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4

图片 1

熟悉轨道交通的朋友们可能都知道,地铁大多采用与铁路一致的轨距,即1435毫米标准轨距。

  一旦人们做了某种选择,就好比走上了一条不归之路,惯性的力量会使这一选择不断自我强化,并让你不能轻易走出去。

文/周愚

图片 2

  提出者:美国经济学家道格拉斯·诺思

据说,现代铁路两条铁轨之间的标准距离是四英尺又八点五英寸。

那为何地铁会选择和铁路一样的轨距?而铁路的轨距又源自哪里呢?

  点评:好的开始是成功的一半。

那依据是什么呢?来由绝对颠覆你的认知。

图片 3

  第一个明确提出“路径依赖”理论的是道格拉斯·诺思。他由于用“路径依赖”理论成功地阐释了经济制度的演进规律,从而获得了1993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

因为早期的铁路是由建电车的人所设计的,而四英尺又八点五英寸正是电车所用的轮距标准。

很早以前,各国铁路的轨距各不相同,窄的为610毫米、762毫米、891毫米,中等的有1000毫米、1067毫米、1372毫米、1435毫米,宽的甚至达到1524毫米、1880毫米、2141毫米。

  诺思认为,路径依赖类似于物理学中的“惯性”,一旦进入某一路径(无论是“好”的还是“坏”的)就可能对这种路径产生依赖。某一路径的既定方向会在以后发展中得到自我强化。人们过去做出的选择决定了他们现在及未来可能的选择。好的路径会对企业起到正反馈的作用,通过惯性和冲力,产生飞轮效应,企业发展因而进入良性循环;不好的路径会对企业起到负反馈的作用,就如厄运循环,企业可能会被锁定在某种无效率的状态下而导致停滞。而这些选择一旦进入锁定状态,想要脱身就会变得十分困难。

那么,电车的标准又是从哪里来的呢?最先造电车的人以前是造马车的,所以电车的标准是沿用马车的轮距标准。

1937年,国际铁路协会做出规定:1435毫米的轨距为国际通用的标准轨距,1520毫米以上的轨距是宽轨,1067毫米以下的轨距算作窄轨。

  在现实生活中,路径依赖现象无处不在。一个著名的例子是:现代铁路两条铁轨之间的标准距离是四英尺又八点五英寸,为什么采用这个标准呢?原来,早期的铁路是由建电车的人所设计的,而四英尺又八点五英寸正是电车所用的轮距标准。那么,电车的标准又是从哪里来的呢?最先造电车的人以前是造马车的,所以电车的标准是沿用马车的轮距标准。马车又为什么要用这个轮距标准呢?因为古罗马人军队战车的宽度就是四英尺又八点五英寸。罗马人为什么以四英尺又八点五英寸为战车的轮距宽度呢?原因很简单,这是牵引一辆战车的两匹马屁股的宽度。

马车又为什么要用这个轮距标准呢?英国马路辙迹的宽度是四英尺又八点五英寸,所以,如果马车用其他轮距,它的轮子很快会在英国的老路上撞坏。

图片 4
展开剩余83%

  有趣的是,美国航天飞机燃料箱的两旁有两个火箭推进器,因为这些推进器造好之后要用火车运送,路上又要通过一些隧道,而这些隧道的宽度只比火车轨道宽一点,因此火箭助推器的宽度由铁轨的宽度所决定。所以,今天世界上最先进的运输系统的设计,在两千年前便由两匹马的屁股宽度决定了!

这些辙迹又是从何而来的呢?从古罗马人那里来的。因为整个欧洲,包括英国的长途老路都是由罗马人为它的军队所铺设的,而四英尺又八点五英寸正是罗马战车的宽度。

该组织之所以这样规定,其中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为了纪念被誉为世界“铁路之父”的英国人斯蒂芬森。早在1825年,这位伟大的发明家就研制出最原始的“运动”号蒸汽机,拉动了世界上第一列旅客列车,曾引起轰动。当时铁路的轨距是4英尺8英寸半,折合成公制就是1435毫米。

  人们关于习惯的一切理论都可以用“路径依赖”来解释。它告诉我们,要想路径依赖的负面效应不发生,那么在最开始的时候就要找准一个正确的方向。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基本思维模式,这种模式很大程度上会决定你以后的人生道路。而这种模式的基础,其实是早在童年时期就奠定了的。做好了你的第一次选择,你就设定了自己的人生。

