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js333.com 2

www.js333.com 1

  味精是我国家庭必备的调料,因为它的鲜美程度确实能够使“白水变鸡汤”。上海天厨味精的“佛手牌”味精历来都是同类产品中的名牌货,问世至今已有80个年头了。关于它的生产和发展,还留下一连串动人的故事哩!

  如果商品不善于做广告,无异于在黑暗中向心爱的姑娘打飞眼。

“味精大王”吴蕴初

  1921年春天,上海聚丰园饭店来了一个顾客,他是个清苦的读书人,吃着一份便宜的客饭。菜肴虽然简陋,但他吃得津津有味,只见他在菜里加上一些自备的粉末,还客气地将这种粉末加在邻座的一位顾客碗里,说,“你吃了后立即会觉得鲜美绝伦。”

  提出者:英国广告学专家S·布里特

www.js333.com 2

  谁知邻座却是个不识货者,不但不吃,反而同这个读书人争吵起来。这就惊动了在店里用膳的另一个有心人。他吃了一口加了粉末的菜肴,觉得果然很是鲜美,就说:“你这份菜就算我的。”而将自己所订的一份价格昂贵的饭莱让给了读书人。

  点评:要推而广之,先广而告之。

“佛手”味精广告

  这个读书人就是后来成为我国现代化学奠基者之一的吴蕴初。原来他参照日本的”味之素”研究出了一种新的化学品,就是我们现在日常使用的味精。他到饭店来的这个举动就是为了寻找愿意生产这种产品的单位。那个品尝者名叫王东园,是张崇新酱园的主要业务员。

  不过是二三十年前吧,那时我们认为“酒香不怕巷子深”,认为“真金不怕火炼”,以为“枪打出头鸟”,凡是张扬暴露都被认为是可耻的,是心虚和廉价的体现。那时候,广告是不为商家重视的。然而,广告作为商品经济的产物,无疑正日益在搞活经济的舞台上,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俗话说,货好还得宣传巧。一则好的广告,能起到诱导消费者的兴趣和感情,引起消费者购买该商品的欲望,直至促进消费者的购买行动。

“天厨”味精老厂房险遭拆迁,唤醒市民的“佛手”记忆
位于黄浦区顺昌路合肥路口的凹凸大厦,是天厨味精厂旧址,见证了民族老品牌工厂40余年的沧桑。1966年,天厨味精厂迁往普陀区,原厂址改成凹凸彩印厂,步入新世纪又变更了业主。这栋五层楼旧建筑再度引起市民的关注是在2012年10月,天厨味精厂旧址面临被拆迁的命运,消息一经报道,引起市民的普遍关注。

  在王东园的介绍下,读书人吴蕴初出技术,张崇新出资金生产味精。他们在经营方法上吸收了日本“味之素”的优点,别小看这个“素”字,它具有极大的吸引力。一般人喜素怕荤,而素食者多数信佛,天堂是佛的世界,为此,生产味精的厂家取名为“天厨”,意思是“天堂的厨房”;生产的味精取名为“佛手”,比喻佛法无比,能够点石成金,“变白水为鸡汤”,再加上广泛宣传“纯粹国货”、“价廉物美”,于是其销售量一举压过了日本的“味之素”。

  可口可乐公司的前任老板伍德拉夫有句名言:“可口可乐991%是水、碳酸和糖浆,如若不进行广告宣传,谁去喝它呢?”可口可乐畅销全世界,打进了一百三十五个国家和地区的市场,被人们视为是美国精神的象征。可口可乐如此受人们喜欢,除其他原因外,广告作用不可低估。“可口可乐”公司从1886年开始,就不惜工本,充分利用广告手段来扩大产品销路。1886年可口可乐公司的营业额仅有50美元,广告费就花了46美元;1901年其营业额为12万美元,广告费花了10万美元;如今的广告费每年平均6亿美元以上。我们细算可口可乐广告费占营业额的比例:1886年为92%,1901年为83%。可能正是这个惊人之举使991%都是水、碳酸和糖浆的饮料,卖了个世界第一名。

>>>特别策划:城市名片·国民记忆——上海老品牌
事实上,天厨味精厂旧址在第三次文物普查时就进入普查范围,被列入了全市4422个登记不可移动文物名录。而根据我国《文物保护法》的有关规定,使用不可移动文物,不得损毁、改建、填建或者拆除不可移动文物。
有法律的保护、广大市民的关爱,天厨味精厂旧址想必不会遭遇土崩瓦解的危险。不过,经此折腾,倒唤醒了市民对于这一日常饮食必用的调味佳品——“天厨”的“佛手”牌味精的美好记忆。

  日商当然不甘败落,就在原料上卡天厨味精厂。味精的原料主要是面筋和盐酸,面筋可以就地取材,酱园本身就有,但当时盐酸是从日本进口的,价格昂贵。吴蕴初已能从食盐中电解出盐酸,但缺少设备,他们探听得外国有一家盐酸厂濒于破产,就投资购进了该厂的设备,成立一家新的化工厂,取名“天源”,意思是天厨的原料。盐酸是易蚀品,其盛装的容器是从法国进口的,代价太大。他们就在宜兴的优质陶土里加上吴蕴初研制成功的防酸材料,制成了防腐蚀的陶罐,这个做陶罐的工厂取名为“天盛”、意思是天厨的盛器。

  提高商品的知名度是企业竞争的重要内容之一,而广告则是提高商品知名度不可缺少的武器。精明的企业家,总是善于利用广告,提高企业和产品的“名声”,从而抬高“身价”,推动竞争,开拓市场。

