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台如髻绕烟鬟,学得新声手动和自动掸。七拾2峰不知凡几,烟波纯浸洞庭山。——南陈·魏禧《灵岩杂咏》

自己本自为芳,清心来众赏。不作却聘书,高名自标榜。一任朱门游,终焉逢户想。睇彼隐君子,热中劳俯仰。朝住青云下,暮蹑华堂上。翩然意气增,春温变秋爽。俯念此微生,荣落任天壤。就算草木姿,窃用资生养。枕之双目明,服之年寿长。看君出北山,名实何卤莽。——宋朝·魏禧《菊答》

9衢尘里一举人,生在法家遇太平。哪个人共交亲开口笑,喜闻儿侄读书声。劬劳常想樱笋时恨,游乐今逢四海清女士。同戴大恩何处报,文章抛尽爱功名。——金朝·瞿士雅《五10自寿集唐五10首
其拾7》

灵岩杂咏

明代:魏禧

魏禧(16贰肆年11月23日~1680年6月壹7日)明末清初小说家,与汪琬、侯方域并称清初小说三我们,与兄际瑞、弟礼合称宁都叁魏,叁魏兄弟与彭士望、林时益、李腾蛟、岳维屏、彭任等合称易堂九子。字冰叔,一字叔子,号裕斋。江鞍山都人,明末诸生,明亡隐居驼梁山勺庭,人称勺庭先生。后旅游江南,以文仲友,传播其明道(Mingdao)理、识时务、重廉耻、畏名义的主义,结纳贤豪,以图苏醒。他的篇章多夸奖民族气节人事,表现出浓烈的民族意识。还善于批评古时候的人的业迹,对古代人的是非、成败得失都有自然的思想,著有《魏叔子文集》。

魏禧

仕宦囊金帛,商贾争锥刀。富饶众所归,趋之非一朝。子弟夸玉馔,宾从御狐白。岂知冻死骨,藉藉满草泽。恶盈固天道,多财为害患。百余年会有尽,膏火相熬煎。钵饭熏毗邪,同食故不儩。愿此檀施开,功德难思议。——东汉·严永华《杂兴
其七》

杂兴 其七

薄醉垂鞭,宝坊才转疑飞坠。一年月亮打头圆,望处浑如水。便有鱼王飞队,更有些、王侯邸第。白头犹说,天上霓裳,旧时风味。什么人耐闲行,紫骝可也如人意。归来孤馆踏歌声,远听心还碎。过往的事常娥应记。遍灯月、阑珊影里。近来谁问,南国冰天雪地,个人憔悴。——明清·严绳孙《烛影摇红
上元》

烛影摇红 上元节

玖衢尘里一Sven,生在墨家遇太平。哪个人共交亲开口笑,喜闻儿侄读书声。劬劳常想春日恨,游乐今逢四海清(Haiqing)。同戴大恩何处报,作品抛尽爱功名。——明代·瞿士雅《五10自寿集唐五10首
其107》

五十自寿集唐五10首 其107

清代:瞿士雅

玖衢尘里1学子,生在墨家遇太平。何人共交亲开口笑,喜闻儿侄读书声。

劬劳常想莺时恨,游乐今逢四海清女士。

同戴大恩何处报,文章抛尽爱功名。

1

菊答

明代:魏禧

魏禧(16二四年7月24日~1680年八月1三日)明末清初小说家,与汪琬、侯方域并称清初小说3豪门,与兄际瑞、弟礼合称宁都叁魏,叁魏兄弟与彭士望、林时益、李腾蛟、岳维屏、彭任等合称易堂九子。字冰叔,一字叔子,号裕斋。江信阳都人,明末诸生,明亡隐居尖山勺庭,人称勺庭先生。后旅游江南,以文种友,传播其明道(Mingdao)理、识时务、重廉耻、畏名义的学说,结纳贤豪,以图苏醒。他的篇章多赞扬民族气节人事,表现出浓烈的民族意识。还善于商量古人的业迹,对先人的黑白、成败得失都有早晚的观点,著有《魏叔子文集》。

魏禧

百余年流转只眨眼之间,相互相伤指白须。圣主好文兼好武,郤公怜戆亦怜愚。未能得路陪先达,共说题诗压腐儒。有兴不愁诗韵险,拾鱼目换拾骊珠。——西夏·瞿士雅《注:兄诞五月25日其10》