任何其他轮宽的战车在这些路上行驶的话,轮子的寿命都不会很长。

轨距的缘起

  在国际IT行业中,戴尔电脑是一个财富的神话。戴尔计算机公司从1984年成立时的1000美元,发展到2001年销售额达到310亿美元,是一段颇富传奇色彩的经历。戴尔公司有两大法宝:“直接销售模式”和“市场细分”方式。而据戴尔的创始人麦克尔·戴尔透露,他早在少年时就已经奠定了这两大法宝的基础。

继续刨根问底,罗马人为什么以四英尺又八点五英寸做为战车的轮距宽度呢?原因很简单,这是牵引一辆战车的两匹马屁股间的宽度。

图片 5

  戴尔12岁那年,进行了人生的第一次生意冒险–为了省钱,酷爱集邮的他不想再从拍卖会上卖邮票,而是通过说服自己一个同样喜欢集邮的邻居把邮票委托给他,然后在专业刊物上刊登卖邮票的广告。出乎意料地,他赚到了2000美元,第一次尝到了抛弃中间人,“直接接触”的好处。有了第一次,就再也忘不掉了。后来,戴尔的创业一直和这种“直接销售”模式分不开。

到此还没有结束。美国航天飞机燃料箱的两旁有两个火箭推进器,因为这些推进器造好之后要用火车运送,路上又要通过一些隧道,而这些隧道的宽度只比火车轨道宽一点,因此火箭助推器的宽度是由铁轨的宽度所决定的。

原来,早期的铁路是由建电车的人所设计的,而四英尺又八点五英寸正是电车所用的轮距标准。

  上初中时,戴尔就已经开始做电脑生意了。他自己买来零部件,组装后再卖掉。在这个过程中,他发现一台售价3000美元的IBM个人电脑,零部件只要六七百美元就能买到。而当时大部分经营电脑的人并不太懂电脑,不能为顾客提供技术支持,更不可能按顾客的需要提供合适的电脑。这就让戴尔产生了灵感:抛弃中间商,自己改装电脑,不但有价格上的优势,还有品质和服务上的优势,能够根据顾客的直接要求提供不同功能的电脑。

所以,最后的结论是:美国航天飞机火箭助推器的宽度,竟然是由两千年前两匹马屁股的宽度所决定的。

那么,电车的标准又是从哪里来的呢?

  这样,后来风靡世界的“直接销售”和“市场细分”模式就诞生了。其内核就是:真正按照顾客的要求来设计制造产品,并把它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直接送到顾客手上。

这就是著名的“路径依赖”理论:
在一定程度上,人们过去所做出的选择决定了他们现在的选择。

最先造电车的人以前是造马车的,所以电车的标准是沿用马车的轮距标准。

  此后,戴尔便凭借着他发现的这种模式,一路做下去。从1984年戴尔退学开设自己的公司,到2002年排名《财富》杂志全球500强中的第131位,其间不到20年时间,戴尔公司成了全世界最著名的公司之一。正是初次做生意时的正确路径选择,奠定了后来戴尔事业成功的基础。

一旦人们做了某种选择,就好比走上了一条不归之路,惯性的力量会使这一选择不断自我强化,使你很难走出去。

马车又为什么要用这个轮距标准呢?

  孔子曰:“少成若天性,习惯如自然。”在职业生涯中,我们无法摆脱这种路径依赖,一旦我们选择了自己的“马屁股”,我们的人生轨道可能就只有四英尺又八点五英寸宽。以后我们可能会对这个宽度不满意,但是却已经很难改变它了。我们惟一可以做的,就是在开始时慎重选择“马屁股”的宽度。

道格拉斯·诺恩由于用“路径依赖”理论成功地阐释了经济制度的演进,获得了诺贝尔经济学奖。

图片 6


英国马路辙迹的宽度是四英尺又八点五英寸,所以,如果马车用其他轮距,它的轮子很快会在英国的老路上撞坏。

“路径依赖性”广泛存在于社会制度、经济发展、企业及个人等等方方面面中。

这些辙迹又是从何而来的呢?

