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热心的护士在上班的第一天,走到一位到伦敦旅游的病人床前,问他是否有什么事要帮忙。病人只是摇着双手,嘴里发出一些她听不懂的声音,她带着鼓励带着笑容再问,对方也只是重复刚才说过的那句话,可是声音微弱多了,说完就闭上眼睛。她把了把他的脉搏,发现他已经死了。

以下内容均为捏造,若有巧合,纯属雷同。

在医院的走廊里,常常会听到家属们之间在说:你就别听医生护士的那些话,都是吓唬人的。都是吓唬人的吗?那你如果真的胆量够大,就逆医而行,看看后果。

  护士赶忙上医生那里去,把听到的声音重复给他听。医生仔细地听完了她模仿的话后说:“我亲爱的姑娘啊,他是说‘你站在我的氧气管上了!’”

A床患者从手术室推回病房也是晚上了,被众其他病人众家属抬上病床,麻醉师喊:谁是家属?

案例一:

  意林小语:

我……声音有些卑微和不自信,一个三十来岁的女人像她声音一样怯怯地冒了出来。

患者,女,42岁,面肌痉挛术后第三天,神志清,精神饮食好。可在床上自由活动。只是,术后不习惯床上排便。在使出洪荒之力都没有效果的时候,家属去问护士:我们能不能下床去厕所呢,在床上实在排不出来。此时,正值中午,常规班的护士都已经下班回家,只留下了一个人值班。六七十个住院病人,十几个病重需要密切观察,护士忙碌的程度可想而知。

  救命的,别成了要命的。

不要让病人睡着了,二十分钟后喝水,喝水不呕吐后可以少量进食,两小时后才可以睡!麻醉师念经一般叮嘱。

不过,忙归忙,病人家属的这句话还是引起了当班护士的重视,她被郑重的告知:千万不能下床,如果实在排不出来,就给医生说一声,用开塞露给你灌灌肠。自以为交代很明确的护士,说完继续忙别的去了。

女人望着床上昏昏欲睡的男人,有点茫然地问:怎么才能让他不睡……

半小时后,家属突然跑来,呼喊着:护士,快点儿,我家病人啥都不知道了。这刺耳的声音,听了让人心惊胆颤,护士本能的以百米赛跑的速度跑了过去,只见躺在床上的病人面色青紫,呼吸微弱,大汗淋漓。显然已经处于昏迷状态。

跟他说话。

医生来了,护士来了,迅速展开了一场生死之战。胸外心脏按压,气管插管,送去重症监护病房接呼吸机,应用各种抢救药物。更多的医生护士来了,继续从死神那里抢夺着她的生命。

跟他说什么?

从中午到晚上,我们一次次的把她抢夺过来,死神又一次次的把她拽了过去。从接近死神到离开,再从离开到接近,无数个回合过后,她终究没能抵过死神的召唤,永远的被叫去了。

……

家属哭的撕心裂肺,哭的肝肠寸断。一边哭一边对患者说着:不让你下床,你非要下,这下好了。同病室的家属也附和着:我们都说,你听护士的吧,别下了,别下了,还是劝不住她。

这句话把戴着口罩的麻醉医生的眼睛问迷茫了:随便说什么,悄悄话,情话,骂他,打他,怎么都行,让他有回应不睡就行!

当在场的所有家属确定我们再也救不了她的时候,开始联系其他的亲属,想让他们再见患者最后一面。更多的家属来了,再也听不到“不让你下床,你非要下”这句话,却有了更多的其他声音。他们的声音惊人的一致及老套,没有一点儿创新,他们说的是被无数有目的的人照搬过的台词:我们来的时候好好的一个人,现在怎么就没了。