注:兄诞八月二日 其拾

鸡头池涸哪个人能记,渌水亭荒不可寻。小立平桥一痛楚,东风凉透白鸥心。——东汉·边浴礼《秋晚过十刹海明相国园址》

秋晚过10刹海明相国园址

秋分开首阳,黄龙正值庚。比肩横秀气,月健得毕生1世。四柱乾月贵,晚春甲木荣。莫嗤谈小数,远祖有君平。——近今世·严复《元正觐祖生
其三》

新春初一觐祖生 其3

近现代:严复

大雪开三之日,白虎正值庚。正印横秀气,月健得毕生1世。

四柱乾月贵,三月甲木荣。莫嗤谈小数,远祖有君平。

1

五十自寿集唐五10首 其10七

清代:瞿士雅

瞿士雅,一名高桂,字若稚,奉有影响的人。

瞿士雅

酒满金船花满枝,年年高会趁花时。花香鸟语芳菲节,春水晴山祓禊词。碧草似烟池似镜,青梅如豆柳如丝。闲徵雅令穷经史,百罚深杯亦不辞。——南宋·瞿士雅《上除宴集懋社拾2首
其四》

重叁宴集懋社拾2首 其4

岭上愁苏,溪边睡醒,一枝早逗情窦初开。暗香微送霜中,瘦影小横雪里。凄迷冻蝶,似不许、绕丛游戏。想此时、做梦群花,那晓玉妃先起。遥傍水、芳心孤寄。低映月、粉姿斜倚。观来东阁逡巡,折向南洲迢递。幽芳冷艳,索笑处、开非轻便。看李桃、乱嫁DongFeng,怎得比伊林婿。——齐国·严淑珍《东风第3枝
咏梅》

东风第三枝 咏梅

遇上及长别,都来几昼昏。池荷清逭暑,丛桂远招魂。投分欣倾盖,湛冤痛覆盆。不成扶软弱,直是构恩怨。忆昨皇临极,殷忧国命屯。求侧身求辅弼,痛哭为黎元。伟大职业方鸿造,奇才各骏奔。明堂收杞梓,列辟贡玙璠。岂谓资群策,翻成罪莠言。衅诚基近习,祸已及亲尊。惝恍移宫狱,呜呼养士恩。人情方翕訾,天意与偏反。夫子南州彦,当时士论存。一枝翘国秀,三峡倒词源。荐剡能为鹗,雄图欲化鲲。杨谭同御席,江郑尽华轩。卿月辉东壁,郎星列井垣。英奇相支柱,契合互攀援。重译风皆耸,One plus势已吞。忽惊啼晚鴂,轻便刈芳荪。古有身临穴,今无市举幡。血应漂地轴,精定叫天阍。犹有深闽妇,来从积德门。抚弦哀寡鹄,分镜泣孤鸳。加剑恩牵犬,争权遇僓豚。空闻矜庶狱,不得见传爰。投畀宁无日,群昏自不论。浮休齐得丧,忧患塞乾坤。上帝高难问,中情久弗谖。诗篇同乘杌,异代得根原。莫更秦头责,休将朕舌扪。横流看各方,祇合老邱樊。——近当代·严复《哭林晚翠》

哭林晚翠

近现代:严复

遇见及长别,都来几昼昏。池荷清逭暑,丛桂远招魂。

投分欣倾盖,湛冤痛覆盆。不成扶软弱,直是构恩怨。

忆昨皇临极,殷忧国命屯。求侧身求辅弼,痛哭为黎元。

伟绩方鸿造,奇才各骏奔。明堂收杞梓,列辟贡玙璠。

岂谓资群策,翻成罪莠言。衅诚基近习,祸已及亲尊。

惝恍移宫狱,呜呼养士恩。人情方翕訾,天意与偏反。

学子南州彦,当时士论存。一枝翘国秀,三峡倒词源。

荐剡能为鹗,雄图欲化鲲。杨谭同御席,江郑尽华轩。

卿月辉东壁,郎星列井垣。英奇相支柱,契合互攀援。

重译风皆耸,Samsung势已吞。忽惊啼晚鴂,轻易刈芳荪。

古有身临穴,今无市举幡。血应漂地轴,精定叫天阍。

犹有深闽妇,来从积德门。抚弦哀寡鹄,分镜泣孤鸳。

加剑恩牵犬,争权遇僓豚。空闻矜庶狱,不得见传爰。

投畀宁无日,群昏自不论。浮休齐得丧,忧患塞乾坤。

上帝高难问,中情久弗谖。诗篇同乘杌,异代得根原。

莫更秦头责,休将朕舌扪。横流看各方,祇合老邱樊。

1

admin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