有人将5只猴子放在一只笼子里,并在笼子中间吊上一串香蕉,只要有猴子伸手去拿香蕉,就用高压水教训所有的猴子,直到没有一只猴子再敢动手。

古罗马人那里来的。

然后用一只新猴子替换出笼子里的一只猴子,新来的猴子不知这里的“规矩”,竟又伸出上肢去拿香蕉,结果触怒了原来笼子里的4只猴子,于是它们代替人执行惩罚任务,把新来的猴子暴打一顿,直到它服从这里的“规矩”为止。

图片 7

试验人员如此不断地将最初经历过高压水惩戒的猴子换出来,最后笼子里的猴子全是新的,但没有一只猴子再敢去碰香蕉。

因为整个欧洲,包括英国的长途老路都是由罗马人为它的军队所铺设的,而四英尺又八点五英寸正是罗马战车的宽度。任何其他轮宽的战车在这些路上行驶的话,轮子的寿命都不会很长。

起初,猴子怕受到“株连”,不允许其他猴子去碰香蕉,这是合理的。

可以再问,罗马人为什么以四英尺又八点五英寸为战车的轮距宽度呢?

但后来人和高压水都不再介入,而新来的猴子却固守着“不许拿香蕉”的制度不变。

原因很简单,这是牵引一辆战车的两匹马屁股的宽度


图片 8

所以,人们关于习惯的一切理论都可以用“路径依赖”来解释。它告诉我们,要想“路径依赖”的负面效应不发生,那么在最开始的时候就要找准一个正确的方向。

路径依赖理论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基本思维模式,这种模式很大程度上会决定你以后的人生道路。

“轨距源于马屁股”经常被用作路径依赖理论的案例。

而这种模式的基础,其实是早在童年时期就奠定了的。做好了你的第一次选择,你就设定了自己的人生。

图片 9

孔子曰:“少成若天性,习惯如自然”。在职业生涯中,我们无法摆脱这种路径依赖,一旦我们选择了自己的“马屁股”,我们的人生轨道可能就只有四英尺又八点五英寸的宽度。

「路径依赖」(Path-Dependence)是一个经济学名词,它的特定含义是指人类社会中的技术演进或制度变迁均有类似于物理学中的惯性,即一旦进入某一路径(无论是“好”还是“坏”)就可能对这种路径产生依赖。一旦人们做了某种选择,就好比走上了一条不归之路,惯性的力量会使这一选择不断自我强化,并让你轻易走不出去。

以后我们可能会对这个宽度不满意,但是却已经很难改变它了。我们惟一可以做的,就是在开始时慎重选择“马屁股”的宽度。

图片 10

那么究竟有没有可能克服“路径依赖”呢?留给朋友们思考。

第一个使“路径依赖”理论声名远播的是道格拉斯·诺思,由于用“路径依赖”理论成功地阐释了经济制度的演进,道格拉斯·诺思于1993年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

“路径依赖”理论被总结出来之后,人们把它广泛应用在选择和习惯的各个方面。在一定程度上,人们的一切选择都会受到路径依赖的可怕影响,人们过去做出的选择决定了他们现在可能的选择,人们关于习惯的一切理论都可以用“路径依赖”来解释。

地铁大多采用与铁路一致的轨距

成熟的工业系统的一个特点就是模块化和通用化,放在轨距上也是一样的道理。

最简单的就是车辆本身的运输。虽然一般情况下地铁、高铁和普速运行是运行在不同的线路,但他们并不是永远各行其道的。地铁出厂后多数是通过普通铁路运送到运营线的。↓↓

图片 11

如果不使用统一轨距,那就全部得这样运↓↓

图片 12

另外,地铁也可以直接使用为普铁设计的轨枕、转向架等等……

故事尚未结束

图片 13

美国航天飞机燃料箱的两旁有两个火箭推进器,这些推进器是由设在犹他州的工厂所提供的。这家工厂的工程师曾经希望把这些推进器造得再胖一些,这样容量就会大一些,但是他们不可以,为什呢?

因为这些推进器造好后,要用火车从工厂运到发射点,路上要通过一些隧道,而这些隧道的宽度只比火车轨道的宽度宽了一点点,所以我们发现,铁路轨距又决定了美国航天飞机火箭助推器的宽度,而这一切竟然在两千年前便由两匹马屁股的宽度决定了……

图片 14

综合自:网络

admin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