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蹄踏水乱明霞,醉袖迎风受落花。怪见溪童出门望,雀声先我到山家。——元代·刘因《山家》

中庭多杂树,偏为梅咨嗟。问君何独然?念其霜中能作花,露中能作实。摇荡春风媚春日,念尔零落逐寒风,徒有霜华无霜质。——南北朝·鲍照《梅花落》

东临碣石,以观沧海。水何澹澹,山岛竦峙。树木丛生,百草丰茂。秋风萧瑟,洪波涌起。日月之行,若出其中;星汉灿烂,若出其里。幸甚至哉,歌以咏志。——两汉·曹操《观沧海》

山家

元代:刘因

刘因(1249~1293)
元代著名理学家、诗人。字梦吉,号静修。初名骃,字梦骥。雄州容城人。3
岁识字,6岁能诗,10岁能文,落笔惊人。年刚20,才华出众,性不苟合。家贫教授生徒,皆有成就。因爱诸葛亮“静以修身”之语,题所居为“静修”。元世祖至元十九年应召入朝,为承德郎、右赞善大夫。不久借口母病辞官归。母死后居丧在家。至元二十八年,忽必烈再度遣使召刘因为官,他以疾辞。死后追赠翰林学士、资政大夫、上护军、追封“容城郡公”,谥“文靖”。明朝,县官乡绅为刘因建祠堂。

刘因

郎作十里行,侬作九里送。拔侬头上钗,与郎资路用。有信数寄书,无信心相忆。莫作瓶落井,一去无消息。大艑珂峨头,何处发扬州。借问艑上郎,见侬所欢不?初发扬州时,船出平津泊。五两如竹林,何处相寻博。——南北朝·释宝月《估客乐四首》

估客乐四首

居庸关上子规啼,饮马流泉落日低。雨雪自飞千嶂外,榆林只隔数峰西。——清代·朱彝尊《出居庸关》

出居庸关

兔园标物序,惊时最是梅。衔霜当路发,映雪拟寒开。枝横却月观,花绕凌风台。朝洒长门泣,夕驻临邛杯。应知早飘落,故逐上春来。——南北朝·何逊《咏早梅
/ 扬州法曹梅花盛开》

咏早梅 / 扬州法曹梅花盛开

南北朝:何逊

兔园标物序,惊时最是梅。衔霜当路发,映雪拟寒开。枝横却月观,花绕凌风台。朝洒长门泣,夕驻临邛杯。应知早飘落,故逐上春来。402古诗三百首,咏物,梅花,言志

梅花落

南北朝:鲍照

鲍照(约415年~466年)南朝宋文学家,与颜延之、谢灵运合称“元嘉三大家”。字明远,汉族,祖籍东海(治所在今山东郯城西南,辖区包括今江苏涟水,久居建康。家世贫贱,临海王刘子顼镇荆州时,任前军参军。刘子顼作乱,照为乱兵所杀。他长于乐府诗,其七言诗对唐代诗歌的发展起了很重要的作用。有《鲍参军集》。

鲍照

江干远树浮,天末孤烟起。江天自如合,烟树还相似。沧流未可源,高帆去何已。——南北朝·范云《之零陵郡次新亭》

之零陵郡次新亭

心同流水净,身与白云轻。寂寂深山暮,微闻钟磬声。——明代·高攀龙《枕石》

枕石

兔园标物序,惊时最是梅。衔霜当路发,映雪拟寒开。枝横却月观,花绕凌风台。朝洒长门泣,夕驻临邛杯。应知早飘落,故逐上春来。——南北朝·何逊《咏早梅
/ 扬州法曹梅花盛开》

咏早梅 / 扬州法曹梅花盛开

南北朝:何逊

兔园标物序,惊时最是梅。衔霜当路发,映雪拟寒开。枝横却月观,花绕凌风台。朝洒长门泣,夕驻临邛杯。应知早飘落,故逐上春来。402古诗三百首,咏物,梅花,言志

观沧海

两汉:曹操

曹操(155年-220年正月庚子),字孟德,一名吉利,小字阿瞒,沛国谯人,汉族。东汉末年杰出的政治家、军事家、文学家、书法家。三国中曹魏政权的缔造者,其子曹丕称帝后,追尊为武皇帝,庙号太祖。曹操精兵法,善诗歌,抒发自己的政治抱负,并反映汉末人民的苦难生活,气魄雄伟,慷慨悲凉;散文亦清峻整洁,开启并繁荣了建安文学,给后人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史称建安风骨,鲁迅评价其为“改造文章的祖师”。同时曹操也擅长书法,尤工章草,唐朝张怀瓘在《书断》中评其为“妙品”。

曹操

自作新词韵最娇,小红低唱我吹箫。曲终过尽松陵路,回首烟波十四桥。——宋代·姜夔《过垂虹》

过垂虹

回车驾言迈,悠悠涉长道。四顾何茫茫,东风摇百草。所遇无故物,焉得不速老。盛衰各有时,立身苦不早。人生非金石,岂能长寿考?奄忽随物化,荣名以为宝。——两汉·佚名《回车驾言迈》

回车驾言迈

兔园标物序,惊时最是梅。衔霜当路发,映雪拟寒开。枝横却月观,花绕凌风台。朝洒长门泣,夕驻临邛杯。应知早飘落,故逐上春来。——南北朝·何逊《咏早梅
/ 扬州法曹梅花盛开》

咏早梅 / 扬州法曹梅花盛开

南北朝:何逊

兔园标物序,惊时最是梅。衔霜当路发,映雪拟寒开。枝横却月观,花绕凌风台。朝洒长门泣,夕驻临邛杯。应知早飘落,故逐上春来。402古诗三百首,咏物,梅花,言志

admin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