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苏,这似乎是一风冗长而絮叨的长信,带着微微的心酸和无奈的口吻在叙述,而你是否看得到,对于我来说并不重要。
关与你我之间的结局,如果这样还不是最好,那怎样才是最好。
无非是你住静谧河滨,我住寂寞城堡。 A、
五一长假之后所有的学生都必须返校,我们终于在久违的课堂里见面了。你穿着我以前送给你的杰克琼斯的立领T恤,头发乱七八糟的遮着眉眼和左耳耳骨上那枚同我右耳上那枚一样的怪异耳钉。我走过去,你抬起头看见我,脸上露出邪恶的笑容,我低下头看见你的双脚上穿着一双棉布拖鞋顿时崩溃了,我问你,难道你一点都不热吗?你瞪大眼睛貌似无辜的说,后面开口这么大,怎么会热啊。
你看,我们多蠢,总是找不到事情的重点。重点应该是你怎么能穿着拖鞋来上课而不是你热不热,可是我的注意力却始终只集中在你自身身上。
坐在你身边,偷偷看你,你身上还是有我贪恋的小痞子般不羁气息和少爷们独特的贵族气质,我在第一次看见你的时候就觉得,你一定是那种家里很有钱很有钱的男孩子,有钱的人也许是暴发户,但真正的贵族是忧郁的,庆苏,你是真正的贵族。
我小声的告诉你,我喜欢上一个男孩子了。我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神一直停留在你的脸上,我的眼神那么犀利,只为了捕捉到你丝毫不同寻常的神情,然而你的眼神始终镇定,表情始终戏谑,没有我想要看到的东西,那种不甘而慌张的表情,在你的脸上,从为因为我而出现过。
你拍着手笑,哈哈,那真是太好了,我终于可以摆脱你的纠缠了。
我狠狠的掐你的手臂,你的皮肤真好,随便掐一掐就是一个印子,我说,我有纠缠你吗,我哪里纠缠你了,你说啊你说啊。你指着我笑,一幅不攻自破的样子,我的手顿时无力的垂下来,心里也涌起无数委屈的小情绪,是吧,庆苏,其实我一直在纠缠你,只是自己不肯承认而已。
你问我,怎么认识那个男生的。我老实的回答你,我去逛街,买了很多衣服,最后想要买双鞋子,就去了新开的NIKE鞋店,看上一双很漂亮的鞋子,有个长得很好看的店员走过来问我要不要试,我抬起头看见他笑起来露出的虎牙,心好象在五月微热的空气里化成了一滩水,他看上去太干净了,所以我花痴得理直气壮。
最后,我居心不良的跟他说,我们来交换一下电话号码吧,以后有漂亮的鞋子到了你就打电话给我。他笑得很羞涩,仿佛是看穿了我的用心,可是那又什么关系,重要的是我要到了他的号码。
你听完之后满脸不屑的样子说,原来你是这么花心的人,见一个爱一个。我得意的笑笑,把头侧过去爬在桌上闭目养神,手机里在播放着杨千桦很早以前的一首歌,如果爱情可以输,那我肯定是输,你也不必介意,我的付出。
与舒缓的节奏极不相称的。是我毫无章法的心跳。 B、
我想,我这一生都会一直记得那天,月光温婉。掬于掌心,碎成波光盈盈。我站在楼道的阳光里,身后是酒醉后的父亲声嘶力竭的叫骂,滚吧,跟你那个没良心的妈一样,忘恩负义的杂种。
我倔强的扬着头,看似闲庭信步的慢慢走下楼去。其实内心的屈辱已经像海啸时的巨浪,将整个天地都吞没。
自从父亲的生意投资失败后,母亲就带着家里为数不多的存款走了。临走之前她哭着对我说,小朵,妈妈也时不得已,妈妈也有苦衷。
我木然的看着面前那个美丽的妇人,渐渐的,脸上露出了讥屑的笑意。有什么苦衷可以使她抛夫弃女呢?有什么不得以得的原因让在她在这个家庭最需要团结的时候做出了这样的决定?我转过身去,淡漠的说,我可以体谅你,但是我,不能原谅你。

《The Other
Pair》是一位20岁的埃及青年制作的微电影,时长4分钟却没有一句台词,这部获得埃及卢克索LUXOR电影奖的作品,作品中全程无对白,但却达到了“无声胜有声”的效果。因为没有对白,大大提高了观众对画面的关注度,感动了很多人。故事讲述了一个大男孩和一个小男孩,相互给予和互相成全的故事。

