳》

赋得临池柳

唐代:李世民

岸曲丝阴聚,波移带影疏。还将眉里翠,来就镜中舒。1

夜缎,

  她入梦境了——

萤火流,冥冥信仰蠕动,风吹灯笼泠泠滚。

  香炉里袅起一缕碧螺烟。

银河倒悬,繁星化奶油滴落,惊溅尺尺血浪。

  她是眠熟了——

窸窸窣窣,时空刹那交叠。

  涧泉幽抑了喧响的琴弦;

暗香鼓,雪白的兔子张开幽绿色的瞳孔,

  她在梦乡了!-一

影子不再为大地束缚,立起身来,翩然游走,

  粉蝶儿,翠蝶儿,翻飞的欢恋。

一个甲虫蓦然驻足,伏地测听鹅卵石的足音。

  停匀的呼吸:

风急转,铺起悬崖万丈,

  清苍渗透了他的周遭的清氛;

虞美人在叩首,向日葵在谲笑,不老泉在颤抖,补天石在崩溃,文明在嚎啕,癫狂,猝死。

  有福的清氛,

转瞬,一切有形随风化开,一朵花轻轻飘落。

  怀抱著,抚摩著,她纤纤的身形!

风,铮得断了,

  奢侈的光阴!

嗅不清一丝雾气。

  静,沙沙的尽是闪亮的黄金,

水月中,一只猴子魔舞狂嚣,

  平铺著无垠,

似是以头撞那轮回,直撞得头破血流。

  波鳞间轻漾著光艳的小艇。

苍苍渺渺,看不清,道不尽。

  醉心的光景:

只道是狗摇尾巴,

  给我披一件彩衣,啜一坛芳醴,

一点笑料,

  折一枝藤花,

一只忧伤的逗比。

  舞,在葡萄丛中,颠倒,昏迷。

  看呀,美丽!

  三春的颜色移上了她的香肌,

  是玫瑰,是月季,

  是朝阳里的水仙,鲜妍,芳菲!

  梦底的幽秘,

  挑逗著她的心——纯洁的灵魂——

  像一只蜂儿。

  在花心恣意的唐突——温存。

  童真的梦境!

  静默,休教惊断了梦神的殷勤;

  抽一丝金络,

  抽一丝银络,抽一丝晚霞的紫曛;

  玉腕与金梭。

  织缣似的精审,更番的穿度——

  化生了彩霞,

  神阙,安琪儿的歌,安琪儿的舞。

  可爱的梨涡,

  解释了处女的梦境的欢喜,

  像一颗露珠,

  颤动的,在荷盘中闪耀著晨曦!

admin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