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两年前,我认识了一个拉平板车收废品的男人,四十多岁,头发整齐,衣服干净。

       
国庆假期收拾房间,整理出好多纸盒纸箱,放在客厅,等老爷子送到楼下。没成想,带孩子上完课回来,一堆纸盒还好好的在原地呆着,这可不符合老爷子风风火火的性格!问一声,回答说“今天下雨,收拾废品的不出来,淋湿了他们就不能卖钱了。”

图片 1

  在小区,他不像别的收废品的人那样,声嘶力竭地喊叫,而是一声不响地坐在自己的车边,捧着一堆收来的旧报纸,专心致志地读着,好像忘了自己为何而来。

       
我家的废品都归老爷子管,除了旧报纸卖钱,其他的都会挑出来,单独放到垃圾桶旁边,由着收拾垃圾桶的工人收走。我说过他,反正不卖钱,费那么大力气挑出来干啥,一起扔到垃圾桶里算了,他瞪我一眼“从垃圾桶里在收拾出来要废多大事!”就是旧报纸卖,从来也是人家给多少算多少,只是嘱咐一句把楼道收拾干净。一次我儿子和姥爷一起卖报纸,回来嘟囔“价钱还不如我们学校收旧书呢,姥爷尽上当!”老爷子哈哈一乐“傻小子,能差几个钱,人家受苦受累不容易。”好心好报,小区收废品的阿姨见我从来都是笑脸相迎,几次我大包小包回家,老远看见都跑着过来帮我开单元门、摁电梯。

  一个整天为生计奔忙的汉子,还有这样一种安静的心态,着实让人感到诧异。

       
楼下邻居大姐,也是一个善良的人,刚刚住进小区时,两个孩子都小,免不了有淘气的时候,有事动静还挺大,见了大姐,不免有几分不好意思,大姐却说:谁家没孩子呀!没事没事,别让孩子太拘束了!一句话温暖了我,却让我更严格的约束孩子。

论活力,收废品张大哥,不——小张,无出其右。

  我对这种喜欢阅读的人,有着天生的好感,想到家里积攒了不少旧物件,于是招呼他上楼。

        善良是会传染的,你以善良待人,他人亦以善良待你。

通常我会看见他瘦小的身体扛着比他身形大四五倍的物品在马路上飞奔,连一点气也不大喘。

  他不进门,也不张望,看我一趟趟地来回拿,他说:“要不要我帮忙?”

从和他交谈,我知道他比我小一岁,是1972年生人。听口音,他应该是从安徽北部来的人,身高一米五几的样子,精瘦精瘦的一个人。

  我说:“你别脱鞋了,进来一下,帮我搬出去吧。”

他除了力气大,精力也非常旺盛,通常他会在早晨七点钟准点到达翠竹园西区的小区门口,一直到晚上九点钟收工很少有失误。而且通常情况下,他总是一副不知疲倦的身形和一脸的朝气以及热情的大嗓门。

  我们一手交钱,一手交废品。

他就是这么一呆十多年,反正我来到这里他已经就在这里。就冲他这么能坚持且又守时和自律,有多少混在单位的人都会自愧不如。

  10分钟后,我听见他在楼下喊:“3楼的这个大姐,你家的报纸真好看,以后就卖给我,我会比别人出更高的价钱。”

就在这里,我曾经看到过很多的收废品的人来来又往往,然后很多人带着小偷小摸的恶名消失不见,又或者那些邋里邋遢的整日里看老人打牌带干不干的神情倦怠的家伙在到处游走。

  我推开窗,对他说:“没问题,你一个月后来,我给你留着。”我并不想多卖几个钱,只是下意识地希望那些铅印的东西,多给一些人看。一份5角钱的晚报,几个人读,总比一个人读的价值要高。

但小张不同,他总是干净利落地来上工,穿着蓝色的如同他职业装的护身衣在到处找活,逢人便称老板你家里可有废品卖,更重要的是他很会找活。

  一个月后,他果然来了,这次,我们在交易时有了交流。他告诉我,家里有两个儿子,一个上高中,一个上初中,买不起课外读物,他就利用收破烂的间隙,把适合儿子们看的东西挑出来,留在家里,慢慢看。

如果哪个门面变更或者哪个家里有什么活从不会逃过他的眼睛,他就会骑着小三轮车过来说有什么可以帮忙,然后就开始讨价还价地说起来。

  末了,他说:“大姐,你的报纸我就不用称了,我肯定多给你钱。”