晚上,台灯下,苏小草凄凉的看着手里的物什,悲痛地说:”P仔啊P仔,姐姐对不起你,自你进我家后,从来就没让你吃饱过,现在又要你牺己救主你安心的去吧,我会厚葬你的,永别了!”
哐啷啷—— 小猪扑满落地,碎成了几十片。
她数着里面的硬币,1、2、377、78、79。只有79元,还差好大一截啊,怎么办?
母亲闻声敲门而入,”小草啊,你把什么给打碎了?咦?为什么动扑满,不是说里面的钱要存起来买新自行车的吗?”
她连忙掩饰:”这个,因为下星期要买新的参考书,所以先挪用一下嘛,没事啦,现在的车子骑着也挺好的,先买书要紧。”
“你要买书妈妈这有钱”
“不用啦!你的钱还是存起来给我上大学用吧,我一定会考上的!很晚了,你快点去睡吧”连骗带哄地将母亲推出房间,她关上门,将背靠在门上,大大的吁了口气。
为今之计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先睡觉,学《飘》里的斯佳丽那样,一切留待明天再说。明天,一切都会好的!
但事实却是——明天只会更糟糕。
第二天,她照例送樱桃过去,出乎意料的是,言唯这次居然非常配合,不但开门请她进去,而且什么话也没说就签收了。正当她为此感到诧异不已时,他取过一旁沙发上的外套,召来小花,说:”走吧。”
“呃?去哪?” “复诊。”—— 晴天霹雳!
于是当晚,负债额由380,提升到了460,第三天,变成540,第四天当言唯又说出复诊两个字时,苏小草终于忍不住跳了起来:”等一下!”
少年和大狗,一起回头看着她。
被那两双乌溜溜的眼睛一盯,她的气势顿时焉了大半,吞吞吐吐地说:”那个、我觉得小花的病好象已经好了呀,你看,它又能跑又能跳,精神这么好,还有必要再去复诊吗?”
言唯望着她,久久不说话。他不说话,她就更紧张,头垂得更低了。
不知过了多久,他终于说道:”小花拿过赛奖,身价在5万左右。”
呜人家知道你的狗狗名贵。 “所以一定要完全康复,确信没事了才行。”
呜说穿了就是还得让她付这笔钱。
言唯转身打开门,牵着小花往外走,耳畔听到身后传来的轻微的呜悠声,唇角又扬了起来。他的心情忽然变得很好,就某方面而言,身后那个人类跟只小狗还真是没什么区别,一样单纯,看人时都特别的热诚,被打击了又会非常受伤。
很有趣。
这个叫做苏小草的女孩子,真是有趣的让人觉得生活的每一天都变得生动起来。
他带着清浅的笑正准备出门,却在看见铁栅栏外停放着的那辆车,和车旁正在怞烟的女人时,脸色顿变,笑容一下子没有了。
身后,苏小草低着头,没留意他突然停下,就那样撞了上去,吃疼地叫了起来:”喂,老兄,不要突然停啊,你明知道——”
声音戛然而止,她也看见了门外的女人。
那是个非常时髦、非常漂亮的女人,约莫三十多岁,穿着大红色的套装,波浪长发,妩媚成熟又妖娆。当她看见言唯时,就把手里的烟掐了,拉紧身上的披肩走过来:”小唯。”
苏小草注意到言唯的手一下子握紧了,同时,小花挣脱掉绳子,飞快地跑过去,隔着栅栏对着那女人摇尾巴。
“啊,这是小花吧?长这么大了啊”女人拍拍小花的头,眼睛却望着言唯,笑容里有着一些很世俗的东西,比如,愧疚,再比如,眷恋,”你也是。你也长大了。”
苏小草悄悄探头看了身前的言唯一眼,发现他脸沉如水,毫无表情。
“小花,回来。”他冷冰冰地开口。
古牧回头看看他,又看看红衣女人,显得有些犹豫不定。
言唯加沉了语气,”回来!”
小花大概也看出主人生气了,连忙跑回来。然后,言唯一手牵着它,一手拉着苏小草,返身回屋,毫不给情面地关上了门。
苏小草在心中默哀:那女人真惨,跟她头几天送樱桃来时同样的待遇——吃闭门羹。
言唯进屋后就把外套脱掉,往沙发上一丢,然后把自己也往沙发上一丢,也不说话。
房间里的空气沉闷的让人难受,连小花也躲回自己的窝里避风头了。留她一个站也不是坐也不是,怎么着怎么别扭。
她隔着窗帘看外面,那女人尴尬地在铁门外站了很长一段时间,然后转身黯然地开车离去。
“她走了。”她回头向某人汇报这一情况,某人没应声。
于是她又说:”那个不介意的话,我可以开下灯吗?”
某人还是没应声,于是她把那理解为默许,就按亮了开关。灯光一起,映亮富丽堂皇的客厅的同时,某人终于动了——抬起手遮住了自己的眼睛。
“那个、我们还去复诊吗?”她问得小心翼翼。 某人继续沉默。
她咬着嘴唇,在房间里踱来踱去,一边踱一边慢吞吞地说:”我听过那人的声音哦,在电话里。每天让我送樱桃给你的,就是她吧?”
本以为言唯不会回答的,谁知他虽然依旧一动不动,鼻子里却嗯了一声。
“我可以再八卦的问一句吗?”她试探着朝他靠近,眼睛里有压抑不了的好奇,”你是不是最喜欢吃樱桃?”
言唯的手遮着他的大半张脸,因此她看不清他的表情,只看到他的嘴唇动了好几下,最后用暗哑的声音说:”曾经喜欢。”
“那么,现在不喜欢的原因是因为她吗?”