然后,那张床好像整晚都在奚奚嗦嗦念念碎,大概真的是在讲情话吧。

是啊,怎么就没了?我们也想问为什么。

但是后半夜,病人在床上很难受的抻唤,病房所有人都被吵醒。病人说肚子痛,女人急的带着哭腔,声音发抖。

家属们从最初哭的稀里哗啦,到后来异常的理智冷静,再到最后一直重复着质问的那句话,他们忙着各种事情,只是没有一点儿想要离开的意思,直到深夜。

快去喊护士来,有人提醒。

最终处理结果,在医院呆过的人都懂的。

女人急急忙忙地出去,没一会护士跟值班医生来了。

案例二:

哪里痛?医生问

患者,女,52岁,高血压脑出血术后当天,神志清,降压药物微量泵泵入控制血压。

肚子……痛……听的出来,声音都被痛的扭曲了。

术后家属络绎不绝,我们多次催促离开都无济于事,说的多了,家属们不耐烦的反驳着:我们家人本来就多,手术后都比较关心,来看看怎么了?他们站在病人身旁,一遍遍的询问病人的感受,做嘘寒问暖状。然后,一旦发现床头的心电监护仪指标曲线有瞬间异常,立马跑向护士站:护士,快点儿,你看看我们的机器怎么了?

腿做的手术,怎么会痛到肚子上?医生在按肚子——这里?这里呢?

护士迅速跑到了病人房间,却怎么都到不了放有仪器的床头桌前,那黑压压的一片把病人床周围的水泄不通,护士用尽量平和的语气再次强调:请大家离开好吧,病人需要休息,需要安静。终于,他们舍得让出来一条小道,护士也得以通过,查看了监护仪的各个参数及导联,发现曲线的异常,只是在病人活动的时候受到的偶尔干扰。除此之外,并无其他。

然后转身问女人:给他吃什么了。

走出病房,悄悄的把直系家属叫了出来,再次郑重的向其交代:让他们都离开吧,病人差不多已经完全清醒了,你这样一波一波的轮番打扰,病人本来血压都高,万一情绪一激动,可以引起再次出血的,希望你们不要把我的话当成耳旁风,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在为病人着想,为病人的康复做考虑。这次,我的好言相劝得到了家属好的脸色及认同,并表示尽快让那些亲属离开。

水……牛奶……女人不安的回答。

可是,后来的后来,我看到的,那位直系家属并没有完全遵循我的话去做,家属们走是走了,只是走了几个,剩下了十几个。

他以前喝牛奶么?医生问。

终于,当天晚上,在夜深人静的后半夜,病人意识加深,复查CT结果示:再次出血,病人也再次被推进了手术室。术后,病人处于昏迷状态,带有气管插管,被转进了重症监护室。

从来没喝过。

我们不知道病人再次出血的真正原因,只是看到,病人的家人一个劲的懊悔着。

给他喝了多少?

如果说在这个世界上,还剩最后一个人希望你能够继续活下去,那他不一定是你的朋友,甚至不一定是你的家人,但可以肯定的是,这个人一定会是你的管床医生或者护士。是的,没有哪一个医生或者护士不希望自己管的病人能够健康出院,他们所做的一切都是在以病人为中心,都是在围绕病人的康复做着毫无保留的付出。所以,告知所有的家属朋友们,不要总以敌对的情绪面对你的医生,不要总以小人之心来度医生的君子之腹。人与人之间关系的建立,一定是在信任的基础上,才可以良性的发展下去。医生护士的话,都是经过多年临床经验教训换来的忠言逆耳。所以,为了家人的健康,请认真遵从。

三盒……

突然想到,一次在护士站,听到术后病人家属在说:医生都是神经病,术前说那么多吓唬我们的话,现在不是也没事,好好的吗?

你……医生已经被气的说不出话了:你以前没照顾过病人?

如果这也算医生神经病的话,那么我们宁愿医生永远的这样神经下去。

没有……

你……你给她解释吧,医生回头对护士说。

护士说完,女人问那现在怎么办?

痛一痛吧,早上就缓解了。

的确是痛到早上,

终于让所有人松了口气。

admin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