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霖害我稼,卒岁沦洪渊。青山富薪槱,猛虎当昼眠。炊人屡告罄,饥仆怒争先。平生怯懦心,蜂虿等戈铤。会众伐金鼓,长驱陟其巅。我进彼亦退,芟夷砉无前。方舟杂稛载,浩歌戒言旋。阴风海上来,白雨如奔川。飘零不自救,狼籍遍原田。虎暴厌人肉,村墟哭相传。履险指一爨,命邻伥鬼编。幸胜天复尔,栽培岂其然。生人亦已久,秽德熏彼玄。鸱枭啄鸾凤,阘茸乘后贤。横奔不复制,伊郁谁当宣。由来城门火,横及池中鲜。严霜下百草,岂择兰与荃。沮洳本自处,屡空谁尔怜。似闻老农说,丰穰在明年。行看饫浆酒,岂复忧厨烟。小忍济乃大,天运有推迁。再拜谢老农,买金镌尔言。——明代·顾清《伐薪》

夜宿端公房,念与永公别。青灯淡疏棂,起坐见微月。野鹤飞无定,笼鹰动遭掣。翩然思南翔,神爽渺飞越。精蓝古城隈,台殿高嵽嵲。幽房回曲径,只尺人境绝。公持桑下意,我忆云门袜。他年续清游,还放西潭枻。——明代·顾清《再赋》

今年九日两登高,小雨生寒著苧袍。拟约故人将进酒,空怀吏部左持螯。治安有策长沙贾,投老无钱处士陶。万顷沧波鸥在渚,九天清露鹤鸣皋。安排节物饶佳况,断送生涯藉浊醪。心悦故交真有托,足闻空谷可能逃。多才岂愧凌云赋,清论须焚继晷膏。朝日团团行苜蓿,秋花采采胜绯桃。盘餐未必兼熊掌,文采于今见凤毛。奇绝千年金莫铸,歌长一曲茧频缫。鹧鸪香暖炉堪爇,鹦鹉杯深手共操。漫道太行多覆辙,从教沧海足惊涛。萧萧短发惭乌帽,秩秩初筵叙燕毛。学圃一经甘寂寂,词源三峡任滔滔。可容行李催归棹,须看真珠压小槽。古往今来同酩酊,风流端合属吾曹。——元代·胡奎《闰月九日拟邀秫庄清友》

伐薪

明代:顾清

顾清(1460-1528)字士廉,江南华亭人,弘治六年进士,官至南京礼部尚书。诗清新婉丽,天趣盎然。著有《东江家藏集》《松江府志》等。

顾清

丹山碧水傲仙真,绝涧荒途隔世尘。道学共尊胡父子,衣冠能避晋君臣。长镵采药知何日,白发游峰有夙因。肯许移家分一壑,为君当面解朝绅。——明代·顾璘《上下诸峰间作
其四》

上下诸峰间作 其四

依阿每得意,肮脏常失时。古人已共叹,末路转多岐。芝兰掩萧艾,鸑鷟避鸢鸱。人众天可胜,而我犹人猗。欣欣讵可遏,悄悄空自悲。惟当秉明哲,大运随所之。——明代·顾清《寓感四首
其一》

寓感四首 其一

我闻清隐翁,遗世希由巢。君清复如翁,可望不可招。市城无濡足,诗书有神交。妙迹想颜柳,高吟诵韦陶。良材陨空谷,见谓神理遥。遗编付两郎,一一彩凤毛。联飞入天门,光价动紫霄。褒章极华衮,后禄方滔滔。巨镛靡连响,浅渚无惊涛。缅怀神仙驾,八表同游遨。时还抚旧乡,含笑停云旓。惟有风木心,终天感飘摇。——明代·顾清《陈复清挽诗捡讨原大之父》

陈复清挽诗捡讨原大之父

明代:顾清

我闻清隐翁,遗世希由巢。君清复如翁,可望不可招。

市城无濡足,诗书有神交。妙迹想颜柳,高吟诵韦陶。

良材陨空谷,见谓神理遥。遗编付两郎,一一彩凤毛。

联飞入天门,光价动紫霄。褒章极华衮,后禄方滔滔。

巨镛靡连响,浅渚无惊涛。缅怀神仙驾,八表同游遨。

时还抚旧乡,含笑停云旓。惟有风木心,终天感飘摇。

1

再赋

明代:顾清

顾清(1460-1528)字士廉,江南华亭人,弘治六年进士,官至南京礼部尚书。诗清新婉丽,天趣盎然。著有《东江家藏集》《松江府志》等。

顾清

百里宿舂粮,千里三月裹。三飧适苍莽,既返腹犹果。云鹏快九万,斥鴳抢榆可。玄间函万类,厖钜杂纤琐。王公与舆皂,意适无尔我。季孙周公富,参也肘双裸。当其商声歌,万物等瓜蓏。飞鼯笑鸠拙,蚿亦怜鳖跛。鹤长断斯悲,凫短续讵妥。为谢守株翁,君计良未左。——明代·顾清《丁丑元旦杂书》