言唯将手从脸上挪开,露出雅致秀绝的五官,他的眼睛就像重重覆盖着的迷雾一样,没有焦距地看着天花板。
算了,看他这么痛苦,还是不要继续追问了。没有理由因为自己的八卦就去揭露别人的伤口啊。她觉得自己有点过分,正想道歉,言唯先她一步开口:”她抛弃了我。”
啊???
“在我12岁时。”说这话时,言唯的眼睛亮得有些逼人、冷得有些残酷,”她把一袋樱桃交给我,对我说:‘小唯,你在家边吃边等妈妈,妈妈再去给你买点樱桃。’就那样,失踪了,一去不复返。”
啊,那个人是他妈妈?真看不出来,她显得那么年轻。
“她为什么要那样做?”苏小草不明白。
言唯淡淡地看了她一眼,唇角讽刺:”因为她要嫁给一个有钱的老头,而我是拖累。”
苏小草已经完全说不出话来。
这个男孩子眼前的这个男孩子,他躺在沙发上,穿着最好看的毛衣,有着最俊美的长相,住着最华丽的屋子但是,只有他一个人,还有一只狗。
自他第一天带她进屋她就发现了,这幢别墅虽然很漂亮,但是空荡荡的,再没有第二个主人。她原本以为那是因为他父母出国在外的缘故,谁知道,他其实是个弃儿,是个被母亲抛弃的孩子。
“那以后你都是自己一个人过的吗?”她听见一个很干涩的声音在问他,后来才知道那声音是出自她的嘴巴。
“我比较幸运,父亲生前的好友找到了我,愿意收养我,但他是个外交官,经常要派去驻外,所以,从那时开始我就和小花一起住。”言唯的口吻很淡,淡的让她觉得哀伤。
她忍不住走过去,坐到他身旁,握住他的手,想把自己的温暖传达给她——就像那天在宠物医院,他握着她的手一样。
言唯扭头看着她,就那么直直地看着,眼睛里涌动着很多情绪,如烟花般绚丽绽开,最后,反手握住了她的手。
两人的体温籍由交握的手,彼此融汇。深秋的夜有点冷,房间大而空旷,然而,苏小草想,她不冷,而且,她也要他,不感到冷。
于是她试图安慰,用笨拙的词汇,一点点的组织成快乐的话:”我觉得虽然她、我是说你母亲,之前那样对你,是她不对。但是可以看的出,她现在后悔了,想跟你和好,否则也不会那么费神的不但每天让我送樱桃给你,今天还亲自登门了”
言唯摇了摇头:”她丈夫死了。” “呃?”
“因为她后来的丈夫死了,所以她觉得孤独了,所以又想起唯一的儿子了只是这样。”
言唯眼中有着深深的一种悲哀,那悲哀让她觉得自己很渺小,很无能为力,”对不起”
言唯笑了笑,”我不难过。其实我差不多可以理解她,一个女人死了丈夫,又带着个孩子,家里一穷二白的,支持不下去是很正常的。而她要嫁入豪门,不能带着个拖油瓶一起去也是没办法的事。所以我不恨她,也不怪她。”
她抬起雾蒙蒙的眼睛,哽咽说:”你真的这么想吗?”
言唯静静地回视着她。这个女孩子真的很像小狗,看着人时,眼神竟然可以如此清澈,并且,蕴涵着无限丰满的感情。他记得,当12岁的他傻傻的坐在门边等妈妈,一直等一直等时,小花陪在身边,也是抬起头,用这样的眼睛看着他。
一颗心,就此变得柔软而沧桑。
他用另一只手摸了摸她的头发,她扎着一根充满朝气的马尾辫,走起路来时一荡一荡,看着她他就觉得人生很快乐,有种无忧无虑的单纯的快乐。
而此刻,她却像是快要哭出来:”告诉我,你真的不恨她,不怪她吗?”
“是的。我不恨她,也不怪她。”他微笑,笑意凄迷了眼睛,”但是,在她做出选择决定放弃我而谋求自己的幸福的那一刻起,她就失去了我。已经失去的东西,怎么能够再找回来呢?人生凭什么能如此如意?要了钱,还想要感情?”
他说的苦涩,她听的明白——其实,还是在怨恨啊
因为自己被对方抛弃,所以也逼着自己去抛弃对方。12岁的他在破旧的家里等妈妈,当知道妈妈已经不要他了时,他决定当自己从来没有妈妈过。就像他以前那么喜欢吃樱桃,而现在,却连碰都不再碰一下。
但是,这样做,不是幸福啊。 绝对不是。
因为,对樱桃味道的喜爱是不会就此改变的,就像身体里流动的血液,是没法更换的一样。
某个念头就那样在脑海里盘旋,越来越鲜明,也越来越沉重—— 她要他幸福!
她要言唯幸福!
她不要他这么沉默寡言,独来独往,没有家人也没有朋友,只懂得和狗狗为伴,很少对人笑。
她,苏小草,要让这个叫言唯的男孩子感到幸福。
于是她慢慢地怞出手,张开双臂,将他拉向自己,环围住。”如果、我是说如果,你不讨厌我的话,那么,我们可不可以做朋友?最最最好的朋友?”她让他的头靠在自己的肩膀上,聆听彼此的心跳声,扑通扑通、亲昵,却丝毫不显唐突,”你快乐的时候,让我跟着你一起笑;你不快乐的时候,让我逗你笑;你寂寞的时候,让我听你说话;你不寂寞的时候,偶尔听听我说话;每天都看的见彼此的笑脸,每天都听的见彼此的声音,你不再是一个人,除了小花以外,还多了一个我这样子,可以吗?”
她问的非常非常温柔、非常非常小心翼翼,于是少年眼中的冰寒与嘲讽逐渐消融,一点点的,开始有了暖意。
柔和的灯光照着他和她,两个小人彼此依偎在一起,谁都没有再说话。