并且他还时不时地义务帮别人提货物,而且再重的东西在他手里都毫不费力,他那娇小的身体总是蕴藏着无穷的力道。

  我说:“不要,你该怎么给就怎么给。”

  临走时,我找出一大包旧衣,说:“你挑几件好的,不要的旧衣,帮我扔在下面的垃圾桶里。”

我跟他的交道自然源于卖废报纸。

  他谢了又谢。

有一天他一边利索地收拾报纸一边开始恭维我,他说:“大姐啊!你绝对是个人才啊!你是个顶级的文化人啊!你跟我们大老粗可不一样啊!你好有魄力啊!你的本事太大了啊!“然后话锋一转:“你看我好可怜啊!我没文化啊!我只能干力气活啊!”

  我想,这不是施舍,也不是帮助,贫穷和富有是相对的,我只是喜欢他的这种生活态度。有一天,我发现他坐在我家门口的阶梯上,脚边是一捆根上还带着泥土的青葱和一小篮子鸡蛋。我惊讶得合不上嘴,让他进屋。他说,婆娘让他带这些东西来谢我。

我第一次听人这么夸我,虽然有点不好意思反驳了几下,但心里很是受用。我以为那是他对我是另眼相看,后来发现他夸人的本事可不是只有这一两下。他能够遇见不同的人说完全不一样但又很让人受用的词汇,所以他的人气好到爆棚。

  望着青葱和鸡蛋,我想拒绝,又怕伤他自尊;收下,又实在不忍。我说:“这样吧,鸡蛋,我留下10个,我知道土鸡下的蛋好吃,多余的你拿回去。葱,我也拿一把,南方人不爱吃葱,你拿回去,还可以卖几个钱,放我这里,只会烂掉。”

最重要的是他不大占人的便宜,他给人的卖废品钱总是比同行高,后来大家都愿意把废品卖给他。

  他一再推让,我说:“你一定要拿回去,不然,我老公回来会骂我的。”

其他收废品的人在这个地方总竞争不过他也都纷纷撤退,但也没见他和同行结仇。大家伙一说起他倒是说他出了名的够义气,于是他显然成了这地的废品大王。

  当天晚上,我用葱炒了几个鸡蛋吃,很香。

后来他也从小三轮车换成了大卡车拉废品。那大卡车通常一早就停在翠竹园门口,他则继续骑着小三轮车去各楼去收废品,到晚上九点则一车拉走。

  意林札记

和其他收废品的相比,小张总是清清爽爽的一副装备。通常他会有两套蓝色的护身衣轮流换这穿,所以在他身上很少能看见污渍,脸上也干干净净,最重要的是他有一头乌黑亮丽的卷发。

  人与人之间的接触在于理解,理解是从心灵上的沟通开始的。当有了心灵上的沟通以后,才会存在着真正意义上的相互来往。其实,来往就是一种回报。这样的回报不可以用等同的物质上的交换去计算,因为它跟物质没有关系,只跟互相来往人的心境有关系,所以,文中不爱吃葱的南方人的“我”吃着葱炒鸡蛋很香。(端木)

一次我好奇问他的卷发的由头,他也很快大方地告诉我那是他每次在美容美发店里花了230元做的头发。我觉得有点贵,他说他也要注意工作形象,不能让人觉得他形象太差并说工作首先要注重形象工程。

我想起很多名人,例如希拉里就曾经说过:一个人的外表最重要的就是头发。因为什么事都是从头开始。我们的破烂王小张无疑就深谙此道。

从种种迹象看来,小张这个人就是个人才。如果说是金子在哪里都会发光,那么小张就是这样的金子。

事实上,在现在的任何成功指标下,他都算是很成功。

首先,他有一个美貌的妻子,而且夫妻感情融洽。我从没看见过他的妻子,可见他不愿意妻子干苦力,只专心在家相夫教子即可,他不要妻子不要有太多的社会压力。

再次,他有两个儿子,儿子们都顺利地考上了大学,这使他根本没有后顾之忧。

最后,他顺利地赚取了两套合肥不错的房子。

以他向来谦虚的态度,他的收获绝不止这些。

昨日里,就在我接受某种失败割舍门面另作他用时,他无疑把马屁拍在了马蹄上让我火气直冒。因为他还在说:“大姐啊!你是个人才啊!你一年至少赚三四十万吧!。。。。。。”

将心比心地说,一年三四十万的人恰恰就是这个破烂王——小张。

admin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