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阁芸窗白石霏,夜寒轻飏五铢衣。仙人合在芙蓉馆,并驾青鸾上翠微。——明代·欧大任《题惟敬画》

十二巫山日欲曛,相思谁更梦为云。烟波渺渺孤舟远,独折疏麻一寄君。——明代·欧大任《和黎惟敬寄意二首
其二》

朝回焚谏草,爱客且谈玄。高士林疑竹,清斋室似禅。襟期三径外,献纳五云边。觅酒能无厌,应挥月俸钱。——明代·欧大任《同许太仆元复文文学寿承吴山人子充黎秘书惟敬姚鸿胪元白杜舍人从殷集吴侍御约卿宅得禅字》

题惟敬画

明代:欧大任

欧大任(1516-1596)字桢伯,号仑山。因曾任南京工部虞衡郎中,别称欧虞部。广东顺德陈村人。他“博涉经史,工古文辞诗赋”,并喜体育运动,擅长踢球、击剑。14岁时,督学曾集中十郡的优等生会考,他三试皆列第一,名噪诸生。他和梁有誉、黎民表、梁绍震等人是十分友好的同学,在著名学者黄佐门下读书,很有得益。无奈文运不佳,八次乡试均落榜,直到嘉靖四十二年,47岁的欧大任才一鸣惊人,以岁贡生资格,试于大廷,考官展卷阅览,惊叹其为一代之才,特荐御览,列为第一。由是海内无不知欧大任,名声远播。

欧大任

君上秋风百尺台,白云片片乱鸿哀。江潭此去三千里,那得瑶华远寄来。——明代·欧大任《寄李伯承
其四》

寄李伯承 其四

湛湛长江枫树林,故人何处寄高吟。城盘鄂渚开云梦,山倚钟台望汉阴。鸿起每劳双目送,凤衰宁为二毛侵。潇湘鼓柁曾吴咏,风雨操琴尚楚音。结佩早捐兰茝恨,灌畦甘息桔槔心。刘虬不惮移家远,禽庆应期住岳深。忆昔几同燕市筑,别来三听洛阳砧。遥知卞令峰犹距,已愧东方陆自沉。紫盖梦驰思把袂,青门书去报抽簪。扁舟南下须乘兴,未必烟涛不可寻。——明代·欧大任《寄吴明卿》

寄吴明卿

东床君是谢家亲,文采风流亦未贫。闻道阳元成宅相,衡门归去扫荆榛。——明代·欧大任《送冯妹夫用唯南归
其一》

送冯妹夫用唯南归 其一

明代:欧大任

东床君是谢家亲,文采风流亦未贫。闻道阳元成宅相,衡门归去扫荆榛。

1

和黎惟敬寄意二首 其二

明代:欧大任

欧大任(1516-1596)字桢伯,号仑山。因曾任南京工部虞衡郎中,别称欧虞部。广东顺德陈村人。他“博涉经史,工古文辞诗赋”,并喜体育运动,擅长踢球、击剑。14岁时,督学曾集中十郡的优等生会考,他三试皆列第一,名噪诸生。他和梁有誉、黎民表、梁绍震等人是十分友好的同学,在著名学者黄佐门下读书,很有得益。无奈文运不佳,八次乡试均落榜,直到嘉靖四十二年,47岁的欧大任才一鸣惊人,以岁贡生资格,试于大廷,考官展卷阅览,惊叹其为一代之才,特荐御览,列为第一。由是海内无不知欧大任,名声远播。

欧大任

君上秋风百尺台,白云片片乱鸿哀。江潭此去三千里,那得瑶华远寄来。——明代·欧大任《寄李伯承
其四》

寄李伯承 其四

天目崚嶒吴越间,分符借得海陵山。知君不薄淮南令,诏下长安计日还。——明代·欧大任《送吕心文宰泰兴二首
其二》

送吕心文宰泰兴二首 其二

自从大罗山贼来,虔刘妇女驱婴孩。千家万家室如扫,仓囷杼轴皆尘埃。幕府专征有成算,汉军达军势如电。飞符三楚调狼兵,五将前驱我军殿。笳鼓长麾入瘴茅,空巢不费诸军箭。羽书驰报请刍粮,士饱马肥思一战。西风铙吹凯歌归,数十俘囚泮宫献。谁知首级半农商,血裹淋漓那忍见。椎牛酾酒飨归士,犷悍狼兵更愁怨。金花锦帐排军门,诸司尽向端州宴。吁嗟此事真儿戏,曹幕诸山贼犹炽。岭南无岁无征戎,愿君勿似大罗功。——明代·欧大任《端州凯宴行》

端州凯宴行

明代:欧大任

自从大罗山贼来,虔刘妇女驱婴孩。千家万家室如扫,仓囷杼轴皆尘埃。

幕府专征有成算,汉军达军势如电。飞符三楚调狼兵,五将前驱我军殿。

笳鼓长麾入瘴茅,空巢不费诸军箭。羽书驰报请刍粮,士饱马肥思一战。

西风铙吹凯歌归,数十俘囚泮宫献。谁知首级半农商,血裹淋漓那忍见。

椎牛酾酒飨归士,犷悍狼兵更愁怨。金花锦帐排军门,诸司尽向端州宴。

吁嗟此事真儿戏,曹幕诸山贼犹炽。岭南无岁无征戎,愿君勿似大罗功。

1

同许太仆元复文文学寿承吴山人子充黎秘书惟敬姚鸿胪元白杜舍人从殷集吴侍御约卿宅得禅字

明代:欧大任

欧大任(1516-1596)字桢伯,号仑山。因曾任南京工部虞衡郎中,别称欧虞部。广东顺德陈村人。他“博涉经史,工古文辞诗赋”,并喜体育运动,擅长踢球、击剑。14岁时,督学曾集中十郡的优等生会考,他三试皆列第一,名噪诸生。他和梁有誉、黎民表、梁绍震等人是十分友好的同学,在著名学者黄佐门下读书,很有得益。无奈文运不佳,八次乡试均落榜,直到嘉靖四十二年,47岁的欧大任才一鸣惊人,以岁贡生资格,试于大廷,考官展卷阅览,惊叹其为一代之才,特荐御览,列为第一。由是海内无不知欧大任,名声远播。

欧大任

天涯把袂问何之,海内才名识汝迟。此地更留苏氏赋,何人不诵谢公诗。豫章一榻将悬日,洛下扁舟欲去时。圣主似闻前席待,蓟门烟柳忆归期。——明代·欧大任《黄州遇袁履善比部时量移郡丞》

黄州遇袁履善比部时量移郡丞

去住还同醉,燕歌泪不禁。怀乡游子赋,恋阙近臣心。雪暗惊啼雁,天遥急乱砧。凭君持使节,传语到家林。——明代·欧大任《陈侍御道襄宅离夜遇雪得心字》

陈侍御道襄宅离夜遇雪得心字

白头何自别烟霞,衣褐还山老岁华。卷有素书遗叔夜,碑成玄冢似侯芭。囊琴岭北能千里,留药江南又几家。匹马长亭秋欲尽,陇头何日寄梅花。——明代·欧大任《山人艾从之为故司寇刘公来徵黄太史碑文事竣还大庾》

山人艾从之为故司寇刘公来徵黄太史碑文事竣还大庾

明代:欧大任

白头何自别烟霞,衣褐还山老岁华。卷有素书遗叔夜,碑成玄冢似侯芭。

囊琴岭北能千里,留药江南又几家。匹马长亭秋欲尽,陇头何日寄梅花。

1

admin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