无声短片的呈现特点就是镜头的特写,熙熙攘攘吵闹的街道,出现了一个小男孩,穿着褴褛,他正在为自己已经不能修补的鞋子而发愁。正当这时他看到了一双崭新锃亮的皮鞋,羡慕的眼神随着皮鞋主人离开一路飘移,而且皮鞋的主人是个比他大一些的男孩子,也非常珍爱他的新皮鞋,不停的用纸巾擦拭,就怕新鞋上沾上一丝的灰尘。贫穷的小男孩目不转睛望着新皮鞋,满脸微笑,眼神里充满了渴望和向往,可能在他的心里早已有了一幅美好的画面,心中满是憧憬。

这时火车开车的警报响起,大男孩要跟他的爸爸赶火车,穿新皮鞋的大男孩子似乎还没有意识要赶紧上车,还在不紧不慢的擦鞋子。爸爸着急了,先走在前面,大男孩跟在后面,慌乱中一只新鞋被挤落在了站台上,他想要去捡,可上车的人太拥挤了,根本没办去去捡,而且火车已开动起来。坐在墙角的小男孩看到了这一幕,走过来双手捧起这只被遗落的鞋,眉头紧锁的思考着,迟疑了片刻,便毅然的去追赶火车,想要把鞋子还给大男孩。可他拼尽力了全力,也追不上火车,最后使出最后的力气想把鞋子扔给它的主人,可还是事与愿违,鞋子还是被落在站台上,小男孩气馁的跺着脚。这一刻故事发生了反转,大男孩脱下了另一只新鞋,扔向了小男孩,小男孩捡起两只新鞋,开心的笑了,向大男孩挥手致谢,大男孩脸上也露出了笑容向小男孩挥手告别,心间瞬间有暖流涌动。

