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见意不已,不寐竟达旦。振衣出南郭,露草凄以漫。轻烟幕平林,村村鸡犬散。初日多好光,主人适朝饭。人生不知心,何用更谋面。我生十一岁,窃希范张传。素心六七人,异姓而同干。涂氏贤父子,君之旧友善。语我与林子,奇才不易见。天下昔无君,黎阳初构乱。城虎不择肉,党恶以千万。君督南乡兵,机密发不缓。黎明驻南郊,群凶寝方燕。踉跄出门斗,前死后者窜。一日杀千人,万家获安奠。死者骨肉亲,至今不敢怨。乡兵骄成功,虎死狼为患。君更用市人,疾若摧枯蔓。用人人不疑,杀人人不叛。事己身不与,超然如飞翰。前日同涂林,访君读书院。路经校射场,指是君所践。怀哉李太白,风月此遗墠。昔读袁州碑,高文垂孔殿。字字关人伦,儒术尊不贱。夹溪千树桃,白沙空断岸。怜君多白须,喜君老尚健。——明代·魏禧《再过赤溪呈邓元白》

譬如厌膏粱,忽思御藜藿。车马何喧阗,缓步生寥廓。当暑进狐白,人乃弃不著。始知人生欢,适志为真乐。——明代·魏禧《勺庭示诸生
其三》

七月五日阻北风,江头白浪高于篷。中秋夜泊华阳镇,琵琶琥珀声瑽瑽。月高鸡啼天不曙,官船吹金起击鼓。不闻江上人语声,惟闻满江动樯橹。北风渐软江水平,高帆一一出前汀。估人利涉争及时,何能熟寝待天明。披衣出舱我看月,波黑天低光明灭。梦中每爱放江船,月落空江鸣鶗鴂。——明代·魏禧《早发华阳镇》

再过赤溪呈邓元白

明代:魏禧

魏禧(1624年3月2日~1680年11月17日)明末清初散文家,与汪琬、侯方域并称清初散文三大家,与兄际瑞、弟礼合称宁都三魏,三魏兄弟与彭士望、林时益、李腾蛟、岳维屏、彭任等合称易堂九子。字冰叔,一字叔子,号裕斋。江西宁都人,明末诸生,明亡隐居翠微峰勺庭,人称勺庭先生。后出游江南,以文会友,传播其明道理、识时务、重廉耻、畏名义的学说,结纳贤豪,以图恢复。他的文章多颂扬民族气节人事,表现出浓烈的民族意识。还善于评论古人的业迹,对古人的是非曲直、成败得失都有一定的见解,著有《魏叔子文集》。

魏禧

香满阎浮,孤山春早,有人珍重花枝。寻诗驴背,云暗楚天低。剩得生绡一幅,凭君读、墨沈淋漓。须认取,冰心铁骨,惆怅岁寒时。粉披。笑官阁,精神惨淡,色相支离。问何似昭阳,雨湿胭脂。也识太行秋色,渐添来、五凤栖西。浔江冷,几枝霜菊,消息访东篱。——清代·魏元戴《满庭芳·题江云卿墨梅册子,并送调宰德化》

满庭芳·题江云卿墨梅册子,并送调宰德化

酒满金船花满枝,年年高会趁花时。莺啼燕语芳菲节,春水晴山祓禊词。碧草似烟池似镜,青梅如豆柳如丝。闲徵雅令穷经史,百罚深杯亦不辞。——清代·瞿士雅《上巳宴集懋社十二首
其四》

上巳宴集懋社十二首 其四

年年带得看花眼,生世何曾便不辰。四海共知惟白发,再来忍更负青春。管弦不分围成沸,桃杏终教踏作尘。报与荒园流水道,豨膏无计转方轮。——近现代·严复《上巳未出游次疑始韵》

