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敕欢传出九重,二亲同日荷疏封。一经教子声名著,六品推恩宠渥浓。樽俎喜开今日宴,衣冠快睹盛时风。贤郎更尽廷平职,还有回鸾下碧空。——明代·薛瑄《大理汪寺副父母膺封》

风起杨花满院飞,翠屏门外送清辉。蛮中好景非吾土,春燕来时客未归。——明代·薛瑄《黔阳春日杂咏六首
其二》

www.js333.com,南州二月春来早,绿水青山四萦绕。城中何处足春光,御史台中富花草。窗外青梅结子稀,门墙桃李争晴辉。映日红绡正缕缕,漫空白雪何霏霏。芍药锦苞犹未启,兰荪露叶光泥泥。杨柳风搓碧玉丝,芭蕉叶吐青鸾尾。苔茵展地萱草长,千红万紫遥相当。竹林好鸟自鸣寂,菜畦蛱蝶殊悠扬。生意由来满天地,妆点池台足佳致。门清祗觉白昼长,庭閒况复游丝细。静观元化深无涯,中心默默含春熙。愿效冰霜达阳气,普期八表仁风吹。——明代·薛瑄《沅州春日歌》

大理汪寺副父母膺封

明代:薛瑄

薛瑄(1389年8月20日—1464年7月19日),字德温,号敬轩。河津(今山西省运城市万荣县里望乡平原村人)人。明代著名思想家、理学家、文学家,河东学派的创始人,世称“薛河东”。薛瑄继曹端之后,在北方开创了“河东之学”,门徒遍及山西、河南、关陇一带,蔚为大宗。其学传至明中期,又形成以吕大钧兄弟为主的“关中之学”,其势“几与阳明中分其感”。清人视薛学为朱学传宗,称之为“明初理学之冠”,“开明代道学之基”。高攀龙认为,有明一代,学脉有二:一是南方的阳明之学,一是北方的薛瑄朱学。。其著作集有《薛文清公全集》四十六卷。

薛瑄

舟泊彭城江,夜听彭江水。凄凄梧桐音,呖呖天鸿泪。节序苦易迈,心绪生烦愦。心绪江水长,往事今如此。汉皇图远大,形祻重瞳子。入关判鸱鸾,可怜范增死。平生慕明哲,肝肺慎交与。长途读易爻,今觉随六二。反覆中郎论,竟喜管宁虑。风云依飞龙,盛平今日事。伟哉马新丰,旅邸终自许。——明代·薛雍《过古彭城夜灯读书》

金沙js333娱乐场,过古彭城夜灯读书

孰云天地大,形势两暌绝。一气周流之,神理有昭格。雍雍虞庭臣,穆穆贤圣德。太和良在兹,畴咨方未歇。所以祥凤仪,不独大乐阕。如何此道非,千古空遗迹。——明代·薛瑄《杂诗三首
其二》

奥门金沙网址,杂诗三首 其二

满榻尘埃两鬓丝,六年懒赋一篇诗。非关多病捐文字,实恐无闻近死期。何物乾坤能不朽,此生精力欲安施。春来忽有挥毫兴,正是风花烂漫时。——明代·薛蕙《辛卯春日作》

辛卯春日作

明代:薛蕙

满榻尘埃两鬓丝,六年懒赋一篇诗。非关多病捐文字,实恐无闻近死期。

何物乾坤能不朽,此生精力欲安施。春来忽有挥毫兴,正是风花烂漫时。

1

黔阳春日杂咏六首 其二

明代:薛瑄

薛瑄(1389年8月20日—1464年7月19日),字德温,号敬轩。河津(今山西省运城市万荣县里望乡平原村人)人。明代著名思想家、理学家、文学家,河东学派的创始人,世称“薛河东”。薛瑄继曹端之后,在北方开创了“河东之学”,门徒遍及山西、河南、关陇一带,蔚为大宗。其学传至明中期,又形成以吕大钧兄弟为主的“关中之学”,其势“几与阳明中分其感”。清人视薛学为朱学传宗,称之为“明初理学之冠”,“开明代道学之基”。高攀龙认为,有明一代,学脉有二:一是南方的阳明之学,一是北方的薛瑄朱学。。其著作集有《薛文清公全集》四十六卷。

薛瑄

钟山雨过翠成堆,竹里清风作阵来。爱竹看山有真乐,高人远矣忆追陪。——明代·薛瑄《大理后庭竹林山色二首
其一》

大理后庭竹林山色二首 其一

满榻尘埃两鬓丝,六年懒赋一篇诗。非关多病捐文字,实恐无闻近死期。何物乾坤能不朽,此生精力欲安施。春来忽有挥毫兴,正是风花烂漫时。——明代·薛蕙《辛卯春日作》

辛卯春日作

谷断悬山阁,崖通度石桥。日蒸沧海气,霞动赤城标。雪壁花先映,霜严叶后凋。空题招隐曲,怅望隔云霄。——明代·薛蕙《王明叔东谷卷》

王明叔东谷卷

明代:薛蕙

谷断悬山阁,崖通度石桥。日蒸沧海气,霞动赤城标。

雪壁花先映,霜严叶后凋。空题招隐曲,怅望隔云霄。

1

沅州春日歌

明代:薛瑄

薛瑄(1389年8月20日—1464年7月19日),字德温,号敬轩。河津(今山西省运城市万荣县里望乡平原村人)人。明代著名思想家、理学家、文学家,河东学派的创始人,世称“薛河东”。薛瑄继曹端之后,在北方开创了“河东之学”,门徒遍及山西、河南、关陇一带,蔚为大宗。其学传至明中期,又形成以吕大钧兄弟为主的“关中之学”,其势“几与阳明中分其感”。清人视薛学为朱学传宗,称之为“明初理学之冠”,“开明代道学之基”。高攀龙认为,有明一代,学脉有二:一是南方的阳明之学,一是北方的薛瑄朱学。。其著作集有《薛文清公全集》四十六卷。

薛瑄

木落风雨夜,水生兰蕙洲。已值清秋日,旅客思悠悠。感时临岁晏,惜逝对川流。此际亟归去,萧条难久留。——明代·薛蕙《舟行杂诗九首
其六》

舟行杂诗九首 其六

客病荒村饶寂寞,故人今雨忽遇逢。别来渴疾春增剧,坐久空厨午未舂。束湿焚枯真简略,看云听竹稍从容。慇勤更觅邻家酒,惆怅初闻野寺钟。——明代·薛蕙《雨中客至》

雨中客至

朝登古台上,遥望大河阴。朱明来自南,隆暑倏已临。丹霞曜阳景,渥露沾玄林。炎风振曾柯,鸣蝉响哀音。四时代终始,变化递相寻。盛长固殊昔,迟暮方在今。感物切悲情,忾叹伤我心。——明代·薛蕙《效阮公咏怀
其八》

效阮公咏怀 其八

明代:薛蕙

朝登古台上,遥望大河阴。朱明来自南,隆暑倏已临。

丹霞曜阳景,渥露沾玄林。炎风振曾柯,鸣蝉响哀音。

四时代终始,变化递相寻。盛长固殊昔,迟暮方在今。

感物切悲情,忾叹伤我心。

1

admin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