“天厨”、“佛手”因“味精”而共生
味精,学名为谷氨酸,早在1866年就由德国化学家里德豪从植物蛋白中成功提炼。不过,将此研发为调味品,却要到40多年后的1909年。日本化学家池田菊苗从海带汤中提炼出谷氨酸钠,破解了食物鲜美的奥秘,随后利用这项科研成果投入生产,取名为“味の素”,迅速风靡日本。第一次世界大战后,铃木株式会社推出的“美女牌味の素”很快倾销中国城乡各地。上海十里洋场南京路,以及其他主要商业街、车站、码头等,随处可见“美女”“味の素”的巨幅霓虹灯广告。
霓虹灯闪耀之处,激起了一位曾在陆军部上海兵工学堂研习化学的青年的爱国豪情,立志要研制出国货调味品,为国挽回利权。他名叫吴蕴初,长期从事日用化工产品的研发工作。1920年初,应着名实业家、有着“火柴大王”美誉的刘鸿生之邀,他从汉口回到上海。看到日货“美女”“味の素”霸占中国调味品市场,吴蕴初决定放弃原先从事的炼铁和产生火柴原料等工作,专攻味之素的研发。日本高筑技术壁垒,吴蕴初只能从植物蛋白质提取谷氨酸钠的实验基础上摸索前行。他硬是靠着酒精灯、试剂瓶等一些再简单不过的化学仪器,在家中大搞试验,周围邻居经常能闻到奇异的怪味。
真是“三十而立”,经过一年多时间的不懈努力,吴蕴初实验成功。1921年春,在聚丰餐馆聚餐时,吴蕴初拿出了自己研制的调味品,大受朋友的欢迎。他有幸结识酱园业巨子张逸云,张筹措资金,先开了一家小型调味品生产厂。吴蕴初在生产出第一批调味品后,就及时申请专利,1923年5月获得批准。
好产品要有一个好名称,吴蕴初从香精、糖精等物名中得到启发,觉得这味中精华,简称“味精”再合适不过了。味精虽从植物蛋白质中提炼而成,却有鱼肉的鲜味,极有助于佛教信徒的素食修行。中国自古有“天上珍馐出于庖厨”的美好传说,“天厨”二字随即跳出,且能照应“西天佛国”之“天”字。厂名就这样确定下来。至于味精的商标名称,自然要与厂名一脉相承,几经筛选,确定为“佛手”,含有凡夫俗子不能调理出如此鲜美的味精之意。1923年8月初,在今顺昌路兴建的大型调味品制造厂投产准备工作就绪。11月,天厨味精制造公司生产的“佛手”味精成功面世。

  吴蕴初与张崇新的合作是读书人和生意人合作成功的典型,在今天的社会里,他们合作的经验,仍是值得我们借鉴的。

  曾有这样一个事例:某国烟草公司派了一名推销员去海湾旅游区推销该公司的“皇冠牌”香烟,但该地区香烟市场已被其他公司的牌子所占领,该推销员苦思无计,在偶然间受到了“禁止吸烟”牌子的启发,他就别出心裁地制作了多幅大型广告牌,广告牌上写上“禁止吸烟”的大字,并在其下方加上一行字:“‘皇冠牌’也不例外”。结果大大引起了游客的兴趣,竞相购买“皇冠牌”香烟,为公司打开了销路。

  “天厨味精”开始时是由吴蕴初和“张崇新酱园”合作,由“张崇新酱园”出资,吴蕴初出技术开厂制造的。吴蕴初想到,最香的香水叫香精,最甜的东西叫糖精,那么,味道最鲜的可以叫味精。当时日本的“味之素”在中国倾销,他从“味之素”这个“素”字上又引起了一系列的遐想:味精由植物蛋白制成,是素的,但有肉味,吃素的人最相宜;吃素的人当然信佛,要与佛教联系起来,佛在天上,珍奇美味,只有天上有,天上庖厨–天厨。于是,取名“天厨味精”,采用佛手商标,拟制了“天厨味精,鲜美绝伦,质地净素,庖厨必备,完全国货”的招贴广告;还在国际饭店屋顶上,装了“天厨味精”四个字的大型霓虹灯广告;又在《申报》自由谈栏中,配合“天厨味精”,刊登“每周食谱”,得到了家庭主妇的欢迎;并用一辆彩车在街头巡回做宣传广告,响亮地叫唤:“天厨味精,完全国货,胜过‘味之素’,价廉物美,欢迎试用”,终于把日本‘味之素’从中国市场上排挤了出去。以后,上海制造的同类产品陆续出现,但天厨味精始终占总销售额最大的比重。

  江苏森达鞋业名气不小,但在青海省还是一个空白点。派人前往调查,大吃一惊:“青海好,青海好,青海商场人儿少。”针对这种情况,他们策划先做一个季度的电视广告,宣传森达名牌形象和企业售后服务的经营宗旨。与此同时,在青海纺织品大楼开设开架销售厅,让实物现场宣传。没料一个月就卖了9万元,创造了西宁鞋业的历史记录,震惊了整个西宁商界,上门要货的、要求与森达联营的人络绎不绝,各大商场都有了森达皮鞋专柜。

  通过先营造市场、培育消费者,再销售商品,使森达鞋业在西宁市场上从一片空白,很快发展到一年时间里销售3万双,资金回笼近700万元。

  广告在传递产品信息方面,是最迅速、最节省、最有效的手段之一。好的产品借助于现代化科学手段的广告,其所发挥的作用不知比人力要高多少倍。好的广告不仅能为企业带来经济效益,还有利于树立企业的社会形象。广告能使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很好地结合起来。二者相辅相成,互相促进,企业整体机能作用就能更好地得到发挥。

admin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