上巳未出游次疑始韵

近现代:严复

年年带得看花眼,生世何曾便不辰。四海共知惟白发,再来忍更负青春。

管弦不分围成沸,桃杏终教踏作尘。报与荒园流水道,豨膏无计转方轮。

1

勺庭示诸生 其三

明代:魏禧

魏禧(1624年3月2日~1680年11月17日)明末清初散文家,与汪琬、侯方域并称清初散文三大家,与兄际瑞、弟礼合称宁都三魏,三魏兄弟与彭士望、林时益、李腾蛟、岳维屏、彭任等合称易堂九子。字冰叔,一字叔子,号裕斋。江西宁都人,明末诸生,明亡隐居翠微峰勺庭,人称勺庭先生。后出游江南,以文会友,传播其明道理、识时务、重廉耻、畏名义的学说,结纳贤豪,以图恢复。他的文章多颂扬民族气节人事,表现出浓烈的民族意识。还善于评论古人的业迹,对古人的是非曲直、成败得失都有一定的见解,著有《魏叔子文集》。

魏禧

生老樊川,水嬉不尽当年兴。问十里、湖光何处,画桡相并。金管风多听又失,珠帘雨细看难定。算陈思、著眼不曾多,惊鸿影。凭舷意,应谁省。抛醉缬,朱榴映。尽繁华都付,藕丝风领。一簇愁红空极浦,半湖柔绿浮归艇。正高楼、人在柳阴中,烟光暝。——清代·严绳孙《满江红
午日》

满江红 午日

云压松枝拂石窗,板桥头是读书堂。风荷老叶萧条绿,露折寒英次第黄。且醉尊前休怅望,不离名教可颠狂。主人有酒欢今夕,玉碗盛来琥珀光。——清代·瞿士雅《九日宴集懋社十首
其六》

九日宴集懋社十首 其六

劫运如溃痈,固亦待其熟。望夷鹿为马,神媪方夜哭。如分以相偿,不劳计赢绌。君看未来果,随地皆可读。——近现代·严复《和刘通叔瑞潞岁莫杂诗并序
其七》

和刘通叔瑞潞岁莫杂诗并序 其七

近现代:严复

劫运如溃痈,固亦待其熟。望夷鹿为马,神媪方夜哭。

如分以相偿,不劳计赢绌。君看未来果,随地皆可读。

1

早发华阳镇

明代:魏禧

魏禧(1624年3月2日~1680年11月17日)明末清初散文家,与汪琬、侯方域并称清初散文三大家,与兄际瑞、弟礼合称宁都三魏,三魏兄弟与彭士望、林时益、李腾蛟、岳维屏、彭任等合称易堂九子。字冰叔,一字叔子,号裕斋。江西宁都人,明末诸生,明亡隐居翠微峰勺庭,人称勺庭先生。后出游江南,以文会友,传播其明道理、识时务、重廉耻、畏名义的学说,结纳贤豪,以图恢复。他的文章多颂扬民族气节人事,表现出浓烈的民族意识。还善于评论古人的业迹,对古人的是非曲直、成败得失都有一定的见解,著有《魏叔子文集》。

魏禧

茅屋乱山下,重关古道中。雾销岩骨黑,霜老石衣红。小醉探乡梦,间吟记土风。夜深寒犬吠,飞雪扑帘栊。——清代·严烺《花贡驿》

花贡驿

暮春三月醉山阴,莫负当时行乐心。镜里朱颜看已失,尊中绿蚁且徐斟。年年好景花如锦,两两黄鹂色似金。渐老更知春可惜,古来人事亦犹今。——清代·瞿士雅《上巳宴集懋社十二首
其十一》

上巳宴集懋社十二首 其十一

兴济闸头闻水鸣,鸣如殷殷轰雷声。大河之势赖此泄,飘沙卷沫东南行。大鱼小鱼随巨浪,赤鲤腾出何倔强。逆流泼剌石齿间,力抵龙门欲西上。渔人两岸竞呼呶,人势人声争相高。施罛濊濊更手捕,吁嗟尔鱼何由逃。——清代·边向禧《兴济闸观打鱼》

兴济闸观打鱼

清代:边向禧

兴济闸头闻水鸣,鸣如殷殷轰雷声。大河之势赖此泄,飘沙卷沫东南行。

大鱼小鱼随巨浪,赤鲤腾出何倔强。逆流泼剌石齿间,力抵龙门欲西上。

渔人两岸竞呼呶,人势人声争相高。施罛濊濊更手捕,吁嗟尔鱼何由逃。

1

admin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