01人在窘境或困境时,依然能保持善良

小男孩穿着破旧,脸上也脏兮兮的,鞋子也是破的修不了了,手里拿着白色的似类药盒的东西,我想可能他在生病中,因为后面故事中小男孩在追赶火车时,感觉他跑的很无力,也一直在摸着胸口。在这样即贫穷又生病的状态下,他依然给予他人自已最大可能的帮助,依然能保持着纯真和善良,很好的体现了贫贱不能移的美好品德。

02即使得不到自己喜欢的东西,分享给需要的人也是一种安慰

视频中,小男孩在看到那双皮鞋时,眼睛在闪光,脸上带着微笑,他是在向往和渴望,而不是嫉妒。同样的大男孩,一直在擦拭新鞋,说明他也是非常喜欢这双鞋的,而且也不是经常有的穿的。因为他虽然穿着比较光鲜,但可能家里也不是特别的富裕,而且身边的大人穿的是布鞋,大人和孩子的穿着也不是特别奢华。但当小男孩看到大男孩丢了鞋子,还是努力的去追火车想要还给大男孩,大男孩也一直在伸手想接到小男孩扔过来的鞋,可惜小男孩没有追上,大男孩也很舍不得,但毅然决定把另一只鞋子扔给对方。

03 给予和成全都是相互传递的

故事中的小男孩在捡到鞋子时,也有过犹豫,你能看到他自己挣扎着摇了摇头,毅然去追火车还鞋。大男孩在起初也一直在努力要拿回鞋子,可看到小男孩努力奔跑还鞋,累的跑不动,丢又丢不远的时候,我想他也是感动的,所以他也毅然把鞋子扔给了小男孩,表情里也有很多不舍,但当小男孩捡到鞋子露出笑容时,大男孩也笑着向他挥了挥手,放下执念,成全他人是种美德。

04 孩子的好品质不在于他的出身,而在于家庭教育的熏陶

两个男孩子在这件事上,都表现出了真诚和善良,他们的思想和行为肯定和好的家庭教育是分不开的。大男孩在将新鞋子扔给小男孩时,是自己主动做出的决定,说明平时在生活中家庭教育对他有很大的影响,在紧急的时刻才能做出这样的善良的举动,最后大男孩的家人站在孩子身后也露出了笑容,说明家长对他的行为是表示赞同和支持的!

福往者福来 爱出者爱返

一百多年前的英国乡村,一位农夫正在干活,突然不远处传来呼救声,原来一名男孩落水了。农夫不假思索跳进水里把男孩救了上来。后来他才得知,这个男孩是一名贵族公子。事后,男孩的父亲——老贵族提着厚礼到农夫家来答谢他的救命之恩,农夫却拒绝了。老贵族更加敬佩农夫的善良与高尚,于是决定资助农夫的孩子到伦敦最好的学校去上学,农夫接受了这份礼物,因为能让自己的孩子接受良好的教育是他毕生的梦想。

经过多年刻苦努力,农夫的孩子从伦敦圣玛丽医学院毕业,品学兼优的他被英国皇家授勋封爵,并于1945年因为发明了青霉素而获得诺贝尔医学奖。他就是亚历山大·弗莱明。当年获救的男孩也渐渐长大,成了英国政员。在二战期间患上很严重的肺炎,但是因为有了青霉素,他的病被治愈了。他就是英国首相丘吉尔。

丘吉尔和弗莱明的父辈都在对方需要帮助的时候伸出了援手,为他们自己的后代甚至国家播下了善种。人的一生往往会发生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有时候,我们帮助或感恩别人,冥冥之中终有善恶轮回。

总结出天下事,都是种善因得善果,形成变成良性循,你如何对待他人和世界,它就会回馈给你怎么的生活!

看过这个故事大家有被感动到吗?人们说,你在意什么就说明你缺少什么,如果大家都被这样的故事所感动,说明我们身边这样感动的人和事还不够多,愿我们都成为传递善良的使者,让生活变得更加美好。

视频链接

undefined_腾讯视频

admin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