丁丑元旦杂书

秋月光如洗,高台夜转寒。江流铺雪去,松壁影龙蟠。玉兔栖难稳,苍猿泪欲乾。楚天多雾雨,坐对判更阑。——明代·顾璘《月》

秋霖害我稼,卒岁沦洪渊。青山富薪槱,猛虎当昼眠。炊人屡告罄,饥仆怒争先。平生怯懦心,蜂虿等戈铤。会众伐金鼓,长驱陟其巅。我进彼亦退,芟夷砉无前。方舟杂稛载,浩歌戒言旋。阴风海上来,白雨如奔川。飘零不自救,狼籍遍原田。虎暴厌人肉,村墟哭相传。履险指一爨,命邻伥鬼编。幸胜天复尔,栽培岂其然。生人亦已久,秽德熏彼玄。鸱枭啄鸾凤,阘茸乘后贤。横奔不复制,伊郁谁当宣。由来城门火,横及池中鲜。严霜下百草,岂择兰与荃。沮洳本自处,屡空谁尔怜。似闻老农说,丰穰在明年。行看饫浆酒,岂复忧厨烟。小忍济乃大,天运有推迁。再拜谢老农,买金镌尔言。——明代·顾清《伐薪》

伐薪

明代:顾清

秋霖害我稼,卒岁沦洪渊。青山富薪槱,猛虎当昼眠。

炊人屡告罄,饥仆怒争先。平生怯懦心,蜂虿等戈铤。

会众伐金鼓,长驱陟其巅。我进彼亦退,芟夷砉无前。

方舟杂稛载,浩歌戒言旋。阴风海上来,白雨如奔川。

飘零不自救,狼籍遍原田。虎暴厌人肉,村墟哭相传。

履险指一爨,命邻伥鬼编。幸胜天复尔,栽培岂其然。

生人亦已久,秽德熏彼玄。鸱枭啄鸾凤,阘茸乘后贤。

横奔不复制,伊郁谁当宣。由来城门火,横及池中鲜。

严霜下百草,岂择兰与荃。沮洳本自处,屡空谁尔怜。

似闻老农说,丰穰在明年。行看饫浆酒,岂复忧厨烟。

小忍济乃大,天运有推迁。再拜谢老农,买金镌尔言。

1

闰月九日拟邀秫庄清友

元代:胡奎

元明间浙江海宁人,字虚白,号斗南老人。明初以儒征,官宁王府教授。有《斗南老人集》。

胡奎

有羽人兮在玄都,白玉为佩青霞裾。手掉五色金芙蕖,飘然骑云游紫虚。呼吸元气洪濛初,阅尽三洞天皇书。江风萧萧岁云徂,寒月堕涧冰蟾孤。玉棺千年𦵏龙且,嗟羽人兮不可呼。——元代·胡奎《挽道士》

挽道士

神仙中人不易得,三花云是神仙术。一花一叶著奇芳,说与世人俱不识。阿翁生子子生孙,南北医传良相门。一色杏花随地种,百年大树至今存。忆自六飞南渡后,玉带金鱼赐高手。虢国曾闻扁鹊来,上池何待桑公授。盐官故家遗庆长,埙篪迭奏含宫商。东汉中郎知郭泰,长安女子识韩康。仲也敲门来话别,大帆直指燕山月。星汉遥通析木津,关山正及梁园雪。紫塞霜高雁背寒,酒酣上马驼裘单。一七神楼须报捷,早凭南使寄书还。——元代·胡奎《送人赴燕山》

送人赴燕山

道人近住支公古松下,梦与支公臂常把。所谈惟有《秋水篇》,所见即是当年马。将醒未醒闻马嘶,枕席才离眼复迷。来参法席谈奇梦,影乱朝霞众已齐。天花几散莲花顶,师即支公师未省。丹青老手乏神通,难画松间梦时景。日暮辞归乏笋舆,松花满脚路忘迂。负来斗粟施香积,此是贫家明月珠。——明代·胡梅《秋夜梦支道林谈秋水篇晓入华山听一雨大师讲楞严》

秋夜梦支道林谈秋水篇晓入华山听一雨大师讲楞严

明代:胡梅

道人近住支公古松下,梦与支公臂常把。所谈惟有《秋水篇》,所见即是当年马。

将醒未醒闻马嘶,枕席才离眼复迷。来参法席谈奇梦,影乱朝霞众已齐。

天花几散莲花顶,师即支公师未省。丹青老手乏神通,难画松间梦时景。

日暮辞归乏笋舆,松花满脚路忘迂。负来斗粟施香积,此是贫家明月珠。